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五个人,穿着黄泉魔宗的制式武士服。为首的二人穿的是黑色服,其中一个左臂齐肩而断,剩下三个都是玄衣。

    这是阴风山外门弟子特制服饰,以寒蒿麻丝织就,防寒效果一流。

    陈铮早就发现五个人的行踪,而且一眼就认出了两名黑衣弟子。断臂者是刘柄权,另一人是陆松。当初他逃离阴风山,在奈何桥被截击,其中就有这二人。

    “没想到还没有踏入山门就遇到旧日仇人!”

    陈铮盘坐在火堆前,一边翻动着眼前的烤肉,一边在心里嘀咕。

    六年多未见,刘柄权与陆松变的越发成熟,气势沉稳,修为也提升到了后天九层。尤其刘柄权的气机与天地相融,已然参透了天人合之一境。只是对方的右臂被他斩断后,身残体缺,一只脚踏入半步先天,另一只脚被阻在门外,想要彻底破入后天十层没有特殊的机缘是不可能了。

    断人前途如杀人父母,相比陆松的杀兄之仇,刘柄权对陈铮的恨意更浓。

    离宗六年,陈铮从一个稚嫩的少年变成个弱冠青年,无论相貌还是气质,截然变成两个人。刘柄权与陆松一时之间没有认出陈铮也在情理之中。

    打量着陈铮,刘柄权的眉头皱了起来。陈铮上身着皮坎件,脚蹬鹿皮长靴,好似完全没有意识自己一行人的到来,全精贯注于火堆上的烤肉。

    敏锐的灵觉让他感应到陈铮身上危险的气息,使的刘柄权不敢造次。这里临近黄泉魔宗,刘柄权从对方的身上感应到一丝熟悉的气机,确实对方是同门,只是他搜遍脑海都记不起来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此人。

    “难道我的记忆能力退化了?”

    明明看着熟悉无比,就是想不起来,让刘柄权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看到刘柄权表情纠结,陆松上前一步冲着陈铮拱手作揖道:“在下阴风山陆松,不知师兄如何称呼?”

    他也察觉到陈铮的深不可测,但不确定陈铮的修为,不愿平白得罪人,态度恭敬的对着陈铮拱了拱手,小心询问道。

    六年是一个不短的时间了,足以让一个少年变成孩子他爹。陈铮没想到这二人已经完全不记的自己了,不由发出一声叹息:“尝闻沧海桑田,才只六年时间,二位就不认的陈某了吗?”

    陈铮突然从地上起身,转过身来看向刘柄权与陆松。

    刘柄权看到陈铮腰间挎的泣血刀,脸色骤然大变,眼中暴出一团寒光,全身颤抖着,用手指着陈铮。

    “陈铮!”

    刘柄权几乎要把牙齿咬碎,表情扭曲的盯着陈铮。

    怎么能忘记,这六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是想着眼前这个人,即使在梦里都不得生啖对方的血肉。

    刘柄权的声音入耳,陆松脸色顿时大变,呛的一声抽出长剑,指向陈铮,恨声叫道:“陈贼,你还敢回来?”

    陈铮这个名字似有种魔力,让三名玄衣弟子不由后退一步,全都拔出长剑,神色紧张的看着陈铮。

    当年,他们还是麻衣弟子,就听说了陈铮的凶名。在陈铮逃离宗门的这些年里,这个名字已经被彻底妖魔化了,更成为了一种禁忌。

    三名弟子互相地视,眼中露出一丝惧意。

    “嘿嘿……”

    陈铮一手搭在刀柄上,看到刘柄权咬牙切齿,变的扭曲的双脸,陆松眼中直欲喷火的仇恨,好似遇到多年不见的好朋友,轻松的打起了招呼:“六年未见,二位越发精神了!”

    “陈贼,拿命来!”

    陆松忽然怒吒一声,手腕用力一震,长剑化作一道迅疾的光芒刺向陈铮的胸口。

    “杀!”

    看到陆松出手,刘柄权毫不犹豫,身体猛地突前向陈铮冲过来。左臂伸手,五指张开化作一道掌印拍出。

    被陈铮斩断右臂后,他就弃刀习掌。因为心中充满了仇恨,反而激发出身体的潜能,修为不降反升。一门左手掌法让他修炼的出神入化,厚重如山,更是寄此掌法领悟到一丝意境,迈入天人合一之境。

    刘柄权与陆松是生死相交,二人如影随形,多年来养成的默契,已经形成一种本能。在陆松一剑刺出时,刘柄权几乎不经思考,身形猛的突进,一掌拍出,对陈铮形成干扰。而后,身体在瞬间化作一道残影,横移三尺,与陆松形成夹击之势。

    看到刘柄权与陆松出手,三名玄衣弟子对视一眼,眼中露出一道杀气冲向陈铮。

    唰!

    轻微的破空声响起,陈铮没有一点预兆的火堆旁消失。

    铛!

    陆松的剑法已经很快了,先发而至,却只是刺中陈铮的一道虚影。随之,他手中的长剑被一股刚硬的力量击中,一声清脆的响声后,陆松脸色大变,被震的后退三四才停下。手腕骨传来锥刺般的痛苦,虎口麻木失去了感觉。

    双眼睛露出惊骇之色,好像遇到极度恐怖的事情,整个人变的呆呆傻傻。,

    陈铮都没有用出全力,连刀带鞭磕在陆松的剑身上,就把对方击退。行走如流水,在原地留下一道影子,真身就已拦在刘柄权的面前。

    左手轻飘飘,毫无力道的拍出一掌。

    啵!

    很轻微的一声爆鸣,但在刘柄权的耳朵里,不亚于晴天霹雳,让他浑身如雷击中。

    噗!

    刘柄权仰面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倒飞而起,扑在火堆上。火堆被他的身躺击的四溅,烤肉沾了煤灰,直接被压扁。油渍沾在衣服上,瞬间燃烧起来,刘柄权连忙打一个滚,压灭身上的火焰,腾身而起。

    一击就让刘柄权与陆松受伤,骇的三名玄衣弟子肝肚胆俱裂,强行逆运真气,身体向后退去。

    噗噗……

    一连三声闷哼,三名玄衣弟子的脸上浮显出一团红晕,气息变的萎靡。显然是被逆转的真气反噬,冲击腑脏而伤。

    “怎么可能……”

    轻轻一招就把自己重伤,陆松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才六年的时间啊!”

    陈铮的修为提升的太快了,快的让陆松感觉到绝望。陈铮当年逃离阴风山时,修为还不如他,若非仗着鬼影无踪身法以及一式妖邪的刀法,早就死于围攻之下了。

    感受到彼此巨大的差距,陆松绝望了,心智几近崩溃。

    这六年来,陈铮是他信念坚定,修为突飞猛进的力量源泉。如今,他的信念与紧定,被陈铮一击而碎。

    不只是陆松在崩溃,刘柄权也处于崩溃的边缘。

    胸腔火辣辣一片,凝练如铁的真气钻入体内,不断破坏着刘柄权的气血。阴森冰寒,蕴含着一缕锋利气息的真气,击溃了他的真气,冲入心肺间的经脉。

    “噗!”

    又一口鲜血吐出,溅在冰雪地面,殷红的妖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