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之中,陈铮正与三名雪灵搏杀。s`h`u`0`5.c`o`m`更`新`快

    不断的斩杀雪灵,陈铮摸出一点门道,这些雪灵凶残之极,终究灵智缺失,随机应变的能力不如正常人。陈铮艺高人胆大,一次吸引三只雪灵,要一建全功。

    此时,他已经收集了九块玄玉,只要斩杀眼前三只雪灵后,就能集齐十块玄玉。

    雪灵长剑飞刺,越过身前的同伴向陈铮袭杀而来。另两只雪灵配合默契,一只双爪撕杀,一只在侧掩护,把陈铮围在中央。

    长剑变化出百千道寒光,宛如飘散的流苏,把陈铮笼罩其中。

    陈铮不慌不乱,泣血刀划出一道道玄奥的轨迹,紧守中门。头顶一道血河落下道道刀光,雪灵激出的每一道气劲都被这些刀光绞碎。

    这一招雷霆万劫刀,以他现在的修为施展出来,与从前的气象大为不同。血河悬空,杀气横生。凝如实质的杀气融入刀光之中,每一刀斩中雪灵时,都会在雪灵的身上削下一层冰屑。

    如此刀法,已达惊世骇俗的地步。

    战力全开的陈铮,似乎对背后的雪灵全无所觉,就在雪灵的双爪抓到他的背心时,忽然移形换位,反手一刀劈出。变招之迅速,出人意料。

    嘭!

    刀锋斩在双爪上,雪灵被击退,陈铮借势后跃,脱出三只雪灵的包围圈。

    嗤!

    一道指风击出,点向雪灵的胸口要害处。

    “嘶……”雪灵嘶吼起来,不顾自身安危,长刀利空,带着惊人的气劲压顶而至,刀光吹散了飘雪,突然间就到了陈铮的头顶。

    陈铮心中大骂一声,不得不放弃击杀眼前的雪灵,奋起余力,泣血刀迎往斩落而下的雪灵。短兵相接,劲气交击之声不绝于耳。陈铮抽身急退,避过了另一只持剑的雪灵,与三者拉开一丈距离,从整鼓声。

    呼……

    胸前一口浊气排出,全身毛孔齐开,一团浓白的雾气喷出把陈铮包围。又一口气吸入,毛孔合闭,浓白的雾猛地向中间塌缩,被陈铮收回体内。

    一进一出,吐故纳新,陈铮体内发出轰隆隆的声音,气血咆哮,筋骨齐鸣。

    精纯的白骨真气在经脉中如流水般游动,陈铮如山而立,岳峙渊亭,泣血刀遥指三只雪灵。气机锁定对方,哈哈大笑起来:“痛快,真是痛快!”

    眼前三只雪灵的实力,堪比先天一二层的武者,对陈铮而言,是最合适的对手。强一分太强,弱一分太弱,正好激发出他的潜力。

    双方棋鼓相当,此时生死搏杀,就看哪一方的应变能力强,哪一方的运气好。

    没错,在陈铮看来,要击杀眼前三只雪灵,不但需要强大实力与随机应变的能力,还需要一点运气。

    嘶!!

    三只雪灵齐声发出嘶吼声,呈品字型向陈铮冲杀而来。

    嘭嘭嘭……

    劲气激荡,陈铮连劈十八刀,从三只雪灵中间错身而过。之后反手一掌拍出,殷红的手掌带着赤热的劲气击在双爪雪灵背心。

    叮!

    一点晶光落地,这只雪灵被他的掌劲中夹带的气血冲击,身体消融,胸口处的玄玉掉落。

    噗!

    陈铮击杀一只雪灵,另两只转身就在他的身上留下一刀一剑,两道血痕。

    刀剑相合,忽快忽缓,或由缓转快,由快变缓,失去一只同伴,剩下的两只反而配合的更加默契,陈铮猝不及防下被杀的手忙脚乱,险象横生。

    “大意了!”

    他本想施着巧计,先斩杀一只雪灵,没想到反被另二只雪灵利用,落了被动之中。高手对搏,一个错误就足可致命,何况面对地的还是两只残虐而暴厉的雪灵。

    陈铮被杀的步步后退,不断招架。虽然险象环生,却没有半点的惊慌失措。心融天地,心灵高度凝聚,三尺之内,一道气流,一片雪花,都逃不过他的灵感。

    任由两只雪灵如雨打枇杷,连绵不绝的攻杀,步步为营,沉着应对,寻找着反击的机会。

    无数次与强敌搏杀,陈铮都不记得自己经历过多少的险死环生,比今天还要遭糕的局面他都遇到过。比较起来,被两只雪灵围杀反而显的平常了。

    在懵懂之中成为黄泉魔宗的弟子,经历了重重危机,得到常人难以想象的机缘,陈铮终于历练出来了。

    此刻,他终于具备成为一名绝顶高手的气度。

    陈铮一对寒光电如的双目,血芒闪烁,忽然在两人雪灵的围杀中消失不见。

    啵!

    刀劈剑斩,一道身影如梦幻泡影,又似被刺破的气泡,瞬然而破裂。

    嗤!

    血光反刺,直接由雪灵的后背穿透出前胸,一点晶光脆响。陈铮的身体倏忽间后退,顺便把掉落的玄玉抄入手中。

    久守必失,但陈铮却等到了反击的机会,一击斩杀一只雪灵。三去其二,陈铮胜局已定。

    仅剩一只的雪灵,对着陈铮嘶吼着,发疯一般的冲杀过来。剑光横扫,雪灵斩中陈铮的一道虚影。

    “叮!”

    玄玉落地,雪灵爆裂,化作满天飞雪洒落。

    ……

    冰天雪域之中,郝剑的身形蓦地消失不见。

    突然,一道狂啸声响起,剑光如风,卷起千堆雪,刹那间天地尽成暴风雪。狂风怒号,如天地倾翻,世界末日。

    已经能看到宗门了,熟悉的黑山石阶,只要冲过眼前的拦截,一口气冲到山巅渡过奈何桥,他就会转危为安。

    虽然宗门之中不忌争斗,但郝剑也非毫无根基之人。阴风山十大弟子不是浪得虚名,一旦渡过奈何桥,绝无人再敢向他出手。

    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郝剑背叛了费无忌,却投入新主子麾下。秦珂琴的追随者可是不少,自诩为护花使者的人更是不在少数。

    秦珂琴不可怕,可怕的是秦珂琴是一位女人,而且还是一位美女。

    当郝剑投入秦珂琴麾下的那一刻起,他就成为了秦珂琴的护道者。所以,在宗门之外截杀郝剑,死无对证则罢了;在宗门内动手,就等于是挑衅秦珂琴。

    费无忌背后的天人境绝顶大能惹不起,秦珂琴背后的修罗殿势力更是无礼也要三分理的存在,谁敢招惹?

    郝剑只要渡过奈何桥,就不会再有人对他明目张胆的出手。这是黄泉魔宗的潜规则之一,众人心照不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