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机会!”

    难得把雪灵轰的后退,陈铮腾身而起,借势窜到雪灵头顶。催动起磅礴的气血,左手五指喷出五道赤色血芒狠狠向着雪灵的天灵盖插入。

    滋滋滋……

    气血蕴含着庞大的能量化为阳刚之气,在一瞬间就融化了雪灵的头颅,并向它的全身蔓延而下。

    雪灵嘶吼着,双爪乱扑。

    陈铮一爪建功,绕到雪灵背后,泣血刀刺入对方背心,精准的点在雪灵胸口的玄玉之上。

    叮!

    一声脆响,雪灵眼中暴虐之色消退,猛地爆裂开来,化为雪花飘落。

    嘭!

    陈铮从半空中摔在雪地上,一口鲜血喷出,脸上一片青色,脑子里晕晕噩噩,变的神智不清。

    “这里太危险,必须返回第一关!”

    仅存的一点灵智,支撑着陈铮爬起来,抓住地上的玄玉向着第一关方向急弛而去。

    ……

    黄泉魔宗,陈铮返回宗门的消息已经传入费无忌的耳中。

    小阴山,阎罗殿!

    费无忌晋升先天化境后,被天人境的绝顶大能收为弟子。又旋展绝世神通,汇聚阴脉之气,凭空建造一座小阴山,做为费无忌的立身之地。

    小阴山上有座阎罗殿,曾是这位天人境的居所,被挪移而来,做为费无忌的起居之所,同时也作为震慑,为费无忌保驾护航。

    可以说,费无忌晋升先天化境后,成就一飞冲天之势,已然成了黄泉魔宗不可小觑之辈。

    小阴山在短短半年时间里就变的热闹非凡,许多内外门的弟子依附于费无忌门下,汇聚一股强大的势力。

    阎罗殿的值守弟子全是半步先天的实力,幽幽气息,深沉如渊。

    此时的费无忌,气息深邃,盘坐在阎浮神像之下,运转天功,整个人都与大罗殿融为一体。他的面前,陆松与刘柄权躬身而立,神色小心翼翼,不敢做出丝毫不举动。

    费无忌虽然盘坐,但给他二人的感觉就像一只恐怖的凶兽,让二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陈铮,嘿嘿……”

    费无忌发出一声阴沉的冷笑声,他不会忘记在临安城时受到陈铮算计,差一点身死道消,更是失去了噬心真君的传承,让他在宗门的大失颜面。

    此时,陈铮返回宗门,不出意外定是为了晋升先天化境。费无忌眼中闪过一道幽幽光芒,在心中冷哼一声。

    “师兄,陈铮进入寒冰狱。咱们要不要在他出来时,派人……”话说到一半,陆松做出一个斩首的手势。

    “就凭你们这些废物?”

    费无忌的目光就跟刺一般,让陆松说到一半的话强行咽进肚子里。他与陈铮交手过,那时的陈铮还只是后天九层,但表现出的潜力让费无忌都测目。

    经过神都一行的历练,陈铮的修为必定更进一步,迈入半步先天之境。小阴山依附于他的弟子中,先天不出,无人是陈铮的对手。

    眼前的二人必定是在陈铮手中吃了大亏,才跑到小阴山找自己,想要借自己之手为他们报仇。

    费无忌不在乎二人的小心思,陈铮几次三番落了他的面子,更是二次夺他机缘,是必须要给他一个报应的。

    “陈铮与秦珂琴关系莫逆,想要对付他,还要好生谋划一番。这一次,新账旧账一起算。若你能逃过这一劫晋升先天化境则罢,若不然,我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先天化境位列内门弟子,不可轻易擅杀。

    尤其陈铮修为白骨阴风诀,若在半步先天以下时被杀,只能怪他命不好。但陈铮晋升半步先天后,必然引起了宗门的绝世大能的观注。要杀陈铮,费无忌不能亲自动手,与他关系的人也不能动手。

    如此一来,就要好好谋划一番了。

    “庞世骏还在闭关吗?”费无忌忽然问道。

    陆松眼睛猛的一亮,马上点头道:“据说在冲击先天九层,费师兄是想要借刀杀人?”

    庞世骏是庞文俊的族兄,而庞文俊被陈铮在大离皇朝斩杀,若是庞世骏借口为庞文俊报仇对陈铮出手,谁都没话可说。

    费无忌摇摇头,道:“想让庞世骏出手很难,两人虽为族兄弟,但不是亲兄弟,而且庞文俊死了好几年了,庞世骏不一定会出手。不过,若是谋划得当,也不是不可为。”

    刘柄权与陆松互视一眼,把胸脯拍的嘭嘭作响,信心满满的说道:“费师兄放心,此事交给小弟来办。”

    “你办事我放心,此事若成,我必不亏待你二人。就算为你接骨续臂,推荐你二人进入阎浮洞天修行也非不可能的事情。”

    “接骨续臂,进入阎浮洞天修行……”

    刘、陆二人眼睛一亮,激动的难以自制。

    ……

    此时的陈铮,还不知道费无忌给他找了一个强敌。

    此时,他正在冰寒狱第一关逃遁,身后紧跟着一只雪灵。若是他没有受伤时,轻而易举的就斩杀身后的雪灵。

    说起来也是倒霉之极,他才从第二关逃出,就遇到一只雪灵偷袭,被一击打的吐血,内伤加重,不得已只能拼命逃跑。

    人影一闪,陈铮飘身而出十几丈。雪灵的速度比他更快,近乎瞬移般,追上陈铮,拳头凝聚冰雪之劲,轰然而出。

    嘭!

    陈铮闪身而避,依然被雪灵的拳劲击中,吐出一口鲜血后,身体踉跄后退。雪灵抓住机会,欺身而上,双拳轰击而下。

    面对雪灵的攻伐,陈铮只守不攻,鬼影无踪施展到极限,身形幻化出十几道虚实难辩的影子,腾挪移动。泣血刀在身前划出一道道刀光,不断消弱着雪灵的拳劲。

    忽然,陈铮发出一动闷哼,身前的刀网把雪灵击碎,向后倒退。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借着这一拳之力,陈铮掉头就跑。

    陈铮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狼狈了,在他记忆中,只有当初从阴风山逃亡时有过。

    “难道我与宗派相冲吗?”

    两次最狼狈的时候,都发生在黄泉魔宗,陈铮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与宗门的八字相冲了。

    鬼影无踪施展开来,身化流光,耳际风生。身形所过,飘洒而下的雪被撕碎,陈铮似腾云驾雾般疾行。

    片刻间,已逃的无影无踪。

    直到感觉到身后没有雪灵的气息,陈铮才松了一口气,“好险!幸好我的反应快,不然就真的要交待在这里了。必须找个地方疗伤,这里太危险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