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河又叫黄泉河,是一条死亡之河,任何活物坠入河中都会被吞噬生机,是天下至阴至邪之源。据说,曾有绝顶高手以阳神出窍进入迷途河,神魂被污,最终殒落。

    黄泉殿就座落在迷途河源头,浑浊的河水浩浩荡荡,浪花激起浊黄色的泡沫,一股股阴邪的气息溢出,形成惨白的雾气。

    陈铮运转白骨真气,沟通迷途河上空的阴气,突然一股浓郁精纯的阴气山如江河绝堤般呼啸而来。阴气浓郁成雨,淅淅沥沥飘落而下。滴在陈铮的身上,从毛孔中渗入体内,冰寒的气息在一瞬间就扩散向全身。

    嘶……

    陈铮吸入一口冷气,他竟然无法融炼这股阴气,差一点就被冻僵。浑身血液都要冻结,流动缓慢,体温在快速下降。

    白骨真气在经脉中呼啸而过,经脉被冲胀,像要崩断了,陈铮的脸色变的青色一片,体表凝出一层白霜。

    全力运转白骨阴风诀,以最快的速度融炼渗入体内的阴气,陈铮步履蹒跚的向着黄泉殿移动。

    整座黄泉殿被惨白的雾气笼罩着,温度低到能把百炼精钢都冰碎。周围环境受到阴邪之气的侵袭,没有任何生机。地面的土壤呈现出灰黑色的垒块。黄泉殿就建在一块巨大在黑石上面。

    陈铮走近黑石,才发现根本不是黑石,而是阴煞怨厉之气凝结成的固体。

    据说,迷途河是沿着寒冰界的地脉走向而流动。迷途河的源头即为寒冰界地脉之源,而黄泉殿就建造在地脉的主穴之上。黄泉魔宗的创派祖师以大神通开辟河道,引出地底寒泉,冲刷地脉,融解淤积在地穴中的阴煞怨厉之气,近而形成了迷途河。

    地脉主穴中泄露出的气机在黄泉殿的镇压下,凝结成固体,久而久之,就变成陈铮眼前的巨大黑石。

    当陈铮踏上黑石,受到黄泉殿的排斥,阴气突然消失,眼前豁然开朗。黑石范围之内,没有任何阴气。

    “这就是物极必反的原因吧,所有的阴煞怨气都被这块黑石吸收了。”

    黄泉殿通体呈黑色,远看似石质,与脚下的黑石是同样的材质,再走近一些观看,会发现黄泉殿反射着金属质光。

    黄泉魔宗以黑为尊,殿前广场雕栏玉阶,中间放置着一座黑金打造的重鼎,三足两耳,一缕缕白烟从鼎盖缕空处冒出,袅袅升空,最后消散在空气中。

    殿前,九级台阶,以黑耀石铺设,石阶表面雕刻着各种符纹,这些符纹组合成不同的图案。

    步上台阶,在殿门前的三丈外,摆放着两尊石像,狗头、狮身、虎爪、蜥蜴尾。石像眼框中闪烁着幽红的光芒,身上披着鳞甲,栩栩如生的鳞甲之上赤光流溢,就像是石像的血液在流动。

    陈铮认得这两尊石像,据说是黄泉大帝座下的护法神兽,喜食生魂,双目能观九天之上,九幽之下,擅分身游走万界。

    这两尊石像看似死物,陈铮却从它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恶意,似乎想要把自己一口吞下。

    收摄心神,陈铮连忙向着黄泉殿走去。

    “黄泉殿前,来者止步!”

    突然,一道阴影自虚无中现形,化作一位身罩黑袍的人形,声音不带丝毫感情,一股阴气扑面而至,把陈铮拦在黄泉殿前一丈之外。

    陈铮心中一惊,连忙后退一步,看到黑袍无恶意,方才拱手作揖道:“阴风山陈铮,得幽泉长老举荐,前来拜见掌宗!”

    “令符!”

    黑袍话不多,声音中也分辩不出是男是女。就像九幽深渊中吹出的一股阴风,让人全身汁毛竖立。

    这是一位绝顶高手,陈铮判断不出黑袍的修为,心灵感应之中传来的警兆告诉他,这是他平生见过的最危险的一位高手,吹口气就让能他死于非命。

    陈铮不慢怠慢,从空间口袋中取出玉符,恭敬的递到黑袍面前。玉符受到黑袍的气机激发,散发出一道幽光。

    “黄泉殿内不得放肆,进去吧!”

    黑袍忽然融入虚空,无声无息地从陈铮面前消失。

    陈铮与他近在咫尺,没有觉察到丝毫的气机波动,甚至连忙黑袍是什么时候消失的都没有意识到。等他有所意动时,黑袍已经不见。

    “这是什么神通?”

    陈铮暗吸一口冷气,极力收敛自身的气机,不敢随意探察,收好玉符后,快步走向黄泉殿。

    到达殿门前,陈铮整理衣冠,态度恭敬,双手抱着拳头,躬身九十度,高声喊道:“弟子陈铮,拜见掌宗!”

    声音清脆响亮,没有夹杂一点真气,话毕,保持着躬身的姿态,等候殿内的传音。

    “进来!”

    声音飘渺不定,就像有人在他的耳边说话,可陈铮却又分辨不出声音的来源,强烈的矛盾感让他心生疑惑,刚才的声音是否是幻觉。

    陈铮直起腰,保持一种恭敬无比的姿态,小心迈过门槛,目光垂落脚尖,亦步亦趋的向前挪动。

    殿中略显昏暗,漆黑的地面把一切的光线都吞噬,显现出一种粗糙感,又似被一层黑色云雾覆盖,不断的变幻。

    空阔的大殿,没有任何支柱。往前挪动三丈,脚下出现三阶黑色的台阶,两旁是两方池子,黑雾凝聚,翻滚着变幻成不同的形状。

    陈铮手持玉符,供于双手之间,躬着腰,恭声道:“弟子陈铮,拜见掌宗!”

    话音刚落,就觉的手中一轻,玉符脱手而飞。陈铮不敢乱瞅,低眉顺眼,目光落在脚面上,一身的气机被他极力收敛入丹田气海之中,经脉中空空荡荡,就连气血都凝固一般,停止了流动。

    嗵嗵嗵……

    心脏在轻微的跳动着,呼吸若存若无。陈铮在极力的收摄着一切气息,表现出一副无害性。他也不看收走他玉符的人是不是掌宗,只是表现出自己恭顺的一面,没有得到指令前,弯腰躬身,如同雕塑,一动不动。

    “好久没见到你这么知分寸的弟子了,六年的历练很有成效。你的来意,本宗已知。不过,黄泉洞天乃是本宗的重地,你想要去的话还要需得到几位镇殿长老的允许。”

    陈铮恭声说道:“但凭掌宗断决!”

    打量着阶下恭立的陈铮,掌宗满意地点点头,道:“还算乖巧,镇殿长老觉的此子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