看到陈铮的脸色变的难看,幽泉嗤笑一声,道:“把心放在肚子里,你那点小秘密没有人在乎。对于武者而言,拜入圣宗就是最大的机缘。这世上有什么样的奇遇能抵得上圣宗万年的积累,瞧你这点出息!”

    陈铮“嘿嘿”干笑两声,一般的奇遇不在乎,但白玉门不同,这可是一位无上神魔陨落后的一道灵光所化。

    凡志存武道巅峰,欲成就神魔之位者,没有人会对白玉门视而不见,这可是能够一窥神魔奥秘的机会。

    陈铮知道,自己不能表现的太敏感。幽泉只是猜到他所得奇遇可以偷入洞天,就将计就计让他误会下去。

    “多谢掌院指点,弟子耽误太久了,这便去面见黑狱殿主。”

    话到此步,涉及到自己的秘密,陈铮不能再待下去了,马上向幽泉提出告辞。

    幽泉知道他心中顾忌,看破不说破,挥挥手道:“去吧!”

    看到陈铮走到门口,突然开口:“天摩乌妃在天摩岭潜修,你好自为之。”

    陈铮猛的一顿,然后一步迈过门槛,离开了幽泉别院。

    他走出到门口时,幽泉才告知天摩乌妃的踪迹,陈铮明白,这是提醒自己出了这个门槛,今天的事他不会承认。

    陈铮领会到了,没有任何言语的迈过门槛,就是在回应幽泉,走出这间房跨过这道门,今天说的话,他都会忘记。

    二人心照不宣。

    “是个聪明人!”

    目送陈铮走出别院,幽泉微微一笑,合上双眼,神游天外去了。

    出了幽泉别院,陈铮径直往阴风山后行去。

    阴风山的外门弟子分三等,初入者为麻衣弟子,不列三等之属。闯过寒冰狱第一层为青衣弟子,第二层为玄衣弟子,第三层为黑衣弟子。

    阴风山阴面,又称为阴风洞,只有黑衣弟子有资格开辟洞府。这些洞府接引阴风山地脉气息,常年被阴气包裹。

    浓郁的阴气并没有化作雾状,而是变成无处不在的阴风,如刮骨钢刀,后天七层以下的武者根本无法立足。

    以陈铮的修为,自然不惧这些阴风,反而极为享受。刚从山巅越过,就有一股微风吹过,这风无形无质,若春风抚面,却阴毒无比。

    风从毛孔中吹入,渗入骨髓之中,就像铁筛子一样,把骨髓中的杂质筛选出来,混入血液之中,再经第二次筛选后,从毛孔中吹出。

    修炼过蛮荒世界的无名功法,陈铮筋如钢,骨如铁,气血凝炼,骨髓如霜。阴风入体,如风过通室,在体内打个转后,就从体外出来。

    阴风对陈铮没有丝毫功效,但在体内行走一圈,依然让陈铮感觉到身轻体泰,就像泡了一个桑拿。

    经过幽泉提点后,陈铮扫清心灵上的尘埃,识海中灵光越发凝练,刀势圆融。以前只是隐隐有所触摸的一丝玄妙感觉,如今变的清晰。

    大圆满的刀势似乎在孕育着什么。

    此刻,陈铮若是内视,就会发现他的识海之中,本来璀璨晶莹的白玉门,变的内敛。白玉门之中,滔天的血浪也开始变弱。悬浮于半空的阴神,具有了一丝质感。

    尤为引人注目的是环绕在阴神周围的一抹血光,泛出金属般的质光。这是陈铮的刀势化虚为实,由无形无质变为有形有质。

    若把从前的刀势比作未开锋的刀,如今的刀势就是正在经受淬火开锋。等到淬锋完毕,锋芒毕中,必将超越刀势,达到另一重气象。

    通透心灵,反照周身,陈铮步履轻松的向着曹进的洞室行去。

    一路上,感受着身体的变化,陈铮若有所思:“后天炼精,先天炼气,到了阴神境就是炼气化神。无论炼精、炼气还是化神,都在炼精化气,炼气化神这两重境界之内。三者并不是独立,而是互有联系,共同触进。

    先天化境的修行,是一个由炼精、炼气走向化神的过程。因而,一味的苦修只能落入下乘,真正上乘的功夫在于修心。

    心不能与意相背,若一味追求修为,而使心境落于下乘,修行道路也就自此而绝了!”

    此时,陈铮隐隐约约的有些明白,赵括苍为什么困于先天五层而十几年不能突破的原因了。

    “小子站住,看到商师兄都不懂的行礼吗?”

    “哼!”

    陈铮早就发现对方了,只是双方互不相识,他也没放在心上。没想到这位马脸弟子竟然拦直接过就把他拦下来。

    “你就是陈铮?”

    马脸弟子后面跟着一位同样身穿黑衣的弟子,气息沉稳,身上透出一股剑势向着陈铮笼罩而来,气机锁定了陈铮。

    被对方的气机锁定,陈铮明白,这是来找茬的。

    “小子,这是商师兄,阴风山十大弟子中排名第七。你若识相,就乖乖跪下磕着头,看你的懂事的份上,商师兄就不跟你计较了。”

    陈铮一阵愕然,看着马脸弟子趾高气昂的样子。难道他没看明白眼前的形势吗,这是个逗逼是来搞笑的吗?

    商姓弟子脸色阴沉,对于马脸弟子的作为视而不见,只是一只手握向剑柄。

    马脸弟子却是一副毫无所觉的样子,陈铮隐隐有所明白了,看向商姓弟子的目光透出一丝鄙视。

    对方这是把马脸弟子当炮灰,以此试探自己呢。

    陈铮甚至猜测,马脸弟子都不知道商姓弟子找自己的原因。

    看到陈铮一副看傻子的眼神,马脸弟子感觉受到了羞辱。

    “小子找死!”

    马脸弟子突然拔刀劈向陈铮。

    “今天我就教教你规矩,看到前辈就要低头问好。”

    这厮看似**,但手中的功夫不弱,刀光凝如匹练,已然刀势小成。面对马脸弟子劈来的长刀,陈铮面无表情,站在原地一动都不动,任由长刀劈下来。

    “嘿嘿嘿,小子知道怕了吧!”马脸弟子看到陈铮一动不动,得意的大笑起来。

    陈铮微微叹了一口气,对方刀光凝炼,但在陈铮眼里徒有其表,其人刀光中蕴含的刀势散而不凝,虽已小成,却不堪一击。

    果然,就在刀光斩在身上时,陈铮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对方刀势最凝炼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