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森冰寒的气息,就像被针扎一样,刺破了皮肤钻入体内,曹进的血液都要被冻结,真气流动的速度变慢,整个人变的僵硬。**shu05.com更新快**

    曹进一脸震惊的表情看着陈铮,他好歹也是后天十层将要圆满的半步先天,竟连陈铮一缕气机都差点无法抵御。

    眼神就像在看怪物,曹进无法想象,陈铮六年多经历了什么,竟然脱胎换骨。气机外泄的陈铮,让曹进有种面对先天化境的感觉。

    陈铮的气机乍一外泄,就被他再次收敛。前后不超过十几息的时间,曹进的脸色变的铁青一片,一副不堪忍受的样子。

    轰!

    收敛了气机,陈铮衣袖一挥,洞室内的寒气被他排出。

    极力运转真气,排除体内的阴寒气息,曹进猛地从地上跳起来,大叫道:“你吃什么灵丹妙药了,我好歹也是后天十层的修为,阴风山中也是能排了上号的,竟连你一缕气机都承受不了。”

    “是费无忌的人动的手吗?”没有理会曹进的作怪,陈铮沉声问道。

    “哈哈,十年窖藏的冰烧酒,冰火两重天,今天你们有口福了。”

    忽然一声怪叫传来,瘦猴报着一坛酒冲到洞室里。看到陈铮与曹进的脸色不对,惊讶的问道:“咦,你们怎么了?我才出去一会儿时间,你们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没什么,咱们喝酒!”

    曹进的脸色猛地一变,挤出一丝笑容。接过瘦猴手中的酒坛,从石几上取出三个木杯,掀开酒封,碧绿的酒液倒入杯子里。

    醇香的酒气挥发出来,飘溢在洞室之中,一股冷冽的气息吹过来,

    “好酒,没想到你还藏着这样的宝贝。”

    曹进举起木杯,对陈铮说道:“这杯酒就当我与猴子为你接风洗尘,干了!”

    “干了!”

    看到二人牛饮,瘦猴脸色不断的抽搐着,一副心疼之极这的样子,大叫道:“奈个娘舅姥姥,慢点喝,都慢点喝,我可只有一坛。你俩这么糟蹋,一点儿滋味都尝不出来,真是浪费。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拿出来了,太浪费了!”

    好酒要慢慢品尝,如陈铮、曹进这样牛饮,直接喝泔水好了。

    一杯酒进肚,腹内如同火山爆发,轰然一声,酒中火劲爆发,从内而外,把二人的皮肤烧的痛苦。沁香的酒气从毛孔中散发出来,一道道白汽缭绕,把二人包裹起来,像是醉倒的神仙。

    “好酒,嘎……”

    曹进醉眼朦胧,话刚出话,猛地打了一个酒咯。浓郁的酒气扑出,瘦猴以手掩鼻,叫骂道:“好臭,好臭……”

    冰火烧,确如瘦猴所言,冰火两重天。

    未喝进肚里时,酒气散发,如冰雪之风吹来。酒入腹中,又如火山爆发,暴烈的火劲在一瞬间扩散到全身,从毛孔中渗出,就像在蒸桑拿。内外通透,外冷内热,晕晕乎乎间,三人把一坛子酒喝的精光。

    ……

    小阴山,阎罗殿中。

    费无忌盘坐在寒灵草编织的蒲团上,气机深藏,只是端坐着就给一种威凌不可侵犯之感。刘、陆二人战战兢兢的跪坐在费无忌面前,低眉顺眼,眼珠子都不敢转动一下。

    “你们去找程巳塍了?”

    刘陆二人心神猛地一抖,不敢欺瞒,一副畏畏缩缩害怕的样子,却又为自己争辩道:“师兄明鉴,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把庞世骏引出来。

    据我所知,庞文俊是程巳塍的娘家舅兄,而程巳塍又是庞世骏的小舅子。从他身上着手,不会显的太刻意。”

    费无忌颇为意外的打量着二人,这二人平素一番贪婪小样子,今天的表现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有点脑子,只要结果漂亮,过程不重要。你们来我这里,想必不是为了汇报进展吧?”

    费无忌早就看透这二人了,干一分的活,要二分的好处。不过,他也不在乎,只要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多给他们点好处又如何。

    “嘿嘿!”

    刘陆二人一副被看穿的窘迫样子,难得的脸红起来,吭吭哧哧道:“师兄恕罪,我们擅自答应了程巳塍一个条件,说只要他能杀了陈铮,就让他进入阎浮洞天。”

    看到费无忌脸色忽然阴沉下来,陆松连忙解释道:“师兄息怒,程巳塍只是一个诱饵,我们与陈铮交过手,凭他的实力根本杀了陈铮,反而有可很被陈铮反杀。无论是杀是伤,程巳塍一定会对陈铮怀恨在心,到那个时候,我们兄弟二人再些微操作一番,绝对有把庞世骏引出来。”

    费无忌真的对二人刮目相看了,二人的实力不强,却满肚子的阴谋诡计。

    “我原本是把这二厮当炮灰的,现在看来,要把他们保下来,说不定某一天就能给我带来意外之喜。”

    费无忌没有道德洁癖,认为每一个人都能发挥出不一般的能力,只要能达到目的,手段并不重要。

    现在,刘陆二人表现了超出他想像之外的价值,原本充当的炮灰的命运,瞬间被提升了一个级别。

    费无忌与陈铮交过手,还是在两年以前了,那时候,陈铮的修为已经是后天九层,根基厚重。如今,他敢返回宗门,必然有报依仗。

    至于程巳塍,虽被尊为阴风山十大弟子,但已经是六年前的旧黄历了。此人绝非陈铮对手,所以刘陆二人对他的承诺,在费无忌看来就是一张空头支票。

    “你们对程巳塍的承诺,我应了。若他真的斩了陈铮,费某助他一臂之力又如何!”

    “费师兄胸襟宽广,胸怀四海……”

    听到费无忌的话,刘陆二人激动的大叫起来,一通马屁拍出,连他二人听着都脸红起来。

    费无忌挥手制止二人继续下去,沉声道:“派几个机灵人,把陈铮的行踪打听清楚。”

    看到费无忌有送客之意,二人连忙起身,拱手道:“不打扰师兄清修了,我们会把陈铮盯紧的。”

    “一人领一瓶黄泉丹,把修为提升起来。没有实力,再多的阴谋诡计也都是小丑行为。”

    得了好处的好人,对费无忌千恩万谢,激动的出了大殿。

    费无忌看着二人离开,陷入了沉思之中。

    以他对陈铮的印象,这是一个心思阴沉,非常稳重的人。没有八分把握,绝不会以身试险。

    如今回返宗门,必然有所依仗,且有不得不回的理由。

    “我已晋升先天,秦珂琴不足依。陈铮冒这么大的风险回来,难道是为了晋升先天化境?”费无忌思维灵敏,除了这个原因,他想不出别的。

    “陈铮修炼的是白骨阴风诀,必然是奔着黄泉洞天而去,看来我要借用师尊这张虎皮一用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