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手按刀柄,心神感应着泣血刀中传来冰冷阴寒的气息,整个人的精神无限放松,与天地相融。

    此时晚秋,昼夜温差极大。

    太阳不断接近地平线,气温也渐渐降低。

    清冷的风吹过,大地枯黄,生机内藏。天地间一片萧瑟,于陈铮心神感应之中,似乎变成一名绝世刀客。

    寒冷的锋芒,无情无欲,天地万物俱化作一缕深不可测的刀意,斩绝万物生机。

    杀生刀法之中,绝灭存心,一丝寂灭之意从陈铮的体内透出,借着一缕锋芒刀势,与天相合,割裂虚空。无形的刀势,纵横交错,在陈铮的身体周围形成一丈方圆的绝地,万物皆灭。

    嗡!

    突然之间,泣血刀发出一阵铮鸣声,陈铮心神猛地一动,周围的无形刀势向内塌缩,凝聚成一口无形之刀。

    森寒可怖的刀势浓缩在无形刀之上,让气温骤然下降一大截。陈铮衣角无风自动,受到刀势刺激,白骨阴风诀自行动转,天地间的阴气向他汇聚而来。

    阴气成雾,被束缚在陈铮的一丈方圆,由于刀势凌厉,雾状阴气被绞碎,只能浮于上空,形成一团灰白的云朵。

    这些阴气被刀势绞碎后,只留下最纯粹的一缕气息被陈铮吸收。

    白骨真气缓缓游走在经脉之中,一周天之后,重归于丹田。陈铮从天人合一之境退出,双眼开阖之间,血色神光迸发。

    话说,陈铮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化血功了,随着他凝聚了阴神雏形,修为不断精深,当初施展化血功产生的魔性已经被他彻底训服。但是这一缕魔性无法驱逐,让陈铮每一次情绪波动时,眼中就会闪过一道血光。

    正所谓,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心中存魔,就会在眼神中表现出来。

    “啪啪啪……”

    突然一阵拍掌声响起,陈铮双眼射出一道血光,全身气势骤然收敛,扭头看到一位身着灰色粗麻衣的男子站在距他三丈之外。

    这男子长发披肩,一条黑布束额。身高七尺,略显削瘦的肩膀,尤其一双眼睛尤其突出,深隐的眼框之中,异于常人的灰色眼白,似乎常年不见阳光显的苍白无血的脸色。

    腰间斜挎着一个黑色的塔兜,表情如同僵尸一般,皮笑肉不笑的盯着陈铮。

    “数月不见,陈兄的修为越发精湛了。”

    这人声音没有一丝的情绪,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音调,就像是一具干尸在说话。

    陈铮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范九:“范兄!你怎么会在这里?”

    范九的出现,出乎陈铮的意料之外。同时,也对范九的修为惊诧不已,刚才他心神融于天地之间,稍有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灵觉。可是范九近到他的身边三丈,他都没有丝毫的察觉。

    此刻,面对着范九,陈铮依然没有从对方身上察觉到一丝气息,好似范九就是一具毫无生机的尸体。

    “尸嚣窟的功法都是如此怪异吗?”

    若是范九心生歹意,借机靠近他施以突袭,陈铮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幸免。想到这里,陈铮不由冒出一丝冷汗。自从他的修为突破后天十一层,凝聚阴神雏形,陈铮就变的有些自大,内心中有些不把天下人看在眼里。

    “安逸的环境让我的精神松滞了,还是急剧提升的修为让我的心灵迷失了?”

    陈铮脸色忽晴忽阴,一系列的念头从脑中划过。

    若非范九的突来警醒,就他现的在心境,一旦返回黄泉魔宗非吃大亏不可。

    “陈兄!”

    看到陈铮忽然间魔怔一般,范九轻声呼唤道。

    滋!

    聚集一缕刀势斩灭心中杂乱的念头,陈铮心神一清,对范九拱手抱拳,作揖道:“见过范兄,陈铮刚才失态了!”

    “陈兄过虑了!”

    二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一番寒暄客套之后,陈铮好奇地问道:“范兄怎么出现此地?”

    范九“嘿嘿”干笑两声,指着自己道:“陈铮不是在找我吗,我便自己送上门来了。”

    对于范九的说辞,陈铮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他巡察各县,虽然没有克制保密,但也不是谁都能知道的。尤其是他前往燕门关,千里荒野之地,想要确定他的位置,除非对方能掐会算。

    很明显范九有一套寻踪密术,才能够轻易的找到他。这是范九的秘密,陈铮无异探寻,略过不提。

    “山下设有营地,范兄若不嫌简陋,随陈某一同前往喝杯热水。”

    虽然以二人的修为早已不惧寒暑,但在山上吹冷风绝对没有在营地中烤着火舒服。现在天已经黑了,想必范九也一天没有用过饭食了,故而陈铮出言邀请。出乎陈铮的意料,他的邀请竟然被范九拒绝了。

    “我不习惯与生人见面,咱们就在这里吧,凉风袭袭吹在身上也舒服的。”范九直言拒绝。

    自神都之后,范九就与胡一刀保持着联系。他是得到胡一刀的飞信这才前来与陈铮会面。他这段时间正处于修行的关键时刻,若非胡一刀的面子,范九是不会露面的。

    此时,终于在中途截住陈铮,范九不想浪费时间,直接问道:“陈兄寻我不知有何要事?”

    被范九拒绝了邀请,陈铮也不在意。他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听到范九的询问,便开山见山说出自己的目的。

    “我要以生死根为主药炼制一炉丹药,只是此物难寻,想到范兄出身尸嚣窟,便着胡一刀传信于范兄,欲与范兄做个交易。”

    范九惊讶的的看着陈铮,生死根与普通的灵药可不同,种在灵土里就能长出来的。需要以活人血肉为泥,以尸嚣窟的密法培育种子,才能种植而出。

    范九虽然是尸嚣窟的弟子,但以他的修为还无法栽培,必须是修为达到阴神境的宗师才可以。所以,他身上的存量也不多。而且还在供给自己修行所用。听到陈铮想要交易生死根,范九皱着眉头,心里衡量起来。

    看到范九沉默不语,显的很为难,陈铮心里“咯噔”跳了一下。

    对方不会是不愿意吧?

    陈铮在心里患得患失的想着,黄泉魔宗的生死根他兑换不起,尸嚣窟的弟子,他只认识范九一人。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从范九身上得到生死根,既然动手强抢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