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限度迷惑可能存在的偷袭,陈铮右手负于背后,泣血刀紧紧贴着背后肌肉,随着发出致命一击。

    咝……

    寂静的雪域之中,突然传来一阵撕裂声。好像有人在暗中撕裂着一块帛布,陈铮心里明白,这绝不是撕布声。而是空气被凌厉的劲力撕碎发出的声音。他精修刀法,与敌厮杀时,刀上蕴含的气劲在瞬间爆发时,也会把空气撕碎,发出的声音与他现在听到的一模一样。

    “敌袭!”

    一瞬间,心灵传来警兆,陈铮猛地后退一丈。

    反应之迅速,动作之行云流水,竟是说不出的美感。于漫天飘雪中,好似一个冰雪精灵,姿态从容,让人目眩神弛。

    嗤!

    泣血刀疾刺而出,像刺穿一片薄纸般,空间破碎,雪花被劲气绞碎,陈铮身融天地,直接斩向声音的来源。

    于一瞬间积聚至巅峰的杀气像火山般爆发,挟着沛然而莫可抗御之势。漫天的雪花中,一股寂灭绝杀之意喷然而出。

    杀生刀法第一重境界,绝灭存心,除己之外,万物皆寂。

    近一年的苦修,陈铮于刀法之上更进一步。杀生刀法在他手中炉火纯青,第一重境界已然大成,甚至领悟到一丝“以死度生”的妙意。

    这一刀绝非侥幸,若非经过不断的苦修,以及无数场的厮杀与出生入死,绝不能达到。尤为可贵的是,陈铮对真气,刀法的控制臻入微妙之境。不到爆发一刻,完全没有丝毫的杀气泄露,令敌人完全生不出感应。

    当!

    血红的刀光与晶莹的冰刀冲击,劲气爆裂,三丈之内形成一片真空,飘落的雪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排斥。

    陈铮借助反震之力,身体猛地后退到五丈以外,精神高度集中,泣血刀横于胸前。暗中催动白骨阴风诀,白骨真气在经脉中狂奔。

    蠢蠢欲动的杀意被陈铮强行按下,整个人似与天地相融,气息全无。无形无质的心力扩散出一丈之外,一切的变化都逃不出他的心灵感应。

    心与意合,意与刀合,气与神合,神融于天地。

    此时此刻,陈铮激发出自己的全部潜力,眼中血光爆射,打量着眼前近乎透明的人影。

    “借雪似形,形如人身,这是雪灵?”

    陈铮心中猛的一沉,他对雪灵并不陌生。寒冰界中就有雪灵出没,黄泉魔宗的常期挂的任务中就清剿雪灵。这是一种怨灵与阴寒气息融合,借物似形后的一种异变灵体。

    出没时无声无息,非先天化境不可敌。雪灵初生,经过十年的积累实力由先天一层进入先天二层。然后外出行动,偷袭生物,吞噬生机,转化生死。

    许多积年雪灵的实力能达到阴神境,形体完全隐匿,非阴神境无法觉察。

    寒冰界的雪灵在黄泉魔宗的不断清剿下,很少出没于冰天雪地之中。虽然雪灵危险无比,但有害就有益。每一只雪灵都会在体内凝聚一块玄玉。

    陈铮对雪灵一知半解,听说过,但却是第一次见到。只是没有想到,寒冰狱第四层竟然蓄养着这种凶残的灵物。

    雪灵行走无声,陈铮以半步先天的实力竟可察觉对方,并在对方发起偷袭的一瞬间发动反击,实力之强,显露出他的真正底蕴。

    一击之后,陈铮不给对方反应时间,当即腾身而起,一刀斜撩而出,正好命中雪灵的胸口要害。以他的灵觉,已经感应出玄玉就存于雪灵的胸口。

    刀光撕裂了空气,任凭雪灵行走如风,依然无法抵挡陈铮集中全力,无坚不催的一刀。

    不过,雪灵的难缠也非虚传,就在陈铮的泣血刀刺中它胸口之际,迅速做出反应,其老辣与迅捷,令陈铮惊讶莫名。

    雪灵善于偷袭,在陈铮暴起发难之际,突然往旁边移动,再朝前一扑,与陈铮错身而过。不等陈铮转变过身来,手中冰刀已再刺向他的后背。

    由被动转为主动,并且发出必杀一击,雪灵的强悍简直超乎想像之外。

    雪灵不惧生死,背后一击超乎寻常,陈铮的反应也不慢。被雪灵偷袭过一次,陈铮已经知道对方的难缠。出招之时,暗中留有三分余地,感应到背后的冰刀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的声音,顿时汗毛炸立,白骨真气呼啸运转,身体猛地拔高一丈。

    嗤!

    身体倒转,头下脚上,一道血光从天而降,刺向雪灵的天灵盖。

    吱!!!

    一声凄厉的叫声,震荡长空,泣血刀从雪灵的头顶直接插入胸口,劲力爆炸,撕碎了对方胸口的玄玉。

    玄玉破碎,灵雪的身体猛地停顿下来。

    陈铮身体落地,收刀疾退,卷起一堆雪花遮挡身体,瞬间施展出鬼影无踪身法,移形换位,催动着气血,赤热的气血透过左掌拍在雪灵身上。

    雪灵的本质是由怨灵与阴气融合而成,既然喜欢吞食生物的生机,又害怕生物气血中蕴含的阳刚之气。

    在陈铮一掌之下,身体就像冰雪遇高阳,瞬间融化。

    叮!

    晶莹之光落地,陈铮猛地向前一扑,在玄玉落地前把它抓在手里。比刚才的碎玉更加冰凉,让陈铮的手掌为之一僵,血液都停止了流动。

    “这么小?”

    陈铮眉头紧皱的看着手中的玄玉,这一块玄玉比刚才得到的还要小了近乎三分之一,几乎想当于小姆指指指甲的一半大。

    “难怪这只灵雪被这么轻易的斩杀。”

    想比刚才受伤,这一次陈铮依然用尽心机,却没有受到一点的伤势,收获自然就比不上第一只雪灵。

    收获大小无所谓,关键是有收获。

    雪灵可不好对付,陈铮只希望不要遇到蕴育完整的雪灵。以第一只雪灵为标准进行对比,遇到拥有完整玄玉的雪灵,陈铮绝非对手。

    斩杀了两只雪灵,陈铮不仅没有志得意满,反而越加小心。收敛了全身的气息,心神融于天地,每一步行走都小心翼翼。

    耳听八方,眼观六路,在纷扬的雪花之中穿梭,既在躲壁着雪灵的偷袭,又不断搜寻感应着雪灵的气息。

    只是陈铮还不知道,在雪灵没有发起攻击之前,阴神境以下的武者根本无法感应到对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