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阴风诀作为黄泉魔宗的四大嫡传功法,修炼之人多不胜数。尤以天魔乌妃的成就最高,已达天人境巅峰。

    当世十八家绝顶宗派,以洞天境为尊,但洞天境大能参悟天道,为求封道常年闭关不出,天人境就是各宗的撑天巨柱。

    黄泉魔宗内,白骨阴风诀一脉以天魔乌妃为尊,据说这位天人境的高手距离天辟洞天只差最后一步。如今大离皇朝走向末世,天脉移动,一旦收割天运成功,天摩乌妃必能借机天辟洞天,成为洞天境的大能。

    而陈铮在大离皇朝割剧一方,天下十九州,他已占据半州。天摩乌妃若想借天运突破洞天境,必然会重点观注陈铮。

    这一点,掌宗能看到,于长老与玉长老也能看的到。

    于长老为费无忌说话,说明他已投入阎真人的门下,对陈铮喊打喊杀,并不惧怕天摩乌妃。玉长老为陈铮开解,也是为了卖天摩乌妃一个好。

    这二人各有目的,玄冥虽然贵为掌宗,也不能不顾及二人的颜面,一言而决。毕竟,他还做不到在黄泉魔宗内唯我独尊。

    “陈铮,你私逃宗门,杀害同门,你可有辩解?”玄冥突然问道。

    这是事实,宗门虽不禁弟子之间的恶意竞争,但也没有明言允许弟子之间相互残杀。

    对于同门残杀,黄泉魔宗实行的是“民不举,官不究”的态度,一个活着的弟子总要比死了的弟子有价值。

    此时,陈铮被抓住痛脚,被于长老以此为难,提出惩戒,掌宗玄冥必须要做出表态。

    陈铮也不会否认,恭声说道:“弟子无辩解!”

    “既无辩解,我罚你在寒冰狱坐关十年,你可心服?”

    玄冥话刚出,玉长老脸色一变,连忙说道:“掌宗,寒冰狱坐关十年太长,可否缩短为一年?”

    “一年?”于长老冷笑一声,道:“一年不如不罚!”

    十年时间足以沧海桑田,说不定莫氏皇朝都被人取而代之。到时候,天摩乌妃绝对会杀了他。

    阻道之仇,可比杀人父母还要严重。

    在玄冥眼里,陈铮是平衡两位镇殿长老的棋子,蝼蚁般的存在,无关重要。但在天摩乌妃眼里,他也如蚁蚁,便是杀了也不过是被略受惩罚。

    阳神境,普通武者眼里,如在世神仙,高不可攀。但在天人境眼中,也就是大一点的蝼蚁,便是杀了也不会动摇黄泉魔宗的底蕴。

    天人境与洞天境才是宗门的撑天支柱,只要二者存世,黄泉魔宗的底蕴就不失。

    “十年确实太久,不如就三年吧!”

    看到于长老张口,玄冥突然挥手,声音变的阴沉,道:“本宗已决,无需多言。”

    “谨遵掌宗决断!”

    于长老狠狠地瞪了一眼陈铮,不情不愿的拱了拱手,身形融入虚空,消失不见。

    只有玉长老“呵呵”一笑,对陈铮安慰道:“区区三年时间,一晃即过。借助寒冰狱再好生打磨一番根基,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陈铮不敢多言,对着玉长老恭敬的作揖道:“多谢长老维护,弟子感激不尽!”

    “陈铮,你自去黑狱殿,我会传信于黑狱殿主。”

    说罢,玄冥身形消失。

    “说不上失魂落魄,只有压抑着无处发泄的怒怨,陈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黄泉殿走出来的。脑子被火气充满,发泄一般的施展着鬼影无踪身法,化作一道黑光在丛林中疾弛。

    咻!

    一道破空声传出,瞬息二十丈,像一辆注满燃油的飞车,狂飙突进,极尽全能的压榨着自己的潜力。

    哗啦啦……

    铁索摇动,陈铮化作的黑影在索链上微一停顿,再次如出膛的子弹飞掠过几十丈的峡谷。

    “陈铮,你暗害程巳塍师兄,缚手就擒,随我去执法殿。若敢反抗,休怪我不念同门之谊……”

    一名黑衣弟子站在峡谷对岸,拦住了陈铮的去路,突然厉声喝道。

    “你是算什么东西也敢向我问罪,去死!”

    陈铮眼中迸射出一道血光,速度不减,“呛”的一声,泣血刀出鞘,斩对岸边的黑衣弟子。

    此时,他一身积火正无处发泄,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还来撩拨他。

    滋!

    血光乍起,刀出宝鞘,郁积的怒火就像火山爆发,又似千百吨炸药爆炸,山崩海啸。杀气冲霄,刀光所过之处,温降骤降。天地间的阴气汇聚而来,形成霜雾,隐隐看到雪花飘落。

    阴森,冰冷,酷烈,绝望,毫无人性,好像是从修罗地狱冲出的厉鬼,带着无边的戾气,与毁灭世界的欲望。

    血光所过,天空一分为二,爆裂的空气向两边翻卷。

    这一刻,陈铮的杀生刀法恐怖万分,他就像是被埋葬万年的杀神,一朝出世,压抑了万年的杀机终于得已爆发。

    杀气已经凝如实质,千山鸟绝,万径人灭,整个世界没有任何的生机。只有一缕血色的,绝望的人刀光。

    嗤!

    刀光穿过了空间,斩落而下,无物可挡,无坚不催。

    面对着超越了人体极限,无可想像的一刀,峡谷对岸的黑衣弟子脸色苍白,眼中迸裂出骇然之极的目光。

    他已经被这一万催裂了肝胆,心神尽丧。眼中只有一道如魔如神的黑影,以及一抹斩天裂地的刀光。

    阴风成雾,呼啸成风,让视冰天雪地如等闲的黑衣弟子浑身冰凉,血液的流动速度变慢,手脚僵直。

    轰!

    刀光斩落,血雾炸裂,腥红的血肉在劲力爆裂后,被炸成碎肉。极度低温下,血肉凝冰,下了一场红的雪。

    从来只见白雪,没有听说过红雪。

    今天,陈铮亲眼看到一场红雪,是人的鲜血染红了霜雾,凝液成固,形成的红雪。红的雪,妖艳而邪气,让人看着心里发憷。

    呛!

    血光一闪而逝,刀归宝鞘。陈铮挥袖卷起一道劲风,甚至把地面都刮去一层,骨血和泥,吹入峡谷中,落于迷途河。

    轰隆隆的迷途河急淌着,吞没生机,也为人们毁尸灭迹带来便利。这是一条罪河,承载与包容着无数的罪孽。

    整个世界的罪孽,怨恨,仇怼,都集中在这里,形成了地狱一般的场景。在冰天雪地的覆盖下,隐于人间,经历千万年的沉淀,形成了世人谈之色变,闻之丧胆的寒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