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阴沉沙哑的声音传入陈铮的耳朵:“白骨阴风诀火候不浅,根基深厚,是个可造之材。”

    这道声音才落,又一道尖细的声音响起:“圣宗立派千年,什么样的天才没有见过。再是可造之材,若是人品德行不佳,不仅于本宗无益,反而后患无穷。耗费无穷资源造就,到最后可不要成了白眼狼,反噬宗门。”

    这就是有意挑刺了,身为魔道八派之一,在世人眼中残酷无道,毫无人性,实乃万恶之源的魔宗,竟然讲起了人品德行,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缪。

    陈铮心中不服,却不敢有丝毫异议,只能任凭台上的掌宗与二位镇殿长老像是货物一样的品鉴。

    这种把前途付于外人手听感觉,让他极为不爽。但却不敢有任何的怨气,只能极力收敛气机,放空思想,谨守心灵,不让自己的情绪产生波动,以免被掌宗与二位镇殿长老看出来。

    “黄泉洞天乃是宗门根基之地,不容有丝毫差错。此子心性凉薄,酷烈好杀,惨害同门,六年前私逃宗门,安知对圣宗无有怨恨。依本座之意,应该废去修为,以儆效尤,以震慑宗门弟子。”

    刺耳的声音中对陈铮充满的厌恶,对陈铮恨不得杀之而后快,言语中满是杀气。更是在声音中暗藏一缕真气,刺激着陈铮,让陈铮全身被针刺般,痛入骨髓,就被心灵之光都被的撼动。

    嗡!

    就在陈铮心灵被蒙蔽,不受控制的产生一股怨恨之意,白玉门突然轻微震动一下,镇压识海,让陈铮的心神猛地一震,恢复了清明之智。

    “好险!”

    陈铮额头生出一丝冷汁,差一点就被对方盅惑,在掌宗面前失态。只要他稍微露一丝的怨恨,就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境。

    “可恶,此人该杀!”

    陈铮极力收敛心神,平息自己的情绪,不使其产生丝毫的波动,心中却暗恨不已。对方绝对是找茬,故意为难他。陈铮都不用猜,此人必然与费无忌勾结。

    “好一个费无忌!”

    突然想到费无忌,对方都没有露面,就让他陷入万难之境。若不是他的心灵之光与白玉门融合,今天在镇殿长老的盅惑下,必然失态,万劫不复。

    费无忌竟能影响到黄泉殿的镇殿长老,超出了陈铮的预料之外。此时,他身在黄泉殿内,在掌宗与二位镇殿长老的注视下,一举一动都对方看在眼里,纤毫毕现。他的任何一点举动,都会在镇殿长老的针对下,被放大十倍,甚至是几十倍。这使的陈铮越发小心谨慎,倾尽心力应付眼前难关。

    “于长老言重了,一个小娃子能有什么危害。”掌宗的声音适时传来,替陈铮辩了一句。

    身为掌宗,维护宗门弟子是他的责任。无论是何者门下,有何等背景,在他眼里都没有区别。

    不过,于长老作为镇殿长老,掌宗没有驳他面子,为陈铮说句公道话就不在言语。

    “圣宗屹立千载,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黄泉大帝神察万界,入我门下,既要供我驱策,何人敢有忒心。于长老杞人忧天了,我看此子不错,不得宗门资源供应就有这等成绩。

    听说他在大离朝闯下好大的事业,扬圣宗之威,入黄泉洞天潜修不为过。”

    这位镇殿长老说了一句公道话,让陈铮心暖不已,暗中感激。

    没想到,他话才落,尖刺的的声音就又响了起来,出言反驳,更对陈铮喊打喊杀。

    “不可,洞天祖脉有限,而宗门弟子无数,不知有多少的弟子蹉跎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就为等待一个进入黄泉洞天的资格。

    小儿何德何能,若让他进入黄泉洞天,岂不让无数弟子寒心。

    黄泉洞天内的天脉之气是有限的,他有了,别人就没了。据老夫所知,掌宗门下的天运子受困于半步先天十年,轮也该轮到他了。

    再者,小儿惨杀同门,无法无天,不惩不足以为戒。若宗门弟子肆意残杀,贪于内讧,于宗门而言,是祸非福,乃自取灭亡之举。

    如今,龙气动荡,天脉移动,正是圣宗收割天运之时,小儿这般残害同门,岂不是做了他派想做却没有做到的事吗?

    这般行径,有何资格进入黄泉洞天,请掌宗明鉴!”

    句句杀机,避重就轻,甚至按上了莫须有的罪状,就为了阻止陈铮进入黄泉洞天。若能说动掌宗,废掉陈铮,就更合他的心意了。

    陈铮听在耳中,恨在心中,却又不敢表现出丝毫的不恭。双眼瞳孔中,血色凝聚,若非白玉门压制负压情绪,早已经不顾生死扑向对方了。

    “于长生言过其辞了,小儿辈的胡闯罢了,算不得什么大事,更不必喊打喊杀。此子修炼的白骨阴风诀已有火候,于情于理,都要给他开个方便之门。”

    掌宗闻言,忽然点了点头道:“玉长老言之有理,不看僧面看佛面,修罗殿给本宗传信,恳请本宗枉开一面。再者,天摩乌妃那里,咱们也要顾及一下情面的。”

    “掌宗三思而后行,我观此子已得白骨神君的精气,不可不防。”

    这三人的修为精深,已是阳神之境,距离天人境只关差一步之遥。法眼之下,陈铮的底细被他们看一清二楚。若非出于顾及,就连陈铮隐藏的识海的白玉门都隐藏不住。

    听到白骨神君,掌门的脸色微微一变。这一位可是诸天万界,高居九天之上的无上大神魔。曾与黄泉大帝争道,失败被杀,残存的九道精气遁世,一点真灵逃脱至今没有下落。

    白骨神君一旦复活归来,经对是一个大祸害。白骨神君不敢针对黄泉大帝,但对继承了黄泉大帝的道统的黄泉魔宗却没有丝毫顾忌。

    陈铮不知从哪里吸收了白骨神君的精气,若是白骨神君的真灵复活,必然循着这道精力重归于世。到时候,修炼了白阴阴风诀的陈铮,就是最好的载体。

    这里面的秘密,陈铮并不知道。

    掌宗也无意告诉陈铮,不过于长老的顾忌也有道理。对于陈铮可能成为白骨真君复活归来的引子,不可不防。

    但他也不能因为可能存在的隐患就偏向于长老,他又不傻,自然看的出来,于长老是在故意针对陈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