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有九域,中域被大离皇朝占据,划分十九州,为世界中心,精华之地。人杰地灵,英雄倍出。

    中域之外有八域,东北极北之地常年被冰雪覆盖,被称为寒冰域。这里气候寒冷,有些极端的地方能把百炼精精钢冻碎,这里是人人谈之色变的苦寒之地,外域魔窟。

    魔道八派之的黄泉魔宗就坐落于此,从立派到现在已有几千年了。

    对于凡人而言,一生不过百年。

    一千年是个极度漫长的时光,足以让苍海变桑田,遗忘了历史。两千年,乃至三五千年,足够埋葬一个时代了。

    连黄泉魔宗的弟子都不知道自家宗门存在多少年了,这是一段很漫长的历史,漫长到人们都忽略,甚至忘记了。

    生在大离皇朝,见惯了繁华似绵,完全想像不到寒冰界的荒凉与严酷。千里不见生机,只有白雪覆盖着茫茫冰原。

    若有大离皇朝的人突然来到这里,几乎不敢相信是与大离皇朝同在一片天地之间。

    寒冰界最可怕的不是冰天雪地,也不是严酷到极端的寒冷,而是变幻莫测的气候。前一刻还是万里碧空蓝天,下一刻就狂风暴雪。

    上午还是一座冰川,有可能到下午就变成雪原。

    气候变幻不定,地理经常变换,一旦在冰原上迷失了方向,就等于进入死亡倒计时。

    陈铮穿着一件兽皮坎件,脚下是一双过膝的鹿皮靴。泣血刀负于后背,双手缩在袖子里,从一道十丈宽的冰沟上空掠过,落在对面。

    在不有暴风雪的日子里,寒冰界的天气很有规律,上午碧空蓝天,下午铅云笼罩。有经验的人,都会在上午赶路,到了下午就会觅地宿营,以免迷失方向。

    此刻,天空被乌云遮挡,气温骤然下降,再往前走很可能会迷失方向,陈铮停在冰沟岸边,环顾四方,视线之内没有可供栖身的地方。回头看了一眼冰沟,深不见底。这里不是宿营的好选择,万一在晚上刮起暴风雪,就会被埋葬在冰雪之下。

    乘着还能分辩方位,陈铮催动真气,鬼影无踪全力施展,在冰原之上急速奔行。一口真气不泄,足足飞奔出三四十里外,才找到一座能够窝风的小冰山。

    铛!

    一串火花溅落,泣血刀砍在冰山上,把陈铮震的后退两三步,虎口一阵发麻。看到坚硬如铁的冰山,陈铮吸入一口冷气。

    “好硬的冰山!”

    以他的经验,眼前坚硬如铁的冰山肯定存在很长时间了。在这里宿营,足够抵御突来的暴风雪。

    陈铮运足真气,泣血刀尖上锋利的刀芒好似蛇信一般吞吐着,发出滋滋的声音,被陈铮缓缓推向冰山。

    滋……

    刀芒切割冰山,发出尖锐的声音刺的人耳膜生疼。一块方卓大小的冰块被他切出来,陈铮如法炮制,在冰山上开出一个仅供容身的冰洞。

    冰川雪原之中,很难找到燃料。所以,行走在冰原的人在猎杀猎物后也只能生食。茹毛饮血,如同野人,也放大了人的兽性。

    天快黑了,陈铮的空间口袋中还有干粮,不准备寻找猎物。钻入冰洞后,用冰块挡住洞口,开始闭目打坐。

    昼去夜来,一阵嘶吼声由远及近,好似有大群的野兽不断靠近。陈铮睁开眼睛,目中闪过一道血光,而后又闭上双眼。

    不是野兽,是暴风雪来了。

    野兽般嘶吼的声音,是暴风袭卷天地,撕裂了空气发出的音爆声,由于距离太远,传到陈铮藏身的冰山时,就变的如同兽吼。

    没有等待太长的时间,本来滴水成冰的气温,再一次降低。极端低温之下,空气变成了锋利的刀子,以陈铮的修为,都有些承受不住。好像被千刀万剐,又似被人拿着铁涮子在皮肤上刷。

    冰寒的气息渗入体内,尤如无数的虫蛀在啃咬骨髓,酸疼麻痒,叫人心烦意乱。

    这个时候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强行忍受,让自己的心静下来,然后运转功法,以此忘记身上的痛苦。

    在极端冰寒的环境下运转功法,入定静修,借此抵御冰寒,是每一个黄泉魔宗弟子都要掌握的技能,并且要烙印到骨髓里,成为本能。

    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人,性格坚韧,心性也变的如同暴风雪一般酷烈。

    暴风消逝,铅云消散,阳光洒落在雪域冰原,反射着五彩缤纷的光芒。

    嘭!

    冰块四溅,一道人影从冰山中冲出,朝着阳光升起的方向纵掠而行。

    哧!

    突然一道血光从天而降,斩入冰雪之中。随后,血泉喷起,一道白影从冰雪下冲天而起。白影刚冲到最高处,正往下坠落,血光再次袭杀而来。

    噗!

    凌厉的锋芒直接斩入白影体内,阴森冰寒的气息在一瞬间冻结了对方的气血,凝炼的真气中蕴含的一缕刀势爆发,斩碎了白影的心脏。

    扑嗵!

    白影从天空坠落,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血光环绕半周,突然消失,便又听到“呛啷”一声,竟是一口钢刀入鞘。

    陈铮看着脚下的冰兽,形似猎犬,但比猎犬要小一号。腹部有一道尺长的伤口,几许把它分为两半。

    剥皮剔骨,清洗内脏。

    今天的运气不错,陈铮找到一处露天煤层,终于能吃一口热食了。

    冰原中的煤有一个优点,就是燃烧后没有烟尘,而且异味较轻,用来烧烤食物是最好不过了。

    一堆火燃起,上面烧着猎物,黄油滴入火中,发出噼啪的声音,然后“滋滋”冒出一股油烟。

    尽管燃起火堆,但火堆下面的冰层一点都没有融化的迹象。

    陈铮屁股下垫着冰兽的兽皮,翻滚着烤肉,很有耐心的等待着食物被烧熟。

    距离黄泉魔宗已经不远了,陈铮都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阴风山散溢而出的阴气,以及浓浓的死亡气息。

    就在陈铮烧烤时,冰原上出现一行黑影。许是看到了火堆,径直向这边走来。

    这一行人的修为且不论,轻功身法却不弱,行走在雪面上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速度很快,看似二三里的距离,茶盏时间就到了。

    站在十几丈外,其中一人盯着陈铮的侧脸,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情,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他总觉得陈铮很面熟,却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