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醉酒,陈铮头脑晕晕沉沉的醒来,看到躺在地上的曹进与瘦猴二人未醒,甩了甩沉重的脑袋,感觉难受无比。

    昨天,三人都没有用功抵御酒精的麻醉,一坛子酒全都喝的精光。这可是十五斤装的醇纯酒,与普通酒还不一样,是以各种灵材酿制,窖藏十年。酒劲之大,以陈铮的体质都抗不住。

    平均一人五斤,陈铮喝的不醒人事。

    陈铮的酒量一般,喝酒时又没有运功排解,一夜宿醉后,酒后各种症状全都涌现。头重脚轻,走起路过摇摇晃晃,看东西都模糊起来。

    离开曹进瘦猴一丈远,盘膝坐下,运转白骨阴风诀,真气流转经脉之中,阴寒气息所过之处,身体燥热消散,酒力被化解,整个人才变的轻松无比。

    看到二人未有醒转之势,留下一张字条后,起身出了洞室。阴气扑身,冰寒的气流吹在身上,陈铮的精神为之一震。

    头脑变的清醒无比,看着薄雾般笼罩着的阴风山,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闯过寒冰狱三层九关,得到幽泉的举荐,接下来就要去修罗殿。若是得到修罗殿的支持,就又有三分之一的进度。

    剩下的三分之一,就看宗门对他的重视度了。

    “我很讨厌这种命运握在他人手中的感觉。”

    一旦有人阻扰,陈铮就会被阻在临门一脚,为山九仞功亏一篑。陈铮并不乐观,费无忌不会让他顺利进入黄泉洞天,一定会想法设法的阻止他,阻止不了时,就会竭尽全力的拖延他。

    将心比心,他站在费无忌的立场也会这么做。

    所以,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得到进入黄泉洞天的资格,在费无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前提下。

    咻!

    一道微不可闻的破空声传出,陈铮从洞口消失。

    为未夜长梦多,他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了,先去修罗殿见怀谨玉。见不到怀谨玉,想办法找到秦珂琴。

    阴风山座落在黄泉魔宗的最外围,同时也是黄泉魔宗的一道警戒线。这里环境恶劣,资源稀少,只要离开阴风山弟子,就再不想回来。

    修罗殿位于宗门东南,距离阴风山五百里。

    陈铮一路飞奔,身上的黑冰有让他可以在除了宗门的少数禁地之外畅通无阻。这也是他刚回宗门后就去闯寒冰狱的原因之一,只有晋升黑衣弟子后,才能在宗门之中自由行走。

    五百里的距离,以陈铮的速度,至少也要耗费两天的时间。

    寒冰界宽广无际,黄泉魔宗独占此地,地广人稀。故尔,宗门布局极为分散。

    修罗殿出了一位以女子之身开辟洞天的绝顶大能后,就变成女尊男卑,久而久之,女子掌权变成了一种传统。

    从阴风山阴面向东二十里,就是迷途河。这里是内外门的界河,过了迷途河就是内门。想要渡过迷途河,还要往北走,从一条峡谷上的索道上飞掠而过。

    十丈深的峡谷下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像是在打雷一样。谷底就是迷途河,浑浊的河水,翻滚着白色的浪花。阴气成雾,把整条峡谷笼罩起来。这峡谷通向黑山的奈何桥,据说通往幽泉地狱,最终汇入黄泉河,为黄泉河带去人间的生机。

    峡谷三十丈宽,凭着陈铮现在的修为,没有支撑物是无法越过去的。这里的人很少,可以说没有。陈铮在峡谷站了十几分钟,都没有见到一个人。

    这里与阴风山临近,环境依然恶劣,看不到内门弟子的行踪,外门弟子也很少过去,陈铮看不到人影也在情理之中。

    看不到人,不等于没有人。

    陈铮停在谷边不动,是因为他看到对面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是敌非友,故意挡住他的去路,来者不善。

    哗啦啦……

    对面的人影踩在铁索上,向陈铮这边走来。粗如儿臂的铁索摇晃着,好似随时要断裂了,让人把心都揪起来了,生怕这人一不小心就掉进谷底的河中。迷途河融金化铁,即使先天化境的武者都不敢沾染一滴河水。

    眼前的铁索让陈铮忽然想到了“飞夺泸定桥”的故事。

    “你就是陈铮?”

    距离峡谷边三丈之外,人影停了下来。一股趾高气昂的姿态,双脚好像焊在了铁索上,身体随着铁索轻微摇摆,说不出的潇洒,恍如腾云驾雾的神仙。

    “你要拦我过桥?”

    陈铮后退一步,右手按向刀柄,暗自催动白骨真气。眼前之人双脚踩在铁索上,身体如摆柳随着铁索晃动,右手负于背后,长衫被风吹的烈烈作响。不悲不喜,没有任何表情,一双眼睛不断放射着精光,若有若无的精神锁定了自己,陈铮相信,只要自己稍有动作,必将迎来对方雷霆般的攻击。

    轰隆隆……

    迷途河沿着峡谷流动,发出雷鸣般的声音。

    二人气机相撞,勾动了周围的阴气,呼呼风声吹动,有若置身于狂风核心中的可怕感觉。阴气袭来,遍体生寒。

    一道无形气劲排开灰白色的阴气,现着陈铮横推而来。

    轰轰轰!!!

    空气爆鸣,阴气打着旋儿,陈铮的脸色微微一变。

    “这是什么功法?”

    感应到对方身上陌生的气机,阴沉而渊深,好似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偏偏又给人一种刚猛无滔,威不可凌之势。

    迷途河水惊涛裂岸,汹涌澎湃。

    二人的心神融于天地间,气血随着迷途河的动荡而动。

    轰!

    无形的气机相撞,陈铮倒退一步,只觉被一股高逾城墙的巨浪排打在胸口。

    “记住,杀你之人程巳塍!”

    程巳塍骤然从铁索飞起,如苍鹰扑击,双手猛地一划,十道催金断铁的爪劲罩向陈铮。气劲狂涌,声势惊人。

    “凝血鬼爪!”

    陈铮眼中暴出一道血光,认出了程巳塍施展的爪功。这门爪功是鬼爪手进阶武技,阴险毒辣,一旦被爪劲渗入体内,就会全身血液凝固,死后身体僵硬如铁。

    呛!

    泣血刀从鞘出划出,凝如实质般的血线斩向袭杀来的爪劲。

    今回再不是错觉,而是祝玉妍趁他们心神受制的一刻,发动突袭。

    滋!

    血线划过,爪劲好似一张布帛被割裂,发出刺耳的声音。

    程巳塍一爪无功,身形倒退,凌空翻斗,悬立于半空之中。双手交错,十道劲力纠缠,发出铮铮铁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