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蜂谷中奇花争妍,异草遍地,每一种都是绝世珍植,拿到外面足以让世间大乱。金雀儿经常来这里,对玉蜂谷的奇花珍草如数家珍,炫耀般的向陈铮一一介绍。

    突然,一道炽热的气机传来,金雀儿好似看到绝世珍宝一样,丢开陈铮冲了过去。蹲在一朵脸盆大的花盘前,小脸笑着,对陈铮大叫道:“这朵花漂亮吗?”

    陈铮惊讶的看着金雀儿旁边巨大的花盘,乍一看似向日葵,通体金黄。花盘上悬浮着一层金雾,炽热感就是这些金雾散发出来的。

    走到花盘前,陈铮才看清楚,根本就不是金雾,而是花盘吞吐阳光,浓缩的一团光雾。

    “见过这么大的花儿吗?”

    金雀儿还把手伸进金雾中,然后金雾沿着她的手掌蔓延向她的胳膊,直至把她包裹起来,然后金雀儿欢喜的站起来。

    “成了!”

    提起裙角原地围着圈,一层层金雾从衣裙上洒落,就像在下一场金色的光雨。光雨中金雀儿一身红衣,像只火精灵一样在舞动。

    陈铮看着眼前的奇景,惊讶之极。

    金雾洒落,一道光影环绕在金雀儿的腰上,就在缠着一条金色的丝带。

    金雀儿脚步移动,伸腰展臂,摆出一个优美的姿态,向陈铮问道:“漂不漂亮?”

    陈铮点点头,的确很漂亮,没想到这朵巨大的金花有着这么奇妙的功效。浮悬在它的花盘上的金雾,似有活性。

    陈铮也走到花的旁边,把手伸进金雾之中,突然脸色一变,火烧一般把手缩了回来。一股炽热的火气钻入手掌中,要把他的骨头都融化了。陈铮连忙运转白骨真气,把手掌中的火气逼出来。

    整只手掌通红一片,就跟被煮熟了一样,陈铮欲哭无泪。金雀儿却抱着肚子大笑起来,边笑边指着他,上气不接下气道:“哈哈……哈……,嘎!”

    笑岔气了,抱着肚子躺地上打滚,哎哟哎哟的哼唧着,小脸变的煞白。

    “噗哧!”

    陈铮没忍住,笑出声来。走到金雀儿身边,一指点在她的肩下云门穴上,助她理通气息,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说话了。

    “哎哟!哎哟……”

    金雀儿捂着抽搐着小肚子,哼哼唧唧的从地上站起来。

    “这是三阳花,有灵性的,只有心灵明亮的人才不会被它的阳气烧伤。烧的厉害吗,给我看看!”

    金雀儿抓向陈铮手掌,被他巧妙的避过,目光盯着金雀儿背后花朵,惊声叫道:“这是三阳花?”

    “是呀,别告诉我你没有听说过,这可是圣宗的十大奇花之一。”金雀儿再次把手伸入金雾中,全身被染成金色,金色的光芒环绕着她,就像被圣光包围的天使。

    陈铮全副心神都集中在她旁边的三阳花上,根本没心思观注金雀儿。

    “三阳花,竟是三阳花!”

    陈铮眼中露出一丝贪恋之色,踏破天险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找到三阳花。他已经得到生死根,只差一朵三阳花就能找精通炼药的丹师,炼制聚阳丹,助白世镜重逆丹田。

    “三阳花在玉蜂谷多吗?”

    “你想要?”金雀儿惊讶的看着陈铮,嘿嘿笑了两声,道:“这可是圣宗的十大奇花之一,整个玉蜂谷只有十九朵,怀师叔一直想要一朵都没有达成心愿。”

    陈铮的瞬间敛去眼中的贪婪光芒,变的垂头丧气。以怀谨玉的修为与地位,都无法得到一朵三阳花,他就更加难于上天了。

    “你真的想要?”

    金雀儿突然从一个天使变成小恶魔,对陈铮诱惑着问道。

    “你真的想要,我可以帮你。”

    “真的?”

