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刚才挑拨离间的意图太明显了,不会被看出来吧?”

    阴风山的一条小路上,刘柄权皱着眉头说道。脑中回想着刚才的场景,不断寻找着疏漏之处。越想越有问题,陆松的表现太明显了,似乎有些颇不急待。即使脑子反应慢,事后回想也能察觉到自己二人是在借刀杀人。

    对方可是阴风山的十大弟子之一,虽然风头被费无忌等人遮盖,但十大就是十大,底蕴深厚,一旦发怒,他二人就算有费无忌撑腰,若对方牵怒于他们,依然能让二人吃不了兜着走。

    “咱们事先都商量好的,有什么可患得患失的。就算他看出来又能怎么样,陈贼杀了庞文俊总该是事实吧,不算不为庞文俊报仇,难道他不想进入阎浮洞天吗?

    杀了陈铮,费师兄必然会助他一臂之力,进入阎浮洞天,先天有望。是你,你会答应吗?”

    十年苦修,厉经磨难,晋升先天化境的机缘就在眼前,刘柄权肯定不会放弃。黄泉魔宗有三大洞天,但洞天的孕育的天脉之气是有限的。想要进入洞天借助天脉突破,总要有个先来后到,亲疏远近。

    阴风山的外门弟子上千,修为臻至半步先天,筑成道基者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想要进入洞天,就只能各凭手段。修行路上,一步先步步先,没人愿意落后别人一步。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一定会对陈铮出手,除非他愿意自断前途,对先天化境没有一点想往。”

    陆松的修为在阴风山排不上号,但将心比心,一个机会放在自己的面前,即便有风险,他要愿意一试,那怕这个风险是生命。

    他都这样,何况身为十大弟子之一的对方了。

    刘柄权依然觉得很不对劲,思前想后,觉的破绽极大,有可能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陈贼的修为深不可测,对方愿意冒这个风险吗?”

    陆松嗤声一笑,道:“陈贼的修为是强,但整个阴风山有多少人知道?我要的就是让他去送死,只要他被陈贼所杀,庞世骏就再无法安然闭关,咱们主要目的就达成了。”

    看到刘柄权心事重重的样子,陆松猛地一拍他的臂膀,笑嘻嘻说道:”别想太多,我弄了一壶阴灵露,去我洞府尝一尝。”

    刘柄权眼睛猛地一亮,舔了舔嘴唇,眼中闪过一道妒光,对陆松叫骂道:“你小子又从费师兄那里弄来好东西了?”

    这二人的算计,陈铮毫无所觉。他得了幽泉的举荐,径直往曹进洞府过去。

    阴风山南北横向三百里,蜿蜒绵长,沟壑纵横。曹进的洞府建在阴风山阴面偏南,间隔一条沟渠,被一片黑丛林挡住,若不熟悉道路,很难找到。

    曹进此人善钻营,为了抱团取暖,纠结了一批不愿依附费无忌的弟子,占据阴风山一片区域,独立特行。

    这些人平常互不干涉,却又守望相助。

    到达洞府前,人影寥寥,大部份人都外出作任务,赚取功勋。小部份人关闭洞室,闭关潜修。

    熟门熟路的走到曹进洞室外,陈铮故意放重脚步,踏踏的脚步声传入洞室内。

    “陈兄回来了!”

    听到洞室外的脚步声,曹进大喜,起身迎出洞室。看到陈铮身穿黑冰衣,曹进大笑着迎上来:“恭喜陈兄闯入寒冰狱第三层,得偿所愿。”

    “区区三层而已,不足挂齿!”

    陈铮一副风清云淡的样子,与曹进招呼一声,目光注视向他身后的男子。

    面颊削瘦,深深向里凹陷,颧骨凸起,皮肤焦黄。一双灵动的眼睛让人很轻易就忽略了他面容的丑陋。

    尖嘴猴腮,身材矮小,比陈铮足足矮了一个头,身高只到他肩膀处。陈铮比曹进要矮了半个头,对方站在曹进身边,乍一看好像是曹进牵的一只猴。

    就这个形象,陈铮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六年未见,陈铮的身形外貌变化极大,但瘦猴依然一副发育不良的样子,与他少年时几乎没有变化。

    “奈个娘舅姥姥,你是陈铮?”

    瘦猴冲到陈铮身前,一双灵动的眼睛,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动着,绕着陈铮不断打量着,嘴里啧啧出声。

    “听说过女大十八变的,你这何止是十八变,我看有十九、二十变了。幸好我有心理准备,若在外面遇到了,我都不敢认你。”

    初入门的陈铮,由于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气质独特,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在瘦猴的记忆里,陈铮还是那个不言苟笑,神色冷峻,除了修炼还是修炼的修炼狂人。

    而今,六年过去了,再相见时,陈铮与从前彻底变成了两个人。板着一张脸不说话时,更加的冷漠,隐隐有一丝压迫力。

    举手投足间,姿态从容,像一个杀伐决断的上位者。

    “六年未见,猴子依然是猴子,个子还是那么高。”陈铮忽然一笑,冷漠被笑颜代替,本来有些疏远感的瘦猴,于刹那间找到了六年前的那个陈铮。

    “嘴不上留德,我可不记的你这么会损人。”瘦猴挥手一拳击在陈铮的胸口上,激动的跳了起来,叫道:“今天双喜临门,咱们要好好贺一贺。我洞室里藏了一坛好酒,我去拿来,咱们一醉方休。”

    不等陈铮与曹进反应过来,瘦猴就跑的无影无踪。

    陈铮心中微微一惊,六年未见,所有人都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瘦猴刚才一晃之间就消失不见,身法之快,陈铮都没有反应过来。

    “别管这个猴子,咱们进洞室里等他。”

    曹进嘿嘿一笑,拉着陈铮进了洞室。二人相继坐下,陈铮打量着洞室,空荡荡的,总觉的缺点什么,目光重新落在曹进身上时,猛然间眼中闪过一道血光。

    “人少了!”

    初入门时,为了抱团取暖,不被别人欺负,曹进牵线,聚集了陈铮,瘦猴等五六个人。陈铮心中猛地一震,开口向曹进问道:“其他人呢,怎么只看到瘦猴一个?”

    陈铮不问则罢了,曹进的脸瞬间变的阴沉无比。双眼暴射出骇人的寒光,切齿恨声的说道:“其他人都被费无忌害了,就在你离开宗门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庞文俊经常过来麻烦。一次任务时,我们不小心被偷袭,只有我与瘦猴逃脱。”

    陈铮的脸色也变的阴沉起来,气机外泄,恐怖阴森的气机让空气为之一窒,整个洞室的温度骤然下降,以陈铮为中心,一层白霜迅速向外扩散。

    嘶……

    曹进倒吸一口冷气,连忙运转抵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