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步先天的修为,在阳神境眼中,与蝼蚁无异,生死根本不放在他们眼中。便是先天化境,死了也就死了

    “三年时间,凭费无忌的底蕴足以晋升阴神境。到那时,你便是突破先天化境,依然举步为艰,稍有不慎就会死于非命。而且,你在大离创下的一片基业,三年时间足以化为灰烬,你甘心吗?”

    陈铮紧紧握着拳头,恨声道:“不甘心又如何,掌宗之令,谁敢违背。除非我能抛弃一切,逃到天崖海角,但这与死何异。”

    “嘿嘿!”

    幽泉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的表情,怪笑道:“我倒有一个主意能让你绝处逢生,就看你有没有胆子。”

    陈铮知道幽泉不安好心,另有所图,但他已被逼入绝境,若不想真的在寒冰狱中坐关,三年后引颈就戮,就要在费无忌晋升阴神前,突破先天化境,尽可能拉近与费无忌的差距。

    “还请掌院指教,陈铮若能摆脱困镜,必铭记于心。”

    陈铮也不说什么万死不辞,涌泉相报,这不现实,幽泉也不信。

    “掌宗金口玉言,罚你坐关三年,没有人会为你脱罪,这是身为掌宗的权威。不过很多事情都可以有回旋余地,不进入黄泉洞天一样可以晋升先天化境,就看你怎么操作了。”

    听到幽泉的话,陈铮眼睛猛地一亮。确如幽泉所言,晋升先天不一定要进入黄泉洞天。随之,陈铮想到他要利用黄泉天脉融炼体内的真气,如此一来,黄泉洞天又非进不可,这就产生了矛盾了。

    幽泉看出他心中想法,不等陈铮说话,便又说道:“我知你进入黄泉洞天的目的,黄泉天脉不一定就能必须在黄泉洞天得到。”

    “掌院是指天脉之晶?”

    陈铮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

    若有黄泉天脉凝结的天脉之晶,的确如幽泉所说不需要进入黄泉洞天。

    “孺子可教也!”看到陈铮反应这么快,幽泉点头称赞。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这么愉快,闻弦歌而知雅意,不用浪费太多的口水。

    想到天脉之晶,陈铮皱起了眉头。他手头有一批天脉之晶,却不是以黄泉天脉凝结而成,虽然价值贵重,却与他突破先天一点用处都没有。

    “或许可以用我手中的天脉换取黄泉天晶!”

    想到这里,陈铮忽然振奋起来。天无绝人之路,费无忌费尽心机,利用于长老打压于他,最终让掌宗罚他坐关三年,以此拖延突破先天化境的时间。没想到,峰回路转,在幽泉这里得到了化解的方法。

    可惜,陈铮高兴不过三秒钟,就被幽泉一盆凉水浇下。

    “以你的底蕴积累,借助天脉之晶突破先天是最下下之策。天脉之晶也分上中下等,就算最上等的天晶也有杂质存在。一旦融炼天晶,这些杂质就会染沾你的根基,你一身的底蕴积累等于付之东流。”

    “怎么会这样?”

    陈铮脸色不由一变,他一身的根基底蕴都是经历千辛万苦才积累起来的,就这么放弃,等于自绝前途,陈铮万万不能答应。以这样的手段突破先天,顶天也就是先天五层,自困于罡气境以下,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突破。

    赵括苍就是前车之鉴,修为提升到先天五层后,十几年没有丝毫寸进。

    陈铮要的是一飞冲天,突破先天化境的一刹那,借助天时地利人和,一举冲破先天五层的屏障,追上费无忌,甚至超越费无忌。只有这样,他才有资格与费无忌争锋。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陈铮脸色有点儿难看,突然产生一种索然无味的感觉,声音中透出一丝苦涩向幽泉问道。

    不能一飞冲天,要这一身底蕴有何用,而自己这些年的作为,在费无忌眼中与跳梁小丑又有何不同。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幽泉忽然露出一丝不屑,对陈铮嗤笑起来。“你这六年也算经历了风浪,闯下好大一番事业。若只有这点承受能力,我劝你还早早的把渔阳郡送给别人得了。经不起失败,受不了打击,有什么资格承受万众朝拜。”

    幽泉一番如晨钟暮鼓,让陈铮心神猛地一阵震动,因黄泉殿一行失败而导致的忧郁被一扫而光。

    “我这是怎么了?”

    陈铮讷讷不言,站在幽泉面前一个劲的发呆。幽泉也不去管他,任由陈铮魔症一般的发愣,闭上了双目,自去打坐神游。

    陈铮返回宗门与他见过三次,第一次,陈铮意气风发,姿态高昂。与幽朱见面后,表面上态度恭敬,内心里却并不有觉得比幽泉低人一等。

    第二次见面,陈铮变的小心翼翼,虽然他自己没有觉得,但幽泉清晰的感受到了,陈铮行为言语变的缚手缚脚,锋芒受到了催折。

    这一次再见面,陈铮甚至变的忧郁,低落起来。

    锋芒受挫,心气低落,如何能一飞冲天?

    幽泉不得不提点几句,至于陈铮是否能够领会,是他自己的事。看到陈铮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幽泉微微一笑,暗忖没有看错人,便闭目打坐起来。

    “是被费无忌晋升先天打击了自信心,还是黄泉殿受挫而丧失了心气?或者是我一路走来太顺利,产生了自大心理,导致我的承受能力变弱了?”

    陈铮不断反省自己,发现是自己一路太顺利了。六年时间,从后天三层晋升到半步先天,不知不觉间就产生了自大心理。尤其是统一渔阳郡,受多了人们的恭维,高高在上惯了,一旦跌落泥尘,剧烈的心理落差让他无法接受。

    半步先天在幽泉心里,在阳神境的眼中,不过是一只蝼蚁。

    陈铮在武道之路上还没有登堂入室,将来的路长着呢。就这种心理,怎么可能攀登武道之巅。若他不能意识到这一点,将来走的越高跌的越惨,直至跌落万丈深渊,永世不得翻身。

    这一刻,陈铮意识到了幽泉对他的一句提点之言有多么的珍贵,万金难求。想通了自己的问题,陈铮心中的积郁一扫而空,心灵变的通透,就连阴神也凝实了几分。

    陈铮双手抱拳,对着幽泉恭恭敬敬的躬身一拜,道:”多谢掌院指点!”

    “想通了,不郁闷了?”

    幽泉睁开眼睛,打量着陈铮。此时,陈铮满身的杀气收敛,冰冷淡漠的气质消失不见,变的温和起来。内敛入体的气机重新变的锋芒,初见时的那种羁傲也再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