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泉冲着陈铮瞥了一眼,见他好像一个野人一样,满面风霜,嘿嘿说道:“刚回来就跑到老夫这里,是为了进入黄泉洞天的事情吧?”

    陈铮恭声说道:”弟子久不在宗门,特来向掌院请教,不知如何才能进入黄泉洞天?”

    幽泉没有卖关子,如实相告:“进入黄泉洞天并不难,只要你闯过寒冰狱的三关九层,再由本座兴荐,就可以进入黄泉洞天潜修。”

    陈铮闻言,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幽泉,惊叫道:“这么简单?”

    以陈铮现在的修为闯过寒冰狱的三关九层,简直太容易了。他自忖平时也没有得罪过幽泉,神都争夺的名额都送给了对方,区区一个举荐,对于幽泉来说就是举手之劳。

    谁知陈铮高兴不到片刻间,幽泉一瓢冷水浇了过来。

    “小子,你以为这样就能进入黄泉洞天吗?”

    陈铮猛地一怔,惊讶道:“怎么,您不是说闯过寒冰狱三层九关,再有您的举荐就能进入黄泉洞天的吗?”

    “嘿嘿!”幽泉冷笑一声,目光不屑的瞥了陈铮一眼,幽幽说道:“你也不是初出茅庐的三岁小孩,怎么会这么天真。闯过寒冰狱三关九层,再有本座的举荐就可以进入黄泉洞天,这是宗门的规矩,谁也不敢破坏。

    但上有所想,下必奉行;有些看不见的潜规矩,即便本座也要遵守。你也是一方之主,不会不明白吧?”

    幽泉的话刚落,陈铮的脸色顿时变的阴沉无比,好像阴云汇聚,能滴出水来了。

    看来到哪儿都有看不见的规矩存在,说到底还是拳头的问题。谁强,谁就是规矩的得益者;反者,就要遵守规矩。

    “强者为尊,弱者受之!”陈铮沉声说道。

    幽泉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神色,道:“你明白就好。当年,费无忌还是半步先天时,本座都要让其三分。如今对方晋升先天后一飞冲天,修为已至先天八层,只需要再积累一段时间就能臻入先天九层,然后渡过风火雷三劫,就是阴神境宗师,与本座同一层次的高手。宗门之中,不只是本座,阳神境以下哪个不让他几分,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他若要为难你的话都不需要赤膊上阵,只要透露一点意思,有是是人讨好他。所以,你要进入黄泉洞天,寒冰狱不重要,本座的举荐也不重要。

    我说这么多,你能明白吗?”

    陈铮点点头,面沉如水的说道:“费无忌才是关键!”

    “你心里有数就好!”幽泉也不多说,冲着陈铮一挥手,道:“我对你是看好的,你好自为之!”

    二人非亲非故,幽泉不可能为自己得罪费无忌,陈铮心里很明白。看到幽泉挥手送客,便起身拱了拱手道:“弟子告退!”

    出了幽泉的别院,陈铮向着自己原先的住处行走。一路上脸色阴沉,眉头紧皱。

    费无忌还在阴风山时,便极为霸道,以幽泉阴神境的修为,都不愿得罪对方,任由费无忌横行无忌。如今,费无忌晋升先天,且一步登天迈入先天八层。不久的将来,更是要渡风火雷三劫,臻入宗师之境,就更没有人愿意得罪他了。反而,会有无数的人为了讨好费无忌,对陈铮出手。

    一名半步先天的外门弟子,名声不显;一名即将踏入阴神境的宗师,前途无量,是个人都知道如何选择。

    “看来要往修罗殿一行了!”

    当初在神都时,陈铮与幽泉以名额交易,幽泉也答应助他一臂之力。幽泉在刚才看似要置身事外,陈铮从他的话中听出来,只要自己闯过寒冰狱的三关九层,就有得到他的举荐。

    这个举荐并没有硬性要求,必须要给陈铮的。这就给了人钻漏洞的机会,举不举荐,什么时候举荐,只在幽泉的一念之间。

    若是幽泉为了讨好费无忌,拒绝对陈铮的举荐,把他按在阴风山三年五载,难道陈铮还敢大闹宗门吗?

    说白了,真要如此,陈铮连个申冤告状的地方都找不到。

    黄泉魔宗是没有执法殿之类的机构的,强者为尊,弱者受之。被人打压,被人迫害,有本事有后台就去报复回来,什么都没有的只能忍受着。

    一路无话,陈铮没着熟悉的道路向着曾经住过的地方走去。

    六年未归,阴风山的变化极大,许多建筑都被拆卸了。阴风山并没有给新入门的弟子们准备居所,所有居所的地方都是自己搭建。随着众人的修为不断提升,由下院升入上院,居所就被人拆掉了。

    陈铮也不知自己的居所还在不在,一路走过,当初热闹的阴风山下院显的清冷极了。没用太多的时间,陈铮就到了居所的位置。

    破旧的木屋,乱石丛丛。相距不远的地方是一片废墟,依稀还能看出被火烧过的痕迹。这废墟就是陈铮在阴风山的居所。

    “看来我逃出宗门后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他能想像到,自己逃出宗门后,费无忌麾下的人迁怒于自己的居所,一把火烧掉以泄私愤。

    不只是居所被烧,与他交好的曹进、瘦猴等人,肯定也会被打压,日子不太好过。

    居所被焚,曹进等人的住处也已荒废许久,一时之间,陈铮竟然不知何处何从。就在他准备再造一间木屋,一阵破空声传来。转身看去,见一名玄衣弟子急弛而来。

    “是陈铮师兄吗?”

    这名弟子的年龄不大,只有十八九岁。虽然陈铮的年龄相仿,但脸色的稚气依然未退。不像陈铮,六年的时间形象大变,几乎看不出他的真实年龄。

    陈铮点了点头,道:“正是!”

    “黄宇重见过陈师兄!”这名弟子连忙拱手作揖,道:“曹师兄让我来接陈师兄的,这是他的玉符。”

    可能是怕陈铮误会,黄宇重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符递到他的面前。

    很普通的一块玉符,正面刻着曹进两个字,玉符中封存着一道气机,陈铮依稀记的与曹真的气机一般无二。

    像这种身份玉符,在黄泉魔宗是没有敢伪造的。陈铮不疑有他,把玉符收起后,道:“带我去见曹进!”

    “陈师兄请随我来!”

    黄宇重很恭敬的说了一句,施展轻功向着阴风山上院急掠而去。陈铮不紧不慢的跟在他的身后,与黄宇重保持一丈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