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日落,光阴流转,十多天的跋涉之后,陈铮终于出了燕山进入茫茫丛林之中。

    酀州已入晚春,气候回升,大地变绿。此时的东北荒野之中依旧是茫茫雪原。阴退阳生,昼夜转变,陈铮从入定之中醒来。

    催动劲力运转全身,气血流动间筋骨发出一阵“噼哩啪啦”的爆响声,让陈铮的体温迅速回暖,僵直的关节变的灵活起来。

    陈铮目中闪过一道血光,昨天气温下降,以他的修为都感觉到一丝寒冷。

    寒风吹进山洞,在地面上结了一层雪霜。起身走出洞口,陈铮神色一怔,只见灰蒙蒙的天空,铅云覆盖了大地,纷纷扬扬的大雪飘落。大地一片银裹素妆,竟然下起了暴雪。

    酀州都要入夏了,这里还在下大雪。鹅毛般的雪片把整个天地变成混沌一片,以陈铮的目力都看不到三丈之外。

    狼王中蹲俯在山洞口,看着茫茫大雪,眼神一片懵懂。它生活在燕山,见惯了大雪,可像现在这种暴雪还是头一次见到。只是在洞外转了一圈,身上就裹了一层厚厚的白雪。

    这么大的雪,根本无法出行。狼王不比陈铮,可以做到踏雪无痕。它刚才试过了,从洞口走出三四丈,就被半埋在雪里。

    “嗷呜!”

    看到陈铮走到洞口,狼王扭头呜咽一声。

    “好大的雪!”

    陈铮看着天地间一片茫茫,惊叹一声。自离开黄泉魔宗,五六年没有看到这么大的雪了。

    低头看了一眼狼王,陈铮皱起了眉头。在这种暴雪天气下,以狼王的体格恐怕走不出几步远,就会陷入雪地里。

    暴雪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停下,即便雪停后,也非短期内能够消融。这里是丛林,有的地方已经形成雪洞,稍不留意就会掉下去。

    看来狼王是不能跟随他了,陈铮拍了拍狼王的额头,叹了一口气:“看来你是不能跟我一起走了!”

    狼王似懂非懂,隐隐约约似有所预感,张嘴嘶咬起陈铮的衣袖,发生呜呜的低咽声。

    “这里距燕山不过十来天的路程,雪消融后以你的脚程很快就能返回燕山。咱们要在这里分别了!”

    陈铮不可能等到雪融,只能把狼王丢弃在这里。好在,有这个山洞栖身,再留下一些食物,足够狼王等到雪融。

    狼王的智力不低,意识到了陈铮要把它丢弃在这里,不仅不难过,反而激动不已。终于要摆脱座骑的日子,翻身农奴把歌唱了,能不高兴吗。

    突然从洞口冲到雪地里,留下一朵朵脚印,狼尾巴在雪上面来回清扫,发泄着自己的激动与兴奋。

    燕山中有一匹身材极好的母狼,皮毛也好看,回去后一定要把“她”追到手,让“她”给自己生一窝小狼。以自己强壮的身体,优生优育,一定能够生出媲美自己的狼崽子。想到自己的族裔即将状大,狼王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

    “果真是白眼狼,原本想送你一场造化,看来你是没这个福分了。”陈铮低声喃喃,从空间口袋中掏出足够狼王十来天的食物后,突然闪身一动,化作一道影子冲入暴雪之中。

    “嗷……”

    正兴奋的原地转圈的狼王,似乎意识到什么,抬头看到洞口,已经失去了陈铮的身影。轻声呼叫一声,冲进洞中,只见洞里堆放着一堆肉干,陈铮已经不在了。

    “嗷呜……”

    狼王站在山洞口,朝着茫茫雪原嚎叫起来。

    大雪飘扬,兴好没有暴风,若不然陈铮也不敢轻易出行。周身劲力涌动,雪花还未落到他的身上,就被一股轻微的劲力震动着弹飞。

    “这畜生倒也有些良心!”

    听到身后传来的狼嚎声,陈铮嘴角掀起一丝笑容,猛地催动真气,化作一道黑线消失在暴雪之中。

    全力催动鬼影无踪,陈铮几乎是纵地飞掠,一晃之间就已远去十几丈。筑就道基,凝聚了阴神雏形,陈铮日日打磨真气,到如今,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实力达到什么程度。先天三层以内的高手,他有信心在轻伤之下斩杀。

    如此实力,在阴风山足够立足。只是对内门了解不多,也不知有多少高手,陈铮觉得返回宗门后,自己还是要低调一点。万事以进入黄泉洞天为首,等他晋入先天化境,凭现在的积累必将一飞站天,那个时候才有高调的资格。

    暴雪之中,陈铮催动鬼影无踪,几乎贴地飞行,茶盏时间就已经远纵十几里。

    外无敌扰,茫茫天地间,只他一人纵情飞掠。陈铮突生一个念头,想到测试一下自己的极限。于是全力催动气血,真气在经脉之中呼啸,使出十二分力气施展鬼影无踪,好似融入天地之间。一个闪身就是十几丈远。

    从早晨到傍晚,只在中午短暂喘一口气,吃着干粮,陈铮再没有丝毫停留,一路全力奔弛,终于穿过茫茫丛林。

    直到真气消耗一空,气血衰竭,身体感觉到亏空乏力,这才停下脚步。

    此刻,陈铮浑身大汗淋漓,头顶冒出浓郁的白汽,脸上通红一片。全身被火烧一般,散发出庞大的热量。

    呼!

    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身前一丈之内,气流引动形成一个漩窝。胸腔起伏着,发出隆隆的声音。天地之间的阴气不断向他汇聚而来,从毛孔之中渗入体内,气血冷却,陈铮的脸色渐渐恢复常态。

    双目血光盈盈,环视周围。陈铮忽然从原地消失,出现在十几丈外。挥动衣袖,一股劲几刮过,露出白雪覆盖下的黑石。不顾石头冰冻,陈铮一屁股坐下来,五心向天,默诵白骨阴风诀,丝丝缕缕的阴气被他炼化,白骨真气渐渐恢复。

    全力催动真气,经过一日急弛,陈铮的真气彻底消耗一空。随着阴气被炼化,真气不断恢复,身体再次的充实。

    丛林之外,依然是暴雪天气。

    陈铮盘坐于黑石之上,运气打坐,心神渐与天相融,臻入天人合一之境。心力透体而出与冥冥虚空感应,游离于天地间的天脉气息以心力为通道,流入他的体内。

    受到天脉气息滋养,白骨真气越发灵动。甚至连枯竭的气血加快了恢复,变的厚重凝实。

    识海之中的白玉门,微微晃动,绽出千万道毫光,引动天脉之气融入门户之内。只见,白玉门之内,血海滔滔,一道模糊显的虚幻的影子在天脉之气的滋润下,变的凝实起来。

    虚影悬浮于血海之中,一道血色光华上下左右环绕飞腾,所过之处,锋利的气息割裂了空间,发出滋滋的响声。

    陈铮的精气神皆受到天脉之气的滋润,心与天地合,皆入忘我之境。泣血刀横于膝上,与识海中的刀势沟通,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雪花飘落,渐渐把陈铮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