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后退之时,随手一刀斩出。血红的刀芒与黑光对撞,刀芒破碎,黑光一分二为。蛇涎滴落,地上冒起一股黄烟,恶臭的味道让人闻之欲呕。

    陈铮突然感觉到头脑发沉,脚步轻飘飘的,脸色大变:“我中毒了!”连忙催动真气,抵御体内的蛇毒。

    白阴阴风诀炼化阴气,至阴至寒,本身具备一定的抗毒性。陈铮只是吸入一口黄烟,真气运行一周,头晕稍减,衣袖挥出一道劲风把黄烟吹走。

    地上两截黑色蛇尸,筷子粗,呈现金属必的光怪。蛇血流出后腐蚀了地面,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一滩黑色从地下渗出来,好似在沸腾。

    陈铮见状,露出惊骇之色。这条筷子粗,长约一尺的黑蛇,毒性竟然如此的凶猛。幸好刚才没有被黑蛇的涎液喷在身上,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这片丛林太危险了,小小的黑蛇就这么难缠,若遇到大型凶兽,陈铮都不敢往下想了。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丛林。

    鬼影无踪施展到极限,一道黑影从丛林中穿过。陈铮收敛气息,真气运行全身,把体温都隔绝了,以免被潜伏暗处的凶兽察觉。

    快如闪电,一晃之间,已至十几丈外。

    丛林不算太大,直径三十里,不到半个小时,陈铮就钻出丛林。天空忽然变的阴暗起来,一层黑纱笼罩着大地,阳光穿透黑纱,隐隐有红光泛出。

    “煞气遮天,阴气弥漫,不愧是修罗殿所在地。”

    这里的环境与阴风山截然不同,走出丛林的陈铮,感觉自己像进了修罗地狱。遮天的煞气汇聚在一起,形成一层黑纱。煞气之中隐有红光,这是阴煞之气浓缩升华后形成的赤煞。凡人稍沾一丝,就会形骨销毁,化作一滩脓血。

    陈铮的白骨阴风诀火候已深,真气唯精唯纯,以阴气护身,勉强能抵抗住煞气的侵袭,不敢怠慢,施展身法向着修罗殿所在的方向疾弛而去。

    修罗殿的弟子,独立于阴风山。

    黄泉魔宗收灵的女弟子中,若有传承修罗功,阴煞功者,就会被接引到修罗殿。所以,阴风山很少见到女弟子。

    许是阴极生阳,从一个极端进入了另一个极端。山下,煞气滚滚;山上,鸟语花香。

    天空中黑如蝉纱的煞云,变的稀薄,阳光透射而下,形成金玉般的光芒,普照在整座山上。

    金玉光浑看似美丽,华贵无比,陈铮却不敢丝毫的大意。越是美丽的存在,就越危险。这是煞气中最特殊的一种,阳煞。

    天与地合,阴与阳济。

    金玉般的阳煞与阴煞相互中和,造化成浓郁的生机,使的山上鸟语花香,好似人间仙境。陈铮步步小心,沿着一条玉道往上攀行。

    刚才说过,越美丽的存在就越危险,此山看似人间仙境,实则危险无比。上有阳煞遮蔽,下有阴煞结脉,阴阳互济,形成的生生造化之气。此造化之气与陈铮曾经修炼过的观神普照经凝聚而出的不同,若没有修罗殿的传承功法相助,不仅没有生机造化之效,反而是夺命剧毒。

    “止步!丹霞山严禁擅入!”

    突然,一位身穿翠绿色的女子现身,把陈铮拦住。这女子二八年华,皮肤略显黝黑,鼻梁上染了几点雀斑,乍一看很俏皮的样子。

    手握一口三尺长剑,故作凶恶的瞪着陈铮。

    “你是什么人,敢来我们丹霞山。”

    陈铮没有从她身上感受到恶意,又见她虚张声势的样子,拱手作揖,道:“在下阴风山陈铮,前来拜见怀谨玉师叔。希望师妹给通报一声,陈铮感激不尽!”

    绿衣女子眼光希奇的看着陈铮,看他态度诚恳,姿态从容,心生好感,声音清脆的说道:“看你态度诚恳,我就不为难你了。不过,你不能再往前走了,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着,我去通知金师姐。”

    陈铮拱手说道:“劳驾师妹了!”

    “哼!”

    听不惯被陌生人称作师妹,绿衣女子临走时娇哼一声,闪身离开。

    看到绿衣女子出现,陈铮明白,他已经进入修罗殿的警戒范围。为免触犯忌讳,遵从绿衣女子之言,没有再往前走。停在原地打量着周围的景色。

    话说,这里与黄泉魔宗的大环境格格不入,鸟语花香,金霞遮天,丹霞如烟。玉石般的山阶通往山顶,奇花异树遍植。再联想到宗门之外,冰天雪域,气候严酷,丹霞山的温暖如春就更加难得了。

    陈铮并不没有等太长的时间,茶盏时间,一道金色的身影从山上飞掠而来。

    “陈铮!”

    金色身影远远的冲着陈铮叫喊着,挥着手臂,很激动兴奋的样子。

    熟悉的声音传来,陈铮抬头看到一道金色身影向他冲来,露出惊愕的表情:“金雀儿?”没想到绿衣女子口中的“金师姐”竟是金雀儿,再看紧追在金雀儿身后的绿衣女子,陈铮露出怪异的表情。

    绿衣女子至少比金雀儿大两三岁,竟然称呼金雀儿为师姐。让陈铮忽有一种六十老人对着三岁小儿叫“师爷”的感觉。

    “陈铮,你什么时候回来了?你是找秦师姐的吗?”

    金雀儿在陈铮的周围环绕着,一副惊喜的样子。陈铮把名额让给她,让她得了极大的好处。寥寥几次见面,陈铮给她的感观也不错,再见到他时,金雀儿露出很高兴的样子。

    “怀师叔也在吗?”

    “哼!”

    陈铮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反而询问怀谨玉的行踪,让金雀儿有一种不受重视的感觉,皱起琼鼻,冲着陈铮冷哼一声。

    看到金雀儿突然一副我很不爽的样子,陈铮心中一动,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拱着手,一副小心谨慎赔笑的样子,向金雀儿道歉:“陈铮失言,金雀儿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一年多不见,金雀儿更加活泼了。你怎么知道我会来丹霞山?”

    陈铮认错的态度诚恳,金雀儿决定不跟他计较,闻言哼声道:“谁管你去哪里,今天是在值日。你的运气挺好,幸好遇到我了。”

    “你还要值日?”

    陈铮非常惊讶的看着金雀儿,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这副情情让金雀儿极为受用,心里得意洋洋起来。

    她一得章,就变的忘形,想都没想就说道:“怀师叔在静修,我马上带你上山。”说到这里,牵着陈铮衣袖就往山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