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师姐!”

    绿衣女子忽然喊了一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丹霞山不比其他地方,这里也有男弟子,但地位不高,堪比仆役。金雀儿牵着陈铮的衣袖,太大胆,太失仪了。若让师门长辈看到,必然生怒。

    听到绿衣女子叫自己,金雀儿停下脚步,猜疑的看了她一眼,见她表情有异,又看向陈铮,忽然脸色一变,松开手不断甩了起来,像是沾了不干净的东西。

    陈铮木然!

    “你这人看着老实,怎敢跟女儿家拉拉扯扯,我看错你了!”

    金雀儿一副极度失望,很生气的样子,陈铮看在眼里,差点一口盐汽水喷死她。就连绿衣女子都看不过去了,把头扭过去,不忍目睹。

    丹霞山的景色是黄泉魔宗一绝,这里是修罗殿的地界。平素很少有男弟子出现,乍一看到陈铮,沿途的女弟子三三两两,对着陈铮指指点点,俏笑晏晏,或低声耳语。

    陈铮浑身不自在,像是被看猴一样,装着什么都看不见,进入了修罗殿。

    通体黑色的修罗殿中,绿色帐幔,黄色纱罩,殿中有一方水池,地面铺设着玉石。陈铮停在一座精巧而别致的小桥前,小心谨慎。

    片刻后,金雀儿的声音从帐幔后传出,一道人影妙曼的身形走出,陈铮连忙躬身行礼,道:“见过怀师叔!”

    怀谨玉依旧如故,与上次见面时没有变化。神色冰冷,与陈铮相隔木桥两端,站在绿色帐幔之后。

    轻风吹来,帐幔晃动,怀谨玉若隐若显,头戴妙罩,容颜被遮住。宽大的宫服,下襟甩地。

    “你的来意我已尽知!”

    对于陈铮的来意,怀谨玉心知肚明。话出口后,不等陈铮反应,扬手抛出一方玉令,缓缓说道:“这是修罗殿的玉令,你执令往黄泉殿面见掌宗,他会明白。我也会给掌宗传信,为你求情。”

    陈铮接住玉令,入手清凉,玉令正面刻有修罗二字,封存着一道气机,背面雕着神秘的纹路。陈铮才看一眼,一股吞噬力就要把他的心神吸入,惊的他连连把目光移开。

    把玉令收好,陈铮再次躬身,态度恭敬的拱手说道:“多谢怀师叔成全,陈铮不敢打扰怀师叔清修,这便告退!”

    陈铮刚要转身离开,怀谨玉的声音传进耳中:“我知你与费无忌不和,去往黄泉殿后,必有人为难你,你要忍耐,不可意气用事。我言尽于此,能否进入黄泉洞天,就看你的运道了。”

    陈铮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怀谨玉看似提点,却意有所指,他去黄泉殿面见掌宗,似乎还有风波。

    压下心中猜疑,陈铮拱手道:“多谢怀师叔指点,陈铮告退!”说罢,转身出了修罗殿,往丹霞山下走去。

    他没有想到,这次来修罗殿会这么顺利的达到目的。怀谨玉给了他一枚玉令,又答应会亲自传信于掌宗,为他说情,就一定会说到做到。

    怀谨玉代表的是修罗殿,她修为虽只阴神境,但说话的份量极重,便是掌宗也不能忽略。

    出了修罗殿,陈铮回想着临别时,怀谨玉说的话。心头无由来的浮显一朵阴云,没想到费无忌的在宗门的影响力这么大,连黄泉殿中都有向着他的人。

    有资格坐镇黄泉殿,在宗门的地位必然非同小可。论亲疏远近,掌门也不会偏向他这个无依无靠的人。

    “怀师叔意有所指,有人要在掌宗面前从中作梗,阻扰我进入黄泉洞天。”

    一时之间,陈铮感觉有些束手无策,他在宗门之中毫无底蕴,遇到为难事时,连个替他说话的人都没有。

    正在苦思破解之策时,突然一道声音在背后响起。

    “陈铮,你怎么连招呼都不打就要离开?”

    金雀儿从修罗殿中出来,追上陈铮后,报怨道。

    “难得来一趟丹霞山,要不我带你逛逛再走?”金雀儿面带希翼的说道,丹霞山的景色再美,看多了也会吐。自从回到宗门,秦珂琴进入修罗洞天闭关,金雀儿都快无聊死了。

    修罗殿的弟子数量不少,但她纠缠过几次后,就觉得没什么意思。这些人的年纪都比她大,说的话聊的天,金雀儿一句都插不上去,而且她也不感兴趣。年龄比她小的,金雀儿又嫌人家太幼稚。

    今天,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熟人,还不是修罗殿的弟子,金雀儿欢喜无比,想着陈铮能陪她玩耍一天。

    陈铮心系黄泉洞天一事,本想尽快前往黄泉殿,看到金雀儿眼带希翼的样子,一道灵光闪过。

    打量一番丹霞山的景色,神情犹豫着说道:“不会不方便吧?”

    “有我带着你,绝对不存在。”金雀儿欢喜的说道,把小胸脯拍的梆梆直响,向陈铮保证,只要有她在,修罗殿中没有敢为难他。

    拉住陈铮的衣袖,金雀儿雀跃的叫道:“你想去哪玩,我带你去!”

    这就把陈铮难住了,他对丹霞山一无所知。金雀儿看到一脸的茫然,自作主张道:“不知道也没关系,我带着你。咱们先去玉蜂谷,我带你品尝玉蜂蜜,一般人可吃不到。”

    不等陈铮反应,便拉着他拐入一条石道,沿丹霞山北侧的栈道进入一座山谷中。

    玉蜂谷中遍种各种奇花异草,这些奇花并非观赏之用,而是有着各种的妙用。灵荟榨汁后美容养颜,寒芦的根笋可能作为主药,炼制驻颜丹。

    黄泉魔宗十大奇花之一,金昙花就种植在这里。金昙花的花瓣可以生食,能返老还童,让人白发生黑,花籽能重塑根基。

    白世镜丹田被毁,若能得金昙花籽服用,即可重新塑造丹田。虽然药效不如生死根融炼三阳花炼制的聚阳丹见效快,但胜在药效温和,取材容易。

    不过,取材容易也是因人而易,以陈铮在黄泉魔宗的地位,想要求取一味金昙花,可能在不等他把话说完,就被修罗殿的弟子打出去了。

    毕竟是黄泉魔宗十大奇花之一,就算是怀谨玉取用,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金昙花的价值不止这些,它的果实可以增加功力,助人突破瓶颈。果实中蕴含的金阳之气辅以三阳花,可以融炼阴神中的阴滓,纯化阴神,让阴神更加凝聚坚固。

    金昙花的花粉不只可以酿蜜,还是一种疗伤圣药。常以金昙花粉泡浴,能改善人体资质,纯净气血,让人脱胎换骨。

    综合所述,金昙花从根茎到花粉,各种妙用,名为奇花,实则仙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