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过火焰山,温度迅速降低,一道火焰形成的旋涡出现在山脚下。黑色的火山灰覆盖在山坡上,临近山脚时,各种奇形怪状的火山岩石,笔直挺立,或弯曲古虬,组成了一片石林。

    火焰组成的旋涡就在出了石林的尽头,跟街头杂耍的火焰圈差不多。雄雄火焰燃烧着形成一个圆圈,中间空洞,黑洞洞的看不到底,不知通往哪里。

    寒冰狱的入口是由阴气混同种种的阴邪气息形成不同,这一道入口是由火焰构成。既然是入口,就不会有致命的危险。陈铮震动筋骨,劲力透体于外形成一层护罩,脚尖轻轻点向地面,腾向而起。身在半空又往石柱上点了一下,头前脚后,平飞入火焰洞内。

    灼热的气流包裹着全身,被陈铮布在体表的劲力排斥。就在钻进一个滚动的圆筒里,分不清上下左右,突然一阵晕眩感,眼前豁然开朗。

    清风徐徐,乱入毛孔之中,一瞬间就把浑身的燥热吹的一干二净。

    “这里就是寒冰狱的第二层?”

    陈铮打量着眼前的世界,青色的气流组成的天空,不断翻滚着,光秃秃的地面,没有任何的生机。除了真实感受到的风,再没有其他,这是一个风的世界。

    进入寒冰狱前,曹进与介绍过寒冰狱的前三层。第一层火炼狱,陈铮轻松闯过。如今是第二层,风劫狱。

    沿着风吹来的方向行走,感受着清风吹在脸上的柔和,就像一层轻纱罩在脸上,轻轻拂动,有些痒痒,有些骚动。

    若就这样一直往前行走,一直享受着清风的抚动,绝对是一件让人惬意,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清风无孔不入,吹在人的心头上,让人变的懒洋洋,生出一种就地休息一会儿的念头。

    嗡!

    突然一声刀鸣,让陈铮的心神猛地一跳,眼中暴出一道血光。先前的轻绵绵,无精打采的样子在一瞬间消失。

    “好厉害的风,竟能干扰精神。若我真的中途休息,恐怕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陈铮想的一点都错,曾有阴风山弟子在这一关中,精神被干扰真的坐下休息,片刻后就感觉到浓烈的睡意,最终在睡梦中,精神消散而亡。

    往前走了一百来丈,风力忽然变大,陈铮已经闯出第一关,进入第二关。

    第一关干扰精神,好比催眠,第二关就是强行干涉精神,屏闭人的五观六识,让人产生,不知身在何处。到了第三关时,徐徐轻风吹来,风力化作精神攻击,穿过身体,粗暴的冲击人的精神,一连九波,一旦抗不住,就会被击散精神,变成活死人。

    除了第一关的攻击,毫无痕迹,让陈铮差一点就着了道,第二关与第三关,对半步先天以下的武者或许是最具威力的,但在陈铮眼中不值一提。

    第四关,风力不再是精神攻击,而是穿过的人皮肤,从毛孔中进入,吹动的人筋骨,气血,甚至五脏六腑。

    陈铮修行过蛮荒世界的无名功法,钢筋铁骨,气血如铅贡,风入体内跟挠痒痒差不多。

    ……

    第六关更具特色,好似在水中潜行,无处不在的压迫力,无处不在的阻碍力,让人难以前行。而且,这种压迫力与阻碍力在不断的变化。陈铮在体外布下一层劲力。震动筋骨,随着劲力的变换,与无处不在的风力相互较劲,并让其化作自己的动力,速度骤然加快,第六关不攻自破。

    对陈铮而言,第六关并没有难度;但对后天七层以下的武者来说,奇经八脉未通,真气无法构建大周天,想要轻松闯过这一关,难度极大。第一层消耗真气过度,很可能受困于这一关,导致失败。

    进入第七关,风力骤然加剧,空中青色的气流剧烈翻动着,好似世界末日来了,无数的龙卷风接天连地,形成一条条青黑色的巨龙,毫无规律的移动着。

    陈铮脸色微微一变,直接施展出鬼影无踪身法,避开侵袭而来的龙卷风。这些龙卷风的吸摄力极强,若不能提前躲避,一旦进入龙卷风三丈之内就会被吞噬。即使陈铮的修为,都无法抵抗龙卷风的吸摄力。

    无形无色的风,在这个区域内被浓缩,形成黑色的龙卷风。急速旋转着,一道道风力被甩出来,形成青色的风刀,割裂了空气,发出滋滋的尖锐身。

    滋啦!

    突然一道风刀从背后急速飞来,陈铮躲避不及,在胳膊上留下一道切口,殷红的鲜血流出,瞬间就染红了他的手臂。

    一百丈的距离并不长,以陈铮施展鬼影无踪的速度,十几息的时间就闯了过去。

    嗡嗡嗡……

    天地震动,好像有一位无上的高手在挥舞着长刀,斩破了天地,破碎了虚空。

    虚空震荡间,发出奇妙的声音。突然一道青色的风刀,带着一往无前的刀势向着陈铮劈来。

    噗!

    三尺长的风刀所过之处,空间被割裂,青黑色的空间缝隙,就跟怪兽张开了嘴要把他吞噬了。陈铮的脸色终于变了,这一记风刀的威力堪比他全力一刀的威力。

    躲过一刀,第二刀接踵而来。无处不在的风在瞬间汇聚,压缩,形成一口三尺长的青色利刃。

    光有多快?

    风刀散发出青蒙蒙的光晕,在陈铮眨眼皮的功夫内,嗤的一声,从四五丈外斩到他的身前。速度之快,就如同一道光束,陈铮根本反应不及。

    噗!

    识海中灵光预警,几乎是下意识的侧身,青色的风刀贴着陈铮的皮肤擦过。陈铮全身的汗毛炸起,皮肤上浮出一层汗露。

    “好险!”

    瞳孔忽然收缩,又扩张开来,一股寒气由心底冒出。刚才若是躲避不及,就要被风刀一切两半,死于非命了。

    此时,他现示敢大意,精神高度集中,也不敢施展鬼影无踪身法,亦步亦趋的往前行走。风刀的袭击毫无征兆。往往当你看到风力汇聚,压缩成风刀时,它的攻击就已到了你的眼前。

    一旦施展轻功身法,遇到风刀突袭时,必然要变换劲力,浪费时间,导致不可测的后果。

    一百丈的距离,每往前行走十丈,就有一道风刀突袭而来。正面,侧面,天空,地面,四面八方,天空地下,防不胜防。

    陈铮心有所悟,这一关是考验武者的应变能力。

    进入第九关,十丈之外站着一人。如在第一层时的九个火人。这一层的第九关,风力也同样凝聚出了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