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要闯寒冰狱?”

    一夜无话,第二天时曹进很早的就过来,刚说了没两句话就听到陈铮要闯寒冰狱,惊讶的叫了一声,随后对陈铮劝了起来。(书=-屋*0小-}说-+网)

    “你也太着急了吧?”

    陈铮摇着头,很坚定的说道:“留给我腾挪的时间不多了,我要在了最短的时间内得到幽泉掌院的举荐。”

    曹进一头的雾水,没有听懂陈铮话中的意思,讶然问道:“举荐什么,怎么又跟幽泉掌院牵扯上关系了?”

    曹进满脑子的问号,虽然没有听懂陈铮话中的意思,但他不傻,知道陈铮心里憋着一个大招呢。脑子里电光火石般把陈铮的话串联一起,灵光一闪间就突然一掌拍向自己的脑门,目光骇然的看着陈铮,惊声叫道:“你要突破先天化境?”

    太不可思议了,他知道陈铮深不可测,以他后天十层的修为竟然都探测不到深浅。可他真的没有想到陈铮的修为已经到了这一地步,从半步先天晋升先天化境,这需要深厚的积累,要走到半步先天的极境之内,方能一举打破屏障,臻入先天化境。

    无论是天下绝顶宗派的弟子,还是普通的散修,往往会在半步先天境内停留极长的时间,甚至故意压制自己的修为,不断夯实自身的基础,然后在突破先天化境时一飞冲天。

    从后天一层到后天十层,也许只要五六年就能达到,但从后天十层到先天化境,可能要十年之久。不是修行困难,而是故意如此。这就如同酿酒,窖藏的时间越久就会越醇正。

    陈铮修行至今,满打满算也只有六七年,竟达到了晋升先天的地境。曹进不相信陈铮会如此短视,为了晋升先天化境而自废前途。再者,以常规方法晋升先天,充其量达到先天五层,打通十五条络脉,但与费无忌的先天八层依然如云泥之别。

    所以,陈铮若是突破先天化境,必然是一飞冲天之势,打破先天五层的壁障,一举凝聚罡气。

    让曹进难以置信的是陈铮如何在短短六年时间里积累起如此庞大的底蕴。要说外界的修炼资源与环境强过黄泉魔宗,曹进绝不相信。

    既然陈铮要闯寒冰狱,以此得到幽泉掌院的举荐,曹进也不好再劝。

    “你准备什么前往寒冰狱?”

    “一会儿就去,不过还要曹兄为我引路。”

    话说,陈铮作为黄泉魔宗的弟子竟然不识自家宗门的地理。

    曹进点了点头:“没问题。”

    寒冰狱位于阴风山西北七十里外,这里万物凋零,生机不存,常年吹着冰寒如刀的强风。阴森的气息渗透了每一寸土地。三面环山,寒风被阻挡并回旋,形成一个直径十米左右的漩窝。

    漩窝汇聚阴煞之气,不断的压缩后变的青黑色,好像进入地狱的通道,故尔有寒冰狱之称。

    这个游窝没有联通地狱,反而是寒冰狱的入口。入口处,至阴至邪,冰寒彻骨的气息与各种死气,尸气,阴气,煞气等一切负面的气息融合,最终使的百丈之内成为一个绝地。

    就在寒冰狱入口百丈之外,一座黑色的石殿突兀的出现在眼前。

    “这是黑狱殿,进入寒冰狱时必须在这里报备。”黑狱殿前,曹进介绍道。

    “黑狱!”

    名字给人一种邪恶之感,大殿散发出的气息更让人有一种压抑,绝望,死寂的感觉。站在黑狱殿前,就像站在一尊凶残极恶的凶兽面前,随时会被一口吞噬。

    “我在外面等你!”

    曹进的表情中透露出一线忌讳,没有随陈铮一起进入黑狱殿。陈铮也没有多想,点了点迈步进入黑狱殿。

    黑狱殿无人把守,殿内空荡荡一片,看不到一个人影。

    “奇怪,怎么一个人都看不到?”

    就在他心生疑惑之时,突然一道阴冷邪异的气息充塞整个大殿。阴风嚎哭,阴冷的气息幻化出各种厉鬼,发出尖锐的叫声。

    “小子,你是谁的门下?”

    厉鬼之中,一道人影显化而出,灰枯的头发乱披着,周身槁枯,只剩下一层干枯的没有一点水分的肉皮包裹着骨头。身上披了一件白色粗麻布袍,腰上缠着麻绳,像是在给人披麻带孝。

    乍一看就像一具骷髅,眼框中散发着幽绿的光芒,好像两团鬼火。再看他的口与鼻时,陈铮的目光像被无形的力量纠曲了,只看到对方的脸上笼罩着一层迷雾。

    眼前之人,人鬼皆非。

    声音更是像夜袅的嗓子被捏住后又灌了一把沙子,听在耳中难受之极。

    这是一位修为深不可测,甚至超过幽泉的高手,陈铮不敢怠慢,连忙拱手说道:“阴风山陈铮,见过前辈!”

    “阴风山的弟子?”

    这人声音中露出一丝疑惑,随之,问道:“你要闯寒冰狱?”

    “正是!”陈铮恭声应道。

    “把你的玉符递来!”

    此人话音刚落,陈铮解下玉符,以真气虚托,缓缓送入对方眼前。

    “咦!”

    这人接过玉符后,惊咦了一声,眼框中的两团鬼火看向陈铮,散发的幽幽绿光让陈铮浑身一冷,好像被一只千年道行的怨厉之鬼上了身。

    “白骨真气!”

    此人伸手在玉符上一摸,抽走了陈铮依附在上面的真气,然后又带着惊讶的说道:“很久没见过修炼白骨阴风诀的弟子了,你的心不小呢,是要一飞冲天,直接迈入先天巅峰吗?

    进入寒冰狱中,给老夫收集十块玄冰玉。”

    此人手指凝聚一点幽光直接打入陈铮的玉符之中,然后把玉符抛向陈铮。

    “玄冰玉?”

    接到玉符后,陈铮面带疑惑的低声道。

    “没错,就是玄冰玉。只有寒冰狱中的才会产生,虽然不太好找,但以你的修为只要稍稍冒点险,还是不难找到的。”

    此人说的轻松,陈铮却腹议道:“所谓的稍稍冒险,恐怕与九死一生也差不多吧!”

    “弟子遵命!”

    此人修为深不可测,坐镇黑狱殿,陈铮不敢拒绝。

    本来以为此人还要说几句话的,没想到陈铮刚答应,对方的身形像泡沫般消失。陈铮都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消失的,甚至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让他心中猛地一震,骇然不已。

    从黑狱殿出来,曹进迎了过来,急声问道:“见过黑狱殿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