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掌控一方无非就是紧抓财税人事以及兵权,陈铮从化德府、通邮府两地调遣官吏,与高阳府进行轮换,又在关键位置上充塞自己的亲信,清理各县的库仓,重编府卫二军。(书=-屋*0小-}说-+网)

    时间如流水,转眼一月即过。

    高阳府的老百姓渐渐习惯了新的统治者,心向陈铮的本地官员们也逐渐进入角色,陈铮对高阳府的掌控渐渐牢固。

    高阳府下辖八县,自觉对府城的掌控已经牢固,陈铮带了一队精兵,协同本地数名官员巡察各县。每到一地考察本地官员,各处风土人情,或罢免或提升部份官吏,使自己的权威不断深入高阳府的各阶层。

    通州县,位于酀州西北,高阳府西北一角,正好绕过了景阳岗,与渔阳县隔山相望。东北方是燕山余脉,南临幽州,故尔叫作通州县。乃是联通幽酀二地的战略要地,也是二州的交通要道。

    通州西南向,建有一座燕门关,出了燕门关就是域外之地,行走三百里出了燕山余脉,往南一百五十里就进入了幽州地界。

    燕门关常年驻守一万精兵,设有镇守使一名,没有镇守使的通关碟文,任何人不能进出关隘。

    这一万守关兵马,才是高阳府最精锐的军队,就算是陈铮兵临高阳城下时,楚光弼都没有调动一兵一卒。

    楚光弼看似腐儒一个,却地域思想极重,一种肉烂在锅里也不便宜外的思想。

    大离地域广阔,天下十九州阔达十万余里。

    光是一个酀州,南北相距四千里,东西约有七千里,面积近三百万平方公里,人口三千五百万。

    酀州有九郡,渔阳郡是精华中的精华,拥有人口五百余万,占据全州的七分之一,其中化德府就有人口超出两百万。这也是陈铮占据化德府后,无论通邮府,还是高阳府都无力抵抗,甚至束手投降的原因。实在是化德府的实力太强,一府就相当于两府之力。

    酀州位居大离地界东北,气候寒冷,一年之中有四个月是属于寒冻季节。论土地面积能排在酀州前五,论人口以及富饶程度就只能排在倒数前五。

    酀地苦寒,造就了酀民的性格坚韧。自古以来,就有燕赵慷慨悲歌之名传扬天下。燕赵之兵,凶猛敢战,是大离精兵源地之一。

    作为酀州最重要的关隘,也是自己的北大门,燕门关是陈铮巡察的最后一站,也是最重要的一地。

    在没有到达燕门关前,陈铮就派出令使,八百里加急回返化德府。责令沈玉抽调三千精兵,以及无数物资钱粮,增加燕门关的防御能力。

    对陈铮而言,只有收服了燕门关的守军,才算真正的掌控了渔阳郡。

    一行数百人,马麟马啸,沿官道向西北方行走。

    前方二三十名甲兵,神色冷峻,骑在高头大马上,其后跟着五六辆马车,马车两侧有血衣卫拱卫,最后面还有六七十名甲兵充当后守。

    这一队人马,正是巡察各县的陈铮。

    他在高阳城坐镇一个月,等到一切进入正轨,就令白世镜掌管一府军政要务,然后带着一队兵马,合并数名本地官员巡察各县。

    如今,燕门关是他巡察的最后一地,也是他最看重一地。

    为了彻底收服燕门关,关好自己的北大门,陈铮准备恩威并举,不光调集钱粮物资用以劳军,更是抽调化德,高阳两地共三千精兵,为自己壮威。

    一路车马劳顿,将近酉时,车队在一处小丘陵旁边安营扎寨,准备过夜。

    随行的数名官员也非手无缚鸡之力柔弱书生,一路坐在车上打坐冥想。等到车队停下,活动一番手脚后,聚在一起聊天畅说。

    “能见候爷!”

    看到陈铮从马车上下来,连忙起身行礼。

    陈铮挥挥手,道:“免礼!”

    还没有到天黑的时候,陈铮遥望四周,阔野千里,看不到丝毫人迹。北方,一条黑色长龙蜿蜒东西,横卧于大地之上。这是燕山山脉,酀州北部屏障,挡住了从西北寒冰界吹来的寒风,也是大离皇朝与西北域外的分界线。

    东南方向,一条银河闪闪发亮,这是从燕山流出的大河,也是大离东北三州的生命河。由西向东,进入渔阳郡后又向南而下,直达中州。

    西南方向隐隐看到一座高山,正是渔阳县境内的景阳岗,距离太远,只看到模糊的影子。往西北方向,天高地阔,直到视线尽头,全是一片荒野。

    八千里酀州,地广人稀。

    往燕门关行走,已经有四五天了,依然没有看到燕门关的影子。

    “距离燕门关还有多远?”

    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官员,连忙应道:“回禀候爷,直了一多半了。明天再走一天,大约后天午时就到了。”

    众人行走不快,一天也能达到一百六七十里。陈铮心中计算一番,燕门关距离高阳府最近一座县城竟达千里之遥。

    出门在外,又是荒郊野地,衣食住行没有可讲就的。乘着士兵们去打野味,陈铮独自离开营地,往旁边的丘陵走去。

    本来还有几名血衣卫要随行,被陈铮挥手阻止。都知道自家候爷修为精深,血衣卫就在强求,只是在丘陵下警戒。

    从高阳府往燕门关方向,地势平坦,偶尔有些丘陵,成规模的森林都不多。这里是极好的养马场,靠近燕门关就有一处马场,由镇守使府专营,与临近的幽州换取各种物资,供应关隘一万守军。

    若非如此,凭着燕门关与高阳府的距离,根本无法承担一万守军的供应。

    站在丘陵上,遥看四方,天苍苍野茫茫,在马车上郁积了一天的闷气在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陈铮用力的吸了一口气,清凉的空气进入肺部,再吐出来时,形成一道无形气箭,射出数丈之外,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明显的痕迹,好似口吐飞剑的剑仙,显露出陈铮强大的肺活量。

    轰隆隆!

    气血奔涌,浑身筋骨发出噼哩啪啦的声音,如同爆炒豆子的声音,体内隐隐传出虎豹雷鸣。

    来自蛮荒世界的无名功法,陈铮虽然止步于洗髓境,但他一直没有放下这门功夫。每日都有练习。时长日久,这门功夫被他化入一行一动之中。

    催动气血,在体内冲刷一周,身体中的一丝疲乏在片刻之间消失无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