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狱第一关的雪势比第二关稍小一些,陈铮的好运气似乎回来了,功行九周,足足用去二个多时辰,雪灵再没有对他发起袭击。

    内伤稳定后,陈铮结束了行功,放眼四周,白茫茫的世界,单调的让人心生孤寂。

    手按刀柄,漫无目地的行走着,陈铮没有内敛气息,以此吸引雪灵。这个方法很管用,不到一柱行的时间,陈铮耳朵猛地抖动起来。

    呛!

    血光出鞘,陈铮挥手一刀斩向身侧。

    纷扬的飘雪之中,一道惨烈的破空声传来。劲气撕裂空气,绞碎了飘雪,形成一道螺旋状的黑洞。

    一杆冰雪凝聚的杆枪挟着无匹的气势袭杀而来。

    当!

    血光斩在冰枪上,陈铮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震的后退,胸口处传来憋闷的感觉,牵动了内伤。

    嗤!

    陈铮后退之势未止,一道透明的人形撞碎雪花冲过来。接近三丈之外,雪灵手中再次凝聚出一杆冰枪,随手扔向陈铮。

    冰枪脱手,发出尖锐的啸音。一道白光闪过,就已到了陈铮面前。

    “来的好!”

    打不过第二关的雪灵,难道还打不过你吗?

    陈铮双眸中暴出一道血光,手腕微颤,泣血刀震动着削向冰枪。“嗡嗡嗡……”,高速震荡的泣血刀在接触到冰枪的一刹那,就把对冰枪的冲劲消弱。

    咔嚓!

    轻脆的响音传进耳朵,冰枪碎裂,化作冰屑。

    嗤嗤嗤……

    冰枪方碎,十道幽蓝的气劲撕抓而来,陈铮的脸色不由大变。连忙以刀护身,一道血光腾起,刀芒吞吐间,雪灵的双爪就已撞在了凌厉的刀芒之上。

    雪灵的实力超乎陈铮的预料,这双爪在撞在刀芒时,忽然变爪为拳轰碎了刀芒。强大的拳力把陈铮轰退,手臂挥出连串的残影,再一杆冰枪凝聚射了出去。

    “好厉害的雪灵!”

    这只雪灵远攻近搏,无不精通。攻击的花样繁多,陈铮头一次遇到。

    唰!鬼影无踪幻出数道身影,险之又险的躲过冰枪的袭杀,陈铮在原地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经到了雪灵的跟前。

    噗哧!

    刀锋划过,一片片冰屑从雪灵身上摔落。

    这只雪灵的杆枪攻击非常难缠,陈铮不给它拉开距离的机会,近身缠斗,刀光如练,招式奇诡毒辣,每一刀都能在雪灵上身刮下一层冰屑。

    “嘶嘶……”

    雪灵的双爪不断挥击向陈铮,却被他巧妙闪避。片刻时,雪灵的身躯就瘦了一圈。

    叮!

    轻脆悦耳声响起,如九天玄妙之音。

    嘭!

    雪灵的身体爆裂,晶光闪烁,被陈铮抓在手中。

    小姆指大小的玄玉,比他斩杀第一只雪灵得到的还要大,相当于完整玄玉的一半。看着手中的玄玉,陈铮惊叹一声:“怪不得这么难缠!”

    冰雪狱第一关,雪灵能爆出的玄玉最大也只有完整一半。陈铮在第二关险死环生斩杀的那只雪灵,得到的玄玉只缺了一角,大约在三分之二的完整度。

    这也是陈铮亡命般从第二关逃离的主要原因,一旦遇到拥有完整玄玉的雪灵,陈铮绝对有死无生。

    在第一关,拥有一半玄玉的雪灵已是最强,远攻近伐,几乎没有缺点。遇到陈铮时,先以远程标枪射杀,再近身强袭。掌、指、爪变化如意,炉火纯青。

    接连斩杀十多只雪灵后,陈铮终于明白雪灵的实力划化。

    玄玉的完整度代表着雪灵的实力,实力不同,雪灵的攻击也不同。

    玄玉完整度在三分之一以下,雪灵的攻击只有近战,而且没有兵器;完整度在三分之一的雪灵拥有兵器,刀剑枪戟;当玄玉完整度达二分之一,雪灵远近攻伐皆通。

    由第一关雪灵的实力与玄玉完整度,陈铮甚至推测出第二关雪灵的大概实力。三分之二,就是差点陈铮打死的那只雪灵,精通近战而无兵器;四分之三,必然是近战加兵器,百分百完整度的雪灵,远近战全通。

    ……

    暴风雪刚去,天空灰蒙蒙的,铅云盖顶,无端给人一种萧瑟的感觉。郝剑怀抱长剑,伏身在一座冰川上,默默运转真气,抵抗着冰川传来的极度寒气。

    气机内敛,心神与天地融合,就像一个老辣的猎人,耐心的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郝剑也辉煌过,曾经位列阴风山十大弟子之一,背靠费无忌,谁不给他三分颜色。如今却被人伏击,狼狈逃窜。以他的心性,必须要报复回来。

    一行三人,呈三角形相互掩护,小心翼翼的靠近冰川。

    郝剑的气机彻底收敛于体内,与身下冰川融为一体,就连呼吸都消失了。

    十丈、八丈……六丈……

    相距不足五丈,突然一道影子从冰川上飞扑而下,疾冲向靠近冰川的三人。剑光惊寒,以雷霆万钧之势斩出。

    后天十一层,郝剑距离先天化境只差最后一步。他在大离皇明六年时间,经历无数次搏杀,好几次都是九死一生,积累的底蕴非同一般。

    这一击,滔威滔滔,刹那间把三名敌人笼罩在剑势之中。

    “敌袭!”

    这三人的修为也不差,只比郝剑差了一筹。在郝剑从冰川扑下时,就已感应到危机,一声厉吼,三人刀剑齐出,迎了上来。

    噗噗噗!

    利刃入体,一捧血花飞溅。郝剑的身体倏忽间倒退,姿态从容,如雪花落地,摇摇而落。手腕抖动着,利剑长鸣,一串血珠滴落。

    “郝剑,缚手就擒,随我们回去面见费师兄。”

    一招之下,一名同伴就被重伤,另外二人脸色大变。刀剑紧守门户,眼中寒光暴射,死死盯着郝剑。

    “嘿!”

    郝剑嗤笑一声,缚手就擒焉有命在。当他是三岁小孩呢,当初既敢背叛费无忌,郝剑就做好了被费无忌报复的准备。

    只是出乎他的预料,费无忌太沉住的气了。眼睁睁看着他在宗门晃荡,竟视而不见。直到陈铮返回宗门,才一举发难。

    说来也是他太大意,明知道陈铮返回宗门必然掀起风波,他还孤身一人进入冰天雪域。如今陷入围杀之中,也是咎由自取。

    不过,郝剑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想要围杀他,就要做出被崩碎牙齿准备。在先天不出的情况下,郝剑有自信就算当年的费无忌出手,也无法留下自己。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速战速决,斩了这两个烂番茄臭柿子,马上返回宗门。”郝剑心里明白,这次突围出去后,必定会有实力更强的人出手,甚至是先天化境的高手。

    “杀!”

    突然一声厉喝,郝剑手中利剑刺出,一团剑光猛然炸裂,化作无数寒光裹向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