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玉收集完成,陈铮原路返回,刚走出寒冰狱,一股阴森的邪气侵入体内。气血迅速被消融,就连真气都被融解,吓的他连忙施展出鬼影无踪身法,百丈绝地一挎而过。

    相比进入时,速度更快。三个呼吸的时间就出了绝地,没有看到曹进,陈铮直奔黑狱殿。才踏入殿主,一道幽幽之气汇聚形成一道虚幻的人影。

    “弟子见过殿主!”

    陈铮不敢怠慢,忙躬身行礼。

    幽气凝聚而成的人影,打量着陈铮,突然赞道:“不错,精气神通透,这次寒冰狱的收获不错。本座的玄玉收集齐全了吗?”

    “弟子不辱使命,十块玄玉已经收齐。”陈铮伸手拍身挂在腰间的空间口袋,几十道晶光飞向黑狱殿主。

    这些都是陈铮收集的玄玉碎片,飞到黑狱殿主身前后就被一道幽光包裹着,相互融合,形成一块块完整无缺的玄玉。

    叮!

    看到十块玄玉整齐的悬浮在半空中,陈铮目眩神弛,没有想到还有这种操作。碎裂的玄玉竟能融合成完整的一块。

    “品质一般,勉强算你过关吧!”黑狱殿主一指点向陈铮,一道幽光飞落在陈铮的玉符之上。

    “你且去功德殿领取功勋,即可成为黑衣弟子。”

    “多谢殿主,弟子告退!”

    陈铮躬身行礼,缓步退出黑狱殿,向功德殿方向急弛而去。

    鸠盘山荒芜一片,没有一点生机。六年的时间并不长,这里的一木一石没有任何变化,鬼鸠依然凶残,黑色的丛木如被烧焦一般,看上去彻底枯萎。

    今非昔比,鬼鸠看到陈铮后,“哇”的惊叫一声,远远的飞窜而去。这些畜生非常机警,从陈铮的身上感应到危险后,远远的就逃窜。

    功德殿中的执事长老已经不是六年前的那一位,先天化境的修为,陈铮都看不出深浅,修为至少也达到了五层以上。

    “见过执事长老!”

    陈铮解下玉符,递到执事长老身前:“弟子已闯过寒冰狱三层九关,奉黑狱殿主之令向执事交功。”

    执事长老接过玉符,凝聚真气于玉符之上,一道幽光显化,急忙躬身行礼道:“外门功德殿执事拜见殿主!”

    话音才落,幽光便已消散。

    这道幽光是黑狱殿主封存于玉符中的一道气机,作为陈铮闯过寒冰狱的凭证。

    “寒冰狱三层九关,可得功勋一千二。”执事长老计算过陈铮所得的功勋后,招来一句弟子,对他说道:“带他前往传承殿!”

    “师兄请随我来!”

    陈铮冲着执事长老拱了拱手,跟着这名弟子出了功德殿,往传承殿走去。

    “这位师兄如何称呼?”

    这名弟子常在功德殿做些杂役,外门弟子不敢说认全,但也记的十之八九,可对陈铮陌生之极,从没有见过。

    “陈铮!”

    这名弟子的身体猛地一怔,看着陈铮惊呼道:“师兄竟是陈铮?”

    “你认的我?”

    “高阳见过陈师兄!”

    陈铮当年可是轰动外门,刚入门就敢得罪费无忌,更上冲破重围,逃逸而走。这件事在外门传的沸沸扬扬,没想到今天见到活人了。

    传承殿并不远,出了功德殿三四十丈,建在一块巨型黑石上面。殿前,香火缭绕,庄严肃穆。整体呈黑色,无匾无额。

    入殿之后,正中竖立着一尊神像,右手负于背后,左手垂落缩在衣袖之中。巍冠峨服,足蹬芒鞋,面貌模糊不清。

    这是黄泉魔宗的创派祖师,陈铮整理衣冠,走到神像面前躬身行礼。一道灵光罩在他的身上,陈铮好像被施了定身术,全身内外都被看透。

    心神猛地一震,不等他有所兴动,灵光飞入他的玉符之中。

    高阳手中捧着一叠黑服,恭声说道:“陈师兄,这是黑冰衣,能避火驱寒,除尘清体。是黑衣弟子的传属服饰,若是破损之后,可往巧工殿以功勋购置。”

    “辛苦你了!”

    陈铮接过黑冰衣,衣料入手滑顺,是巧工殿以寒蚕丝为主料,经过十几道工序织造,又以秘法烘制。

    黑冰衣就是一件轻衫,陈铮直接披在身上,罩住身上的麻衣,感受不到一丝重量。乍看一眼,好似一件黑纱衣。

    “师兄慢走!”

    目送陈铮离去,高阳忽然调转方向,从鸠盘山飞奔而下。

    晋升黑衣弟子,就有资格在阴风山开辟洞室,借助阴风山地脉修行。不过以陈铮现在的修为,阴风山的地脉对他的作用已经很小。

    现在,当务之急是去见幽泉,得到他手中的举荐名额。

    “成为黑衣弟子,我就可以去修罗殿找怀谨玉,让她实践当初的诺言了。”

    神都时,怀谨玉可是答应过他,助他一臂之力。刚返回宗门时,陈铮没有晋升黑衣弟子,不能在宗门随便行走。如今闯过寒冰狱三层九关,晋升黑衣后,终于可以前往宗门任何一处地界。

    施展鬼影无踪身法,穿过鬼鸠林,向着阴风山疾弛而去。刚到腐尸河,就听到一阵衣袂破空声。

    腐尸河,就是阴风山下的那条臭河。河中潜伏着食人鱼,凶残之极,喜食生人。刚入门的弟子,没有修为护身,常有人不慎跌落河中被食人鱼吞食。

    不过,这些食人鱼也是看人下碟,陈铮站在河边,河中连个水泡都不冒。这些比鬼鸠还要恶心的怪物,相隔十丈之外就能感应到陈铮的危险,全都潜伏在河底不敢露头。

    “噗!”

    一道身影从黑山翻越而过,看到陈铮站在岸边时,身形猛地一滞,吐出一口鲜血。

    “郝剑!”

    陈铮眼中射出一道血光,忽然从河边消失。身影变幻,一晃之间就掠到郝剑身边。

    此刻的郝剑,狼狈不堪,身上黑色的衣衫破破烂烂,变成乞丐装。脸色苍白,胸前与背后数道血淋淋的伤口,皮肉翻卷,露出白森森的骨头。

    “谁能把你伤成这个样子?”

    陈铮抢先一步,把摇摇欲坠的郝剑扶住,掏出一枚黄芽丹喂到他的嘴中。

    黄芽丹味苦,入口化作清流顺着喉咙进入腹中,药力扩散至全身,郝剑的脸色变的红润,有了一些血丝。

    “扶我回洞府!”

    郝剑的眼中泛起一道精光,实在没有想到,在他快要油尽灯枯的时候遇到了陈铮,指着阴风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