    陈铮惊喜的问道。

    “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别说一个条件,就是十个,二十个条件,只要能得到一朵三阳花,陈铮都会答应。“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到,就算是十个都所所谓。”

    “我要你陪我玩一个月。”金雀儿捂着嘴,嘻嘻地奸笑道,好比阴谋得逞的小恶魔。

    “陪你玩一个月就能得到一朵三阳花,真的假的?”陈铮讶然出声,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哈哈哈!”金雀儿忽然大笑起来,看傻子一样,指着陈铮笑道:“当然是假的了,你这个真的很逗,这么容易就被我骗了。”

    陈铮瞬间额生黑线,面如锅底。被一个小姑娘给戏弄了,极度不爽的扭过头,没好气的说道:“我还有事,不陪你玩了。”

    说罢,向着玉蜂谷外走去。

    “生气了,真的不陪我玩了吗?”

    看到陈铮面色不愉的转身就走,金雀儿傻眼了,连忙追上来。

    陈铮确实有些生气,也不理会金雀儿就走出玉蜂谷外,沿栈道原路返回。金雀儿见他真的生气,连话都不跟自己说了,揪住他的衣角:“我跟你开玩笑的,你真的生气了?”

    就像一个受委屈的鹌鹑,金雀儿拽着陈铮的衣角,亦步亦趋的紧跟着他。

    “不就是开个玩笑,至于生气吗?你若真想要三阳花,我可以给你想办法。”

    “嗯?”

    陈铮忽然停下脚步,扭头看着金雀儿,见她很委屈的样子,微微叹了一口气。金雀儿活泼机灵,他竟有些不忍心生气。

    “不气了,我真的有事,等过天再来找你玩。”

    三阳花珍贵,陈铮也知道想到得到会很困难。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不是三阳花,而是获得进入黄泉洞天的资格。只要他能突破先天化境,相信以他的积累必不会输于费无忌。到那个时候,宗门看在他潜力非凡的份上,再求取三阳花就会容易多了。

    “我真的有办法让你得到三阳花,骗你是小狗。不过,我刚才的条件依然有效哟!”

    看到金雀儿不似玩笑,陈铮很严肃的说道:“什么办法?”

    “你先答应我的条件。”

    “好,我答应你。”

    金雀儿摆弄着衣角,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反而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就在陈铮以为她反悔了,金雀儿咬着牙,说道:“秦师姐得了一朵三阳花,是云师祖赐给她的。”

    金雀儿小孩心性,虽然知道三阳花珍贵无比,但也只是知道,实则心里并不把三阳花当回事。玉蜂谷中十九朵三阳花,不只是秦珂琴有一朵,还一朵是归属于她的。

    刚才,她带陈铮去看的那一朵,就是宗门赐给她。金雀儿每天都要去玩耍一会儿。这朵三阳花很小的时候,就是金雀儿在照看,被金雀儿视为玩伴。

    舍不得自己的花朵儿,就把秦珂琴给卖了。

    ”你的办法就是让我跟秦珂琴做交易,换取她的三阳花?”

    “嗯呢!”

    金雀儿点着头,心安理得的说道:“秦师姐根本用不着三阳花,她修炼的修罗阴煞功,没有大成前,根本不能吸收三阳花的阳气。等她的修罗阴煞功大成后,又用不了三阳花了。我觉得只要你拿出一件秦师姐喜欢的宝贝,奏师姐一定会愿意跟你交换的。”

    三阳花何等珍贵,秦珂琴就算自己用不着,想要从她手中交换也要负出难以想像的代价。而且,秦珂琴已经在觊觎他修为提升的秘密,神都时就对他充满了恶意。

    若是陈铮提出交换,秦珂琴必然会以此要挟他。至于用其它宝贝交换,除非比三阳花更珍贵,而且不是秦珂琴必需的,不然秦珂琴绝不对同意。

    陈铮最珍贵的就是与灵光融事的白玉门,除些之外,再无他物。再者,以陈铮的修为,去哪找比三阳花更珍贵的宝贝。

    “生死根与三阳花的价值相同,可三阳花对我的作用就是用来治疗白世镜的。”陈铮脑子急速转动,突然间灵光一闪,心中暗忖:“或许我可以催动白玉门,到下一个世界寻找,说不定能找到与三阳花相似的宝贝。”

    白玉门是由白骨神群陨落后遗兑所化,能够感应到白骨神君陨落后残留在各个世界的气机,进而破开大离世界的空间,穿梭到其他的世界。

    想到白玉门的功能,陈铮突然有了一丝希望。

    “现在,最重的是获得进入黄泉洞天的资格,突破先天化境。其他的事情,全都要排在这个后面。”

