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陈铮快要接近狼王时,突然一声苍凉悠长的狼嚎声响起,狼王惊疑不定的四处张望。两只狼爪不断在地面上抛着,它感觉到一股危险正在向自己靠近,却无法发现危险来自哪里。

    惊恐不安之下,连接招呼麾下的狼群。

    “嗷唔!”

    听到狼王略带惊荒的嚎叫,狼群掉转身向狼王靠近,一声声带着嗜血凶狂的吼声响起。狼叫声此起彼伏,把狼王团团围在中间。

    “咦!”

    陈铮惊咦一声,他从狼叫声中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机波动,这股波动从他身边扫过,陈铮心中猛地一惊:“被发现了!”

    狼王竟然利用狼群嚎叫发出的声波来扫描藏身暗处的敌人,声波掠过陈铮身体,发生了变化,瞬间被狼王发觉。

    嗷!

    狼王发出一声低吼,突然间一道道黑向陈铮扑杀而来。

    “好一个狼王!”

    陈铮对狼王的能术暗赞一声,身形迅速后退,“呛”的一声脆声,一抹血光自夜空中迸发而出。

    好似红色的闪电,斩向扑来的野狼。

    噗!

    一捧热血从空中洒落,这只扑的最凶狼的野狼被陈铮一刀斩为两断。血腥气弥漫,激起了群狼的凶性,四面八方的狼群惨嚎着向陈铮围杀过来。

    咻咻咻……

    一瞬间有十几道血光飞起,呼啸的刀光划破空气,向狼群斩下。

    噗噗!!!

    陈铮挥动泣血刀,划出道道血光,将一头野狼斩杀。这些都是普通的野兽,对陈铮来说没有任何的危险性,催动鬼影无踪身法,这些野狼连他的衣角都摸不到。

    转眼之间,十几头野狼被斩杀。狼王看到麾下死伤惨重,突然发出一声嚎叫。

    “嗷呜……”

    狼群回应一声,似有无限委屈一般。

    狼王随之又发出一声凶狠的嚎叫,似在斥责,狼群不情不愿的后退,给陈铮让出一大片空地,把狼王彻底暴露在陈铮的面前。

    “嘿嘿,你这畜生倒也有些狼王的风采!”

    陈铮打量着眼前的狼王,高大威猛,好似一只小牛犊。一双幽绿的狼眼中,精光闪烁不定,死死盯着陈铮。

    “嗷唔!”

    狼王发出一声低吼,居高临下冲着陈铮扑杀而来。两只狼爪泛出隐隐的寒光,带起一股冷风袭卷而来,见到狼王的威势,狼群助威般发出一阵阵吼叫。

    铛!

    泣血刀自下而上,撩向狼王的双爪,好像砍在一对钢爪上,发出铛啷的声音。陈铮露出一丝讶然,身形突地横移,让狼王扑了一个空。

    狼王一扑不中,掉头再次对准陈铮,一对后腿聚力,做势再扑。狼王灵智不低,刚才一击震的它两只前爪痛如骨髓,幽幽双目中露不出一丝忌惮与恐惧之色。虽然做出扑击之势,狼王却不敢轻易发动攻击,眼前的敌人让它有种发自骨子里的恐惧,就像遇到天敌一般。

    陈铮见狼王不敢攻击,手腕轻轻一震,泣血刀发出嗡嗡的鸣叫声,把狼王惊的后退两步。

    “呵!”

    看到狼王惊退,陈铮轻笑一声,横刀于胸前,对着狼王说道:“你若能接我三刀不伤,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刚才一刀没有斩断狼王的双爪,让陈铮大感意外。泣血刀无坚不催,切金断玉,虽然他没有尽力,但也能斩易斩杀了半步先天以下的武者。

    尤其可见,狼王的实力已经堪比普通的半步先天。“这畜生实力不低,筋骨强健,若能收服了倒是一个极好的脚力。”心有此念,陈铮倒不忍心杀它了。

    狼王不知是否听懂他的话,或是感觉到陈铮的杀意消退,嗷呜的叫了一声,突然扑身而起,冲了过来。

    滋!

    刀光横斩,狼王只觉眼前红光闪过,锋利的劲力斩破胸前皮毛渗入体内,然后便发出一声惨叫从半空中摔落,又迅速翻滚着后退,与陈铮拉开距离。

    “嗷……”

    看到狼王受伤,一时间,狼群大叫着向陈铮扑过来。

    “嗷!”

    狼王看到狼群扑来,忽然发一声低吼。以它的灵智明白狼群根本不是陈铮的对手,徒惹伤亡而已,低吼着阻止狼群过来送死。

    狼群不甘的嚎叫着停下脚步,冲着狼王叫唤不已。

    不理会狼群的叫声,狼王两只前爪俯地,做出臣服之态。

    “好一只灵慧的狼王!”

    看到狼王臣服,陈铮目露赞赏之色,暗中凝聚真气走向狼王。

    “嗷呜!”

    狼王驯服的就像一只家犬,低声呜咽着,任由陈铮的手掌放在它的额头上。

    看到狼王没有攻击之势,陈铮明白,这畜生是真正的臣服了。

    普通人眼里,狼是狡猾凶残的代名词,根本不可能真心臣服于人,白眼狼,养不熟悉的狼崽子,这个词不是凭空得来的。

    但在陈铮的认知里,越是灵慧的,就越怕死,越懂的权衡利弊。在保证生命安生的前提下,可以做出任何违背本性的事情。

    以狼王的智力,为了保命而臣服,并不难以理解。

    “嗷呜……!”

    狼王冲着狼群不断叫唤着,似在驱赶狼群,直到狼群不甘心的退后,狼王好似家犬环绕着陈铮,并用牙齿嘶咬着陈铮的衣角,发出低沉的呜咽声。

    “嘿嘿!”

    陈铮在它额头上轻弹一指,一缕真气侵入狼王骨髓之中,痛的它浑身一颤,发出委屈的叫声。

    狼性狡诈,狼王虽然臣服,但陈铮却不放心,一缕真气震痛它的骨髓,对畜生进行一番敲打。

    收服狼王,给自己当个脚力,也省他一路奔波之苦。陈铮转身回了火堆,狼王见状连忙跟在后面,像极了一只驯服的狗儿。

    一夜无话,陈铮闪目入定,心神却始终笼罩在狼王知上,以防这畜生狡诈偷袭自己。等到天亮后,狼王依旧老老实实爬卧在火堆旁。

    陈铮起身一脚踢向狼王,叫骂道:“惫懒的畜生,快起来赶路!”

    狼王不情愿的站起身,嗷呜的叫了一声,任凭陈铮跨坐在自己的背上,向着燕山东北方向急奔而走。

    狼王的皮毛厚实,就像坐在软垫上。陈铮骑坐在它的身上没有感觉到丝毫的颠簸,似乎感觉不到迎面烈烈的寒风,陈铮眯着眼睛暗中催动真气,竟借机磨炼起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