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漫漫,陈铮独步徒行在茫茫雪原之中。(书^屋*小}说+网)不知是否是他的好运气用完了,在他斩杀第三只雪灵后,再也没有遇到过雪灵。

    不断前行,雪势越大,挡住了他的视线。不知不觉间就进入了第二关的区域。

    从火炼狱第一关到现在,陈铮都没有休息过。一路不断的战斗,到了现在身体的疲乏感传来,陈铮便随地盘坐,动转白骨阴风诀恢复精气神。

    气运周天,约摸一个时辰,陈铮的精力恢复。坐在雪地上,看着漫漫的飘雪,天地间除他一人再无别人,连一点风声也没有。从天而降的雪,落地无声,一片白茫茫。

    整个世界变的安静无比,白雪掩盖了一切存在,陈铮的心神与天地相融,时间就在这剎那间停顿了下来。

    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袭上心头,茫茫天地间,遗世而独存。陈铮听到的唯一的声音,就是自己的呼吸声以及血液流动声。

    心脏如重锤击鼓,发出“咚咚咚……”声音,血液似流水般以一种奇妙的律动在流动着。突然间,陈铮的心中无忧无喜,恬静一片。

    他整个灵觉扩阔开去,白骨真气出走丹田,在经脉中回旋澎湃。此一刻,因一路闯关而来的疲乏一扫而空,精气神在瞬间恢复到巅峰。

    又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雪势依然不减,而地面上的雪却不见增加一丝一毫的厚度。一阵破空风声传来,夹杂着空气被撕裂的声音。

    “雪灵!”

    陈铮心中一动,无声无息间站立,双眼半垂半开。无比敏锐的灵觉之中,雪灵不断接近,破空声越来越清晰,速度之快,超乎想象。

    就在一道锋芒笼罩而下,陈铮一声长啸,腾身而起,森寒杀气翻涌而出迎向袭击而来的雪灵。

    雪灵不比前三关遇到的火风雷三种人形,是由怨灵与阴厉邪气融合而成,灵智非凡。本以为能一击必杀,但陈铮的反应出乎它的意料之中。不过雪灵的本能残酷好杀,就算陈铮提前反应过来,它也不会后退一步,反而显的更加暴虐。

    刚才心神与天地相融,似有所得,陈铮的心灵越发敏锐,感觉自己的阴神也变的凝炼了一分。面对雪灵,陈铮斜冲而起,凌空扑去。

    雪灵十指箕张,身在半空却如脚踏实地,脚尖点在虚空之中,一股无形之力反作用在身体上,向陈铮轰过去。

    十指迸发出强大劲气,划破了空气,嗤嗤声传出,把陈铮的来势和退路封的密不透风。

    “嘶……”

    陈铮的脸色为之一变,这只雪灵与他斩杀的前三只截然不同,战斗本能超乎寻常,一对手爪玄奥莫测,令人难以捉摸。一击之下,就把他的退路给封得严密无比。

    “好一个强悍的雪灵!”

    陈铮压下心中惊讶,不在抢攻,中招忽的变招,以守为主。就在双方相触的一刻,陈铮一声冷哼,竟凌空升高半丈,居高临下,鬼爪手奋力抓向雪灵的天灵盖。

    滋滋滋!!!

    雪灵的反应更快,身体猛地向后飘移,一双利爪迎上,劲气交击之声不住响起。眨眼的工夫间,两人激斗十多招。

    突然一声闷哼,陈铮回飘回落地,一个跄踉后退才站稳了脚步。在他胸前,衣衫破碎,现出两条血痕,鲜血涌出,嘴角亦逸出血丝。整个人的脸上更是青色一片,被雪灵双爪上蕴含的寒毒侵入体内。

    说来也是讽刺,陈铮修练白骨阴风诀后,贯以借助白骨真气的阴寒属性来杀敌,如今他自己却中了寒毒。大抵就是所谓的报应不爽,让他也亲自体会一番寒毒的滋味。

    击伤陈铮,雪灵竟没有再抢攻,反而笔立悬立于空中,几近透明的脸上,隐有青色寒气涌动,双目中凶光闪现。

    胸前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寒毒在体内肆虐,陈铮连忙运转真气压制寒毒。修练白骨阴风诀的陈铮最不怕就是寒毒,体内肆虐的寒毒被他压缩成一团,在真气的冲刷之下,被一点点的消融,与真气融入一体。

    陈铮眼睛猛地一亮,本以精纯至极的白骨真气,竟在融炼寒毒的过程中,更进一步。

    眼前的雪灵,实力超强,几乎在压着他打,陈铮若还不明白自己误入第二关,就真的是脑瓜子锈逗了。

    “这只雪灵的实力绝对达到了先天三层以上。”对比前三只雪灵,陈铮的脸色铁寒一片。他心中明白,这次不要说是击杀眼前的雪灵,想要全身而退都不可能了。

    “拼了!”

    一股戾气冲脑,陈铮眼中暴射出一道血光,向着雪灵扑击过去。

    雪灵似被陈铮的豪勇惊呆了,一动不动的悬浮于空中。刚才陈铮可说是死里逃生,若非他反应灵敏,此时早就被开胸破膛了。

    陈铮一掌斜劈出,鬼影无踪隐含无数变化,一下子把雪灵笼罩在满天的掌影之中。连绵不绝的攻势像波浪起伏,接踵而至。

    雪灵嘶吼一声,展开双爪,不顾生死般迎上。双爪看似杂乱无章,却隐有章法。在陈铮眼中,雪灵的爪法凌而不乱,以达化繁为简的境界。

    掌、指、爪之间复杂繁复的变化,尽皆被它融炼一体,配合着腾跃闪移的的迅疾速度,杀伤力巨大,又皆变化无方,令人难以测度。

    陈铮眼前一花,雪灵已飞临上方,双爪钻透他的掌影,如水银泻地般的狂猛攻杀。陈铮自知差了对方一筹,只能咬紧牙龈,撤回双掌,借着鬼影无踪身法全力闪躲。

    呛!

    一道血光冲天而起,泣血刀出鞘,施展出平生所学的各种刀法,苦苦抵挡着雪灵有若江河决堤,一倾而来的狂暴攻势。

    雪灵弹起飞落,如像苍鹰搏杀,对陈铮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噗!“

    一股奇寒无比的爪劲侵入体内,陈铮喷血倒退。雪灵猛的一爪抓向他的面孔,陈铮脸色微微变化,泣血刀斜撩点在雪灵的爪指上,借一股反震力猛地再退四五丈,才化解了危机。

    “血洗天下!”

    陈铮也拼了命了,催动真气,泣血刀“嗡”的一声鸣叫,血气腾空,化作一道血河。

    “杀!”

    血河扑向雪灵,陈铮鼓动气血,一道刀芒从血河中窜出,临空飞斩。借血环绕雪灵,陈铮眼中杀机弥漫,使出杀生刀法。

    “轰!“

    血河刀芒与雪灵的双爪对轰,劲力爆裂,雪灵竟被轰的后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