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飘雪,地面积了厚厚的一层雪,一步迈出积雪淹没了脚面,踩在雪面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天空中灰色的云层,雪花洒落,分不清东西南北。陈铮任选一个方向,施展出鬼影无踪的身法,漫无目地的疾驰而行。

    不比前三层,这一层似乎没有危险,陈铮掠出二三里外都没有看到任何的形式的攻击。除了漫无边际,纷纷洒洒的大雪。

    “这一关考验的是什么?”

    陈铮忽然停了下来,脑子有点迷糊了。

    寒冰狱第四层对应的先天化境的高手,先天之下的武者进入此地,非死即伤。因此,就连费无忌在闯入第三层九关后,也没有强行进入第四层。

    半步先天的精气神已达巅峰,初步迈入炼气化神的阶段。心灵敏锐,真气返转先天,与真正的先天化境没有了区别。

    尤其是对陈铮这些积累深厚的武者,已经于半步先天走入极境,普通的先天一、二层武者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正因为如此,前三层对于陈铮而言,几乎没有任何危险的闯了过来。若第四层依然如前三层一样的考验,陈铮有信能够闯过几关。

    事实上是陈铮想多了,若第四层这么简单,费无忌也不会在半步先天境时止步不前。

    果然,陈铮停下没多久,突然一道厉泣声破空而来。

    满天的飘雪被劲力绞碎,形成一片真空。天地之间一道黑而笔直的轨迹,洞穿了虚空,朝着陈铮的脑袋刺了过来。

    陈铮的灵觉,反应已经很迅速了,可当他太骇然拔刀反击时,黑色的轨迹已经刺到他距离脑袋不足一尺之外。

    当当!当!

    三连击,即快又狠,每一招都蕴含着磅礴的真气,真气之中夹糅着一股异样的气息。与陈铮手中的泣血刀对撞在一起,这股气息沿着刀身在一瞬间就侵于陈铮的经脉之中。

    白骨真气如阳春化雪,没有丝毫的反抗力被击溃,异种气息沿经脉过十二重楼,直入识海。

    嗡!

    意识到危险,白玉门突然震动着,洒出千万道灵光,护住识海。

    轰!

    异种气息冲击着保护识海的灵光,好像被人用锤子在脑门中狠狠的敲了一下。眼冒金星,脑袋嗡的一声,整个人的魂儿飘飘渺渺间,已经不在身体之中。

    三枪过后,陈铮晕晕噩噩之间,身体被击飞,抛落在雪地上。浑身筋骨酸软,气血逆冲喷出一口鲜血。

    噗!

    热气腾腾的血液,在雪地上不断扩散,片刻后,地上一滩血水。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块鲜艳的红色的布。在茫茫白雪中,耀眼,亮目,天地之间凭空增加了一分颜色。

    陈铮没想到袭击来的这么突然,施出浑身解数连挡三击,整个的气息变的萎靡。或许看到陈铮失去了反击力,一道幻影显化,就像是透明色的。

    幻影发出一声低微的嘶吼,漫天雪花向它汇聚,压缩成一杆冰雪之枪。

    嗤!

    冰雪之枪对准陈铮临空一击,枪势变化如若江水漫堤把陈铮卷入其中。一道道冰雪之枪划出的残影,凝而不散,就像有无数人持枪包围在四周。

    就在枪影漫出,陈铮忽然咳嗽一声,身影从雪地上消失不见。

    一抹血光腾空而起,在漫天的枪影与雪花之中绕飞舞动。就像是在刀丛中起舞的精灵,灵活而巧妙的在枪影中钻来钻去。

    突然一道轻微有脆响,就像是戳破了气泡,噗哧一声,幻影被击碎,化为雪花飘落。

    叮!

    一点晶光夹杂着雪花飘落坠在地面,片刻间就被白覆盖。恰在此时,血光落地,露出陈铮的身影。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陈铮吐出一口鲜血,环顾四周,雪花洒落,天地茫茫。若非地面一片狼藉,连他自己都误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好厉害的攻击,刚才的反应只要稍差一点,如今躺在地上就上就是我了。”

    陈铮右手持刀,暗运真气平复涌动的气血。从空间口袋中掏出一粒黄芽丹扔进嘴时,丹药入口即化,一股温和的气息从喉咙流下,漫延全身。略有憋闷的胸口在温和的药力滋润之下,渐渐好转。

    这黄芽丹还是陈铮在上一个世界时,哀劳山掌门张秋水送给他的呢。陈铮一直没有使用的机会,现在排上用场了。

    等到气息平复,陈铮心中突然一动:“刚才好像有一点晶光落地,难道就是黑狱殿主所说的玄玉?”

    陈铮衣袖挥动间,地面的雪花抛飞,空地上一块冰晶一般的晶体呈现在眼前。俯身拾起,入手冰凉,好似一块冰屑。冰掠的气息融入手心,沿经脉流窜。瞬间,陈铮全身被这股冰凉气息包裹,一口闷气呼出,内伤便已好转一半。

    “好奇妙的冰玉!”

    此时,他哪里还不明白,手中的冰屑就是他要寻找的玄玉。打量着手心中的玄玉,陈铮露出一丝惋惜,这块玄玉并不完整,似乎缺失了三分之二。

    想到黑狱殿主所说的十块玄玉,陈铮一阵头疼。刚才他险死环生才击杀幻影,得到三分之一的玄玉。若要集齐十块玄玉,还要再杀二十九个幻影,也不知三十块破碎的玄玉能否抵的上十块完整的。若是黑狱殿主只要完整的玄玉,陈铮就彻底捉瞎了。

    “我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希望幻影的实力不是以掉落的玄玉的完整度来衡量。”

    不怪陈铮这么说,刚才的幻影差点把他击杀。若是掉落完整玄玉的幻影,岂不是说对方的实力要增强三倍。

    对于武者而言,实力相差三倍,已经是质的提升了。刚才的幻影,其实力已然达到了先天一层,再提升三倍实力,至少相当于先天三层的武者。

    把玄玉装入空间口袋中,陈铮继续前行。不管黑狱殿主要不要破碎的玄玉,这等奇物遇到了就不能放过。

    经历过一次偷袭,陈铮小心了许多。心灵凝聚,思感向四周扩散,周围一丈之内的动静都逃不过他的心灵感应。

    施展出鬼影无踪身法,飘忽莫测,绝不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方向停留超过三息。左右飘忽,形迹捉摸不定,就像随风舞动的影子,没有固定的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