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剑曾为阴风山十大弟子之一,独自开辟一座洞府,里面设置简单,洞府内有一座石床,陈铮把他放在石床。

    黄芽丹中哀劳山的疗伤圣药,有固本培元之效,淬取数十种珍贵灵药焙制而成。服用了黄芽丹,郝剑的气息稳定,精力恢复。

    “谁把你打伤的?”

    费无忌晋升先天化境,熬烈在神都被杀,阴风山弟子中能把郝剑伤成这样的人,屈指可数。

    “难道是内门弟子?”

    听到陈铮询问,郝剑摇摇头,道:“是费无忌的人。”

    陈铮闻言默然,郝剑背叛费无忌,必然被报复。只是没想到,他才回宗门就遇到郝剑重伤。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费无忌竟然会先对郝剑动手。

    看他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并不是一个叙旧的好时候。

    “你先好生养伤,我过几天再来看你。”叮嘱郝剑一番,陈铮起身就要离去。

    “小心费无忌!”

    “我会小心的!”

    陈铮点点头,从郝剑洞府中出来后,径直前往幽泉的别院。

    对费无忌而言,陈铮与郝剑都是他欲杀之而后快之人。如今郝剑被重伤,若非他修为深厚,这一次就要凶多吉少了。

    郝剑逃回宗门,暂无危险。费无忌接下要对付的人就只剩他了,陈铮目中闪过一道血光:“看来以后出行要小心了,若是被费无忌的手下伏击,我不定有郝剑的运气。”

    幽泉的别院建在阴风山阳面以西,陈铮熟门熟路。

    一路所过,遇到的同门弟子看到他像是见到瘟神一般,远远的就躲开,生怕沾到他身上的晦气一样。

    陈铮在阴风山相熟的同门不多,只有曹进、瘦猴等寥寥几位。这些同门对他避如瘟神,陈铮也不在意。

    没人愿意因他而得罪费无忌,陈铮在阴风山几乎被孤立。

    随着众弟子的修为提升,很少有人来向幽泉请教修行问题了,幽泉也落的清静无比,每日打座炼气,磨练精神。从神都回来后,幽泉的修为更进一步,躲在别院中深居浅出,不参于宗门的明争暗斗,一心修持。

    陈铮一直对幽泉的根脚捉摸不透,也没有听过幽泉依附于哪一位大能的门下。阴神境是黄泉魔宗的中坚,在阳神境轻易不出的时候,支撑着黄泉魔宗的运转。

    以幽泉的修为执掌阴风山,算的上是变向的发配。这里即没有油水,修行环境也不好。宗门发放的补助,根本不足以支持幽泉的修炼。

    不管幽泉的心性人品如何,陈铮与他少有的几次交道,幽泉这个人还算靠谱,至少没有坑过他。

    “见过掌院!”

    陈铮站在门外,拱了作揖。

    “进来吧!”

    幽泉的声音飘入耳中,陈铮迈入进门。每一次见到幽泉时,陈铮看到他都是坐着,似乎从没有起来过。

    打量着陈铮,幽泉眼中闪过一道异色。陈铮喝在收敛了气息,但以他的灵觉,一眼就看透了陈铮的底细。

    于上次见面相比,陈铮的精气神更加圆润。灵觉感应之中,陈铮的气血浑雄,好似一条随时爆发的火焰河,赤热无比,诸邪不侵。精气神抱成一团,光秃秃,明晃晃,如同一颗明珠。

    隐隐约约中,一道熟悉的波动与他的阴神产生共鸣。幽泉心神微微一震:“这是阴神气息,这小子已经凝聚了阴神雏形了吗?”

    半步先天境凝聚阴神雏形,并非陈铮一人专利。不提其他宗门,只说黄泉魔宗就有不少。远的不说,费无忌就是在半步先天境凝聚了阴神雏形,阎浮洞天一年苦修,如今一飞冲天,直接跨越先天五层,凝聚罡气,臻入先天八层。再打磨一番根基,即可水道渠成晋升九层,然后渡过风火雷三劫,阴神宗师境就在眼前。

    “难道陈铮就是下一个费无忌?”

    深深的看了一眼陈铮,幽泉收回目光。

    “你是为了举荐名额?”

    陈铮表现出一飞冲天的潜力,幽泉不介意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至于是否得罪费无忌,幽泉只能说一句想多了。以他的修为,除非天人境的高手当面,已经不在乎任何的想法了。

    “还请掌院成全,陈铮若有所成,必有厚报!”陈铮拱手作揖,态度恭敬的向着幽泉躬身作拜。

    幽泉也不作做,没说什么不图后报之类的。听到陈铮的话,笑了点了点头,掏出一贴纸,默运真气送到陈铮面前。

    贴纸轻若无物,被无形之力托着飞到陈铮的跟前。入手接住贴纸,没有察觉到丝毫的力量,陈铮心震不由一震。

    幽泉的修为深不可测,对力量的运用已达出神入化之境。贴纸上附着的力量,不多不少,不轻不重,刚到达到陈铮身前后消失。

    贴纸与普通的书写纸张不同,非金非木,非丝非帛,以不知名材质制造,轻薄而坚韧,上面写着幽泉的举语。签名处盖有幽泉的印迹,印迹中封禁了幽泉的一道气机。

    武者的气机,比指纹,声纹,甚至是“DNA”更具备鉴别性,蕴含自己的精神神,独一无二,任何人都无法模仿。

    “多谢掌院成全之恩!”

    小心翼翼的把举荐贴收入空间口袋,陈铮再一次向幽泉躬身作揖,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本座从不做成全他人的好事,今日施恩,来日图报。你也不用感激我,把你说的话记在心里就行了。”

    陈铮脸色微微一变,默默的拱了拱手,说道:“弟子不打扰掌教清修!”

    幽泉挥了挥手,陈铮退出房中。

    得到幽泉的举荐,就等于成功了三分之一。接下来就是前往修罗殿去找怀谨玉,兑现当初的承诺。

    不过在前往修罗殿前,他还要打听一下秦珂琴的行踪,以及对自己的态度。当初在神都时,陈铮清晰的感受到秦珂琴对他的恶意,不得不防。

    “郝剑背叛费无忌,投入秦珂琴的麾下。必定知道秦珂琴的行踪,看来还要向郝剑打探一番。刚从郝剑那里出来,先去见见曹进。”

    自他返回宗门,只见到曹进一人,就匆匆忙忙的进入了寒冰狱,没见到瘦猴几人,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