    想到白玉门的能力,突然间,陈铮的眼中闪过一道血光:“其实,我可以借助白玉门偷偷进入黄泉洞天。”

    随之,陈铮又摇摇头。这个方法不可取,黄泉洞天不比无主的洞天,有着宗门无数的高手坐镇,监察四方。陈铮即便能够偷偷进入,也没有任何意义。他进入黄泉洞天的目的是借助黄泉天脉晋升先天化境。不等陈铮靠近黄泉天脉,就会被发现,最终死无葬身之地。

    黄泉洞天与太祖洞天,甚至是他第一次进入的洞天不同。前者是有洞天境绝世大能坐镇,天人境,阳神境的高手无数;而后两者是无主洞天,可以任凭陈铮吞噬洞天的祖脉之气。

    “光明正大的进入黄泉洞天才是正道,不到万不得已,绝不用偷渡的方法。”

    看到陈铮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金雀儿忍不住问道:“在想怎么跟秦师姐交换的事情?”发现陈铮没有理会,金雀儿很不爽的哼了一声:“你想也没用,秦师姐正在修罗洞天闭关,不破先天化绝不出关。我劝你耐心等待,乘这段时间好好陪我玩耍。”

    “这几天不行,我有要紧的事情要做。”

    “你要反悔?”金雀儿的脸色猛地一变,张牙舞爪的扑向陈铮,尖叫道:“你这个不讲信用家伙,我跟你拼了!”

    陈铮抬起胳膊把金雀儿架住,连忙说道:“没有不讲信用,我真的有要紧的事要做。不然,我闲着没事从阴风山跑到这里……”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金雀儿甩着脑袋,一副我听不见的样子,根本不听陈铮的解释,两只手舞动着,不断揪扯着陈铮。

    “你必须答应陪我玩,不然我就喊人了!”

    看着金雀儿抓着自己的胳膊,两腿蹬空,不断的扑腾着。陈铮无语说道:“你喊什么,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别把狼喊出来。”

    “谁说是荒山野岭,我就喊,我就喊,喊你非礼我!”

    金雀儿一副蛮不讲礼的样子,大声嚷嚷起来。陈铮连忙捂住她的嘴,妥协道:“算你狠,我答应陪你玩。”

    “真的?”

    金雀儿跳到地面,一脸猜疑的看着陈铮,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陈铮是不是在讲慌。

    “真的,比真金还真。”

    话刚出口,金雀儿欢呼雀跃起来。

    “但现在不行,我真有要紧的事情”话到一半,金雀儿张嘴就要喊叫,陈铮连忙又说道:“我忙完就陪你玩,绝不骗你。”

    金雀儿也没有真的要喊,只是虚张声势吓唬陈铮,听到陈铮的话后,嘿嘿笑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忙完,你要敢说一年以后,我就喊你非礼我!”

    “没有,没有这么长!”陈铮连忙摆手说道。

    真是怕了她了,也不知跟谁学的阴招,拿“非礼”威胁人,小姑娘家家的,不嫌害臊吗。

    金雀儿还不信他,作出一副我我喊非礼的样子,向陈铮逼问道:“你说个时间!”

    “一个月!”

    陈铮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金雀儿否定。

    “三天!”

    “三天太短,至少二十天!”陈铮拒理力争,讨价还价道。

    “十天!”

    “半个月!”

    “半个月,这可是你说的!”

    金雀儿“嘿嘿”笑着,一副得意洋洋样子,好似只得胜的小母鸡。

    陈铮任由她得意,装出一副很恼懊的样子,道:“就依你!”

    金雀儿看他这个样子,就更加得意了。

    “时间紧任务重,我要抓紧时间把事情办完,不陪你在这里玩耍了。”

    这次金雀儿没有再闹腾,蹦蹦跳跳,得意洋洋的把陈铮送下山,冲着陈铮的背影挥手叫道:“赶紧把事情办完来找我玩,你敢违约,我就告诉怀师叔,你非礼我。”

    看到陈铮的脚步猛地一顿,差点绊倒,金雀儿“咯咯”笑了起来。

    听到背后传来的笑声,陈铮脚步再次一顿,施展鬼影无踪身法迅速从原地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