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心灵蒙蔽,多亏掌院指点。”

    “醒悟的不晚,可以说刚刚好。你初回宗门时锋芒毕露,我不看好你,现在我对你有信心了。”

    陈铮状态恢复,幽泉无意说太多。回归一开始的话题。

    “以你的底蕴,借助天脉之晶突破先天化境是下下之选,若是晶玉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

    幽泉的话让陈铮皱起了眉头:“晶玉?”

    “不错!”幽泉点了点,解释道:“晶玉又叫天脉晶玉,是天人境提取洞天祖脉之气,融炼天脉而成,此物最是纯净,是天人境用以洗炼元神的天材地宝。它还有一个优点,可以省去你纯化的过程,直接进行融炼。

    宗门弟子突破先天化境,下选天脉之晶,中选天脉之气,上选天脉晶玉。费无忌晋升先天化境就是直接融炼天脉晶玉,你若想追上他,天脉之晶是你最好的选择。”

    天脉晶玉,陈铮只闻其名,未见其物。毫不夸张的说,天脉晶玉代表着一个宗门的底蕴。只有一流及以上的宗派,才有资格提炼天脉晶玉,因为只有一流及以上的宗派拥有天人境高手坐镇。

    天脉晶玉也分上下等,下等为晶玉,上等为天玉。

    虽然幽泉给他指出一条明路,但陈铮却为难无比。天脉晶玉只有天人境才能提炼,对天人境而言也是珍稀资源。他一没靠二没依,到哪儿去找天脉晶玉。

    老而不死是为贼,幽泉活了一甲子,看到陈铮一脸纠结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你的白骨阴风诀火候不浅,许多内门弟子,甚至是阴神境都不如你。不知你听过天摩乌妃没有?”

    “天摩乌妃?”

    陈铮神色一怔,这个名字很耳熟,似乎在他前世时,是一位神话人物,但关于这位神明的传说很少。陈铮前世时看的书比较杂,之才有耳闻。

    看到陈铮的表情,幽泉就知道他没有听说过。不怪陈铮孤陋寡闻,毕竟天摩乌妃是三百年前的人物,晋升天人境后又低调无比。若非他执掌阴风山,地位非凡,一般的阴境神都不知道这位存在。

    “这位存在成名于三百年前,当时宋衰离兴,正道两道十八家宗派,青云宗是最大的赢家,奠定宋灭离兴以来的三百年兴旺基业。但于天下武者而言,天摩乌妃是最大的受益者,修为一飞冲天,一甲子成就天人境。之后,闭关于黄泉洞天,距今三百年。

    莫氏衰落,天下板荡,新朝取而代之,这是天摩乌妃的成道之机,也是正魔两道的共识。这个时候,没有愿意得罪一位将来必将封道的大神通者。

    天摩乌妃的崛起之势,就是你最好的机会。”

    陈铮有些迷糊,但有一点听明白了:莫氏衰落,新朝将立,在这段天下大乱的时期中,天摩乌妃将是主角,将乘乱世之势一飞冲天。因此,正魔两道都会给这位存在几分面子,不愿意得罪她。

    可这跟他晋升先天有什么关系?

    陈铮一头雾水,自己与天摩乌妃非亲非顾,人家是一个时代的主角,自己是无根的浮萍,两者是去与泥土的区别。

    借用前世一句诗,这是飞鸟与鱼的距离。

    真要比较,天摩乌妃是飞鸟的话,陈铮连鱼都不算,顶多就是鱼粪。

    天摩乌妃凭什么成为他的机会。

    “天摩乌妃修炼的是白骨阴风诀,乃是圣宗修行白骨阴风诀一脉的领袖。”

    幽幽声音传入耳中,陈铮心神猛地一震,双眼爆射出一道血色精光。“天摩乌妃修炼的是白骨阴风诀?”

    陈铮恍然大悟,终于明白幽泉为什么是这位存在是他的机会了。这可是一位天人境高手,黄泉魔宗的真正撑天之柱,陈铮顿时产生一种找到组识的兴奋感。

    若得这位存在的认可,晋升先天化境再无阻碍。

    陈铮有百分百的把握让这位存在认可自己;可不忘了,他吸收过白骨神君的精气。而且,他还知道白骨神君陨落后,有九道精气散落于不同的世界中,只有他能凭借白玉门找到这些世界。

    “不对!”

    陈铮正兴奋时,似乎想到什么,脸色猛然一变。

    “白骨阴风诀有一个破绽,甚至可称为隐患。这门功法以借白骨神君之韵而创,对于白骨神君而言,是最好的载体。”

    陈铮可是见过白骨神君的形象,他甚至怀疑白骨神君并没有彻底陨落。无论白玉门,还是散落世界的九道精气,都是白骨神君借以逆世复生的后手。

    再往深一层,拥有白玉门,吸收了二道精气的陈铮,极有可能被白骨神君盯上。而天摩乌妃既将成就大势,一飞冲天,未尝不会被白骨神君盯上。

    “难道这才是我被宗门视而不见的原因?”

    这个念头冒了出来后,就在陈铮的心中扎根,再也无法拔除了。

    “看来宗门对修炼白骨阴风诀的弟子抵防之心极重,难怪掌宗视而不见,任由于长老打压我。若非顾忌天摩乌妃,或许就不是罚我坐关三年,而是任由于长老对我喊打喊杀了。”

    此时,陈铮也明白幽泉的意思了。是让他投向天摩乌妃,获得天摩乌妃的支持。天脉晶玉珍贵无比,但对天摩乌妃而言微不足道。她本人就能够提炼天脉晶玉,三百年的积攒,从手指缝稍落流露一点就足够陈铮受用不尽。

    可是天摩乌妃在黄泉洞天闭关潜修,他进不去黄泉洞天,这一切也只是镜中花水中月。

    “幽泉肯定有办法,不然他不会提到天摩乌妃。”陈铮脑中一道灵光闪过,目光落向幽泉。

    “天摩乌妃在黄泉洞天潜修,弟子即将进入寒冰狱坐关。天人相隔,还请掌院不吝指点。”

    幽泉“嘿嘿”怪笑起来,盯着陈铮。

    “当初,你进入金山候洞天并没有人为你大开方便之门,你是怎么进去的?太祖洞天出世,你又是怎么进去的?”

    陈铮闻言,脸色顿时大变。

    “难道幽泉发现我的秘密了?”

    “嘿嘿嘿……”

    看到陈铮的脸色,幽泉露出一丝不明意味的怪笑。

    “本院无意探寻你的秘密,谁还没点不为人知的隐秘。六年时间,从初入后天一路提升到半步先天,根基稳固,底蕴深厚,只要不傻就知道你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