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冬天,渔阳郡非常的热闹。(书屋 shu05.com)随着冬季来临近,第一批从燕门关内迁而来的百姓已经被安置下来。开荒引渠的工程也正式启动,让附近的商贩们高兴坏了。

    按照每人十亩地,二十万人需要垦出二百万亩地。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即使在现代也要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

    没有现代工具,开荒引渠只凭铁锹、铁铲、铁镐、锄头、耙子手工具,以牛车、马车进行运输。若是冬夏两季干活,尽管热一点,至少比在冻土上挖掘轻松许多。大离朝现代唯一强的地方就在于这里的人的身体素质极强,许多壮年都习练过武道,虽然大多数连后天境都没在迈入,但力气、耐力等,都不是现代人可以比拟的。

    开荒引渠的壮劳力不全出自燕门关的移民,陈铮攻打化德、高阳二府后,抄家灭族,收降纳叛,麾下有一批数量庞大的俘虏,这些人被派发过来。

    渔阳郡三府一县开辟数百处移民定居点,围绕这些移民点进行开荒。若是外乡人来渔阳郡游历,就会发现整个郡内都在进行大兴土木。

    渔阳郡的热火朝天没有影响到陈铮,他在燕门关坐镇两个多月,等到移民工作进入正轨,便返回了化德府。

    整个冬天,他就缩在渔阳府闭关潜修,进一步打磨修为,同时坐镇中枢,协调四方。

    冬去春来,开荒引渠的工程只完成了大半,陈铮告别了几位心腹之士,轻装简行往燕山方向而去。

    他已经耽误太长时间了,必须尽快返回宗门以便突破先天化境。

    为了抄近道,陈铮准备走当初费无忌进入大离的路线,横穿燕山,直接进入东北外域。越是往北走,气温就越低。

    如今,渔阳郡的冰冻已经消退,万物复苏,可在燕山深处依旧寒冷如冬。冰山雪峰随处可见,要不是陈铮修为精深,鬼影无踪身法绝世无双,稍有不慎就陷入冰山雪峰的险境之中了。

    用一句伪专业的句子描述,燕山属于亚寒带气候,陈铮进入山里后见到最多的就是冰雪以及光秃秃的石头。所以,想要靠猎杀野味来进行补给,是很不现实的。

    上次他与白世镜、靖老入燕山截杀郝剑,见识过燕山的穷山恶水后,这一次陈铮做了充分的准备。

    夜色升起,燕山的温度骤然变的寒冷,已经是春耕季节,可在燕山深处,依然处于寒冬之中。尤其到了晚上,温度之低,到了滴山成冻的程度。

    好在陈铮在天黑前就找到了宿营地,升起一堆火,靠在火堆旁边,驻散了身上的寒气,草草食用干粮后,盘膝打坐起来。

    陈铮现在的修为确实不惧寒暑,生火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驻赶山里的野兽。燕山是个穷山恶水的地方没有错,不等没有任何生机。反而,越是恶劣的地方,野兽越是凶猛。

    这里的野兽的凶恶程度,便是一些修为达到后天七层以上的武者都不是对手。陈铮就遇到过一只野熊。窝了一个冬天,正处于极度饥饿的状态,看到陈铮后眼睛都绿了。皮糙肉粗,以陈铮的修为与刀法,都不敢被野熊近身,足足游斗十几招才把野熊斩杀。

    正在借助外界寒冻之气磨炼真气,突然“嗷呜……”一声嚎叫声,把陈铮从入定之中惊醒。

    “狼!”

    陈铮收敛真气,脸色变的难看之极。荒野山岭之中,最讨厌的野兽就是狼。以陈铮的修为,区区野狼随手斩杀。但狼这种生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且极为耐心。明知猎物实力强大,依然不会放弃,反而紧紧跟在后面,寻找扑杀的机会。

    “嗷呜!”

    忽然又是一声狼叫,随之就是此起彼伏的低咽声,在深夜的燕山之中,就像夜枭厉鬼的嚎叫,瞬间让陈铮心烦意乱,再无法忍受。双眼闪过一道血光,陈铮瞬间从原地消失。

    四周的野狼正小心翼翼的向着陈铮围拢过来,这些畜的灵应极其敏锐,清晰的感应到陈铮的危险。只是猎物就在眼前,以它们凶残的本性是绝不会放过的。

    一声声低吼呜咽声,好似相互沟通。眼看着离猎物越来越近,而猎物却没有丝毫的动静,野狼们变的燥动起来。

    一步步的靠近,已经进入它们的扑杀范围之中,最前排的野狼开始蓄力,准备发起突击,突然眼前一花,猎物从火堆旁边消失不见了。

    “嗷呜……”

    到嘴的猎物不见了,野狼猛地发发出一声惨厉的嚎叫声。

    “嗷呜……”

    似在招呼附近的同伴,随着一个狼嚎声响起,黑暗中也响起了狼嚎声。

    “嗷呜!”

    又是一声嚎叫声,从原地闪身消失的陈铮,借助黑幕隐身。听到这声狼叫声,脸色猛地一变:“不好!狼群中竟然有狼王。”

    这一声嚎叫,与刚才的狼嚎声完全不同,隐隐震动了陈铮的真气,声音中透出一股怪异的气息,让他的耳边响起一阵嗡嗡声,脑中似乎出现了幻觉。

    “好畜生!”

    陈铮连忙催动真气,融绝了狼王的嚎叫声。

    没想到狼王的叫声有着迷幻作用,陈铮恨恨咒骂一声,伸手按在刀柄上。突然之间,他对狼王产生了一丝兴趣,这是他入燕山第一次遇到拥有这么怪异能力的狼王,已经不能用简直的野兽来称呼了。

    “这是一只凶兽!”

    大离世界,把野兽化分为两个级别,野兽与凶兽。

    野兽,毫无灵性,只遵从本能行事。凶兽,具备了灵性,更加凶残狡猾,而且多数觉醒了天赋异术。

    就如秦珂琴的宠物,那只被她经常抱着怀里的黑狸,精善追踪之术,嗅觉灵敏,而且灵性十足,智力不亚于两岁的婴童。

    再如现在的狼王,虽然还不知道对方的灵智如何,但嚎叫声中蕴含的一丝异术,竟能引发人的幻觉,这是一种极为可怕的能力。

    狼是最佳秀的暗杀者,精通潜伏,耐心十足,若再精通幻术,具备了灵智之后,便是以陈铮的修为,稍有不慎都会着了对方的道。

    “一直赶路都快无聊死,正要拿你们逗逗闷子!”

    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瞬间收敛了全部了的气机,催动鬼影无踪身法与黑夜相融,朝着狼王的位置不断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