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眼前的郝剑,陈铮心中忽然一动。他对宗派了解不多,可郝剑却在宗门中修行了十几年,对黄泉魔宗的各种典藉秘法了解极多,说不定就听说过如何治疗丹田被废之方。

    想到这里,陈铮眼睛猛地一亮,向郝剑询问道:“郝师兄在宗门修炼年久,不知宗门内有没有治疗丹田被废的方法?”

    郝剑眼中闪过一道异色,审视着陈铮。陈铮气机内敛,以他的灵觉都无法感应到对方的深浅,说明对方在半步先天之境走了很远了。

    是有人丹田被废,会是谁呢?

    郝剑心中猜疑着,倒也没有隐瞒,实话实说道:“丹田被废于常人而言无异于睛天霹雳,前程尽毁,但对圣宗而言,与平常内伤没什么区别。据我所知,三阳花有修复丹田之效,与生死根融炼,得三阳开泰之气,不要说是丹田被毁,就算玄之又玄的识海被毁也能重新塑造。”

    “三阳花,生死根?”

    不怪陈铮孤陋寡闻,实在是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只限于冰山一角,甚至连冰山一角的冰山一角。

    郝剑说的三阳花与生死根,他听都没有听说过。

    “不知这两种灵药在哪里寻的到?”

    陈铮虚心询问,郝剑却噗哧一声笑了起来,看到陈铮脸色变差,连忙解释道:“三阳花可不是灵药,所谓三阳开泰,陈师弟可知何为三阳?”

    陈铮这下明白,自己是闹出笑话了。他听到“花”与“根”时,下意识就认为这是两种灵药。听到郝剑的提问,瞬间明悟三阳花与生死根另有隐秘。

    “还请郝师兄指教?”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懂就问不丢人。

    郝剑抿抿嘴唇,喝了一口茶润润嘴唇,开始为陈铮解释道:“《周易》有云:爻连的为阳卦,断的为阴爻,正月为泰卦,三阳生于夏;冬去春来,阴消阳长,有吉祥之象。

    夏历认为,一年之中的冬至日,白天最短,黑夜最长,过了冬至以后的十一月,黑夜渐短,白天渐长,阴退阳生,是谓一阳生;腊月为二阳生;正月为三阳开泰。

    依照字面来析,解释为三个太阳比较直观,即早阳、正阳、晚阳。朝阳启明,其台光荧;正阳中天,其台宣朗;夕阳辉照,其台腾射。

    此皆含勃勃生机之意。

    故尔,所谓的三阳花,乃是采集冬月、腊月、正月这三个月中旬日的朝阳之光,正阳之光,晚阳之光,三光合炼,炼虚为实,因其形似花,才取名三阳花。

    不过,这个名字也有一定的迷惑作用,想必陈师弟也知其中原由。”

    听到郝剑的解释,陈铮终于恍然大悟。

    三阳花的名字太具有迷惑性了,不论是谁听了都以为是一种灵花异草。对于郝剑最后一句话,陈铮心知肚明。就如同各宗派把持垄断功法一样,许多修行必需的资源也同样被垄断。

    三阳花就是出于一种垄断迷惑外人的心思,而专门了这个名字。若是有人需要三阳花时,不明白其中隐情,必然以为是一种灵花异草,然后极力寻找。至于结果,肯定是找到死都不会找到。

    三阳花如此,不知生死根是否也如此。为免再被郝剑取笑,陈铮再次询问:“生死根又是什么?”

    “生死根倒是一味灵药。”

    郝剑说到这里忽然皱着眉头露出一丝厌恶之色,陈铮见状问道:“这个生死根又有别情吗?”

    “生死根是以活人血肉为泥,置于极阴之地栽培的一种块茎。圣宗虽然外人冠以魔宗之称,但也不屑这等灭绝人性的行为。魔门八派之中,只有尸嚣窟有栽培之术。”

    听到这里,陈铮心中一阵失望。

    “宗内没有吗?”

    郝剑摇摇头道:“有倒是有,但存量不多,凭你我的身价恐怕兑换不起。”

    突然一道灵光闪过,陈铮想到了一个人。

    “范九,此人不就是尸嚣窟的弟子吗?”

    想到在神都时,他应胡一刀之邀曾见过范九,二人有过杯酒之谊。若是由胡一刀出面,向范九讨要些生死根,所要付出代价肯定比从黄泉魔宗中兑换要小的多。

    三阳花与生死根都了眉目,剩下的问题就是找一位炼药师把二者融炼成丹。

    看着陈铮的脸色时晴时阴,郝剑以为他在为三阳花与生死根为难,便提醒道:“无论是三阳花还是生死根,虽然不名贵,但获取不易。陈师弟不如问一问秦珂琴,说不定会有办法。”

    “多谢郝师兄指点!”

    陈铮对秦珂琴恨不得敬而远之,怎么可能自动送上门去。郝剑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自己来的目的也达到了,便提出告辞。

    “将近午时,郝师兄不如用过午膳再走。”

    “不了,我也要把一些事情安排妥当后,近日就回返宗门。师弟不与我同行吗?”

    陈铮摇摇头,说道:“恐怕短期内无法出行,祝郝师兄一路顺风。”

    把郝剑送到刺史府外,郝剑回过头向陈铮拱作作了一揖,说了一声:“我在宗门等候陈师弟!”转身就走。

    目送郝剑向着城门方向走去,直到身影消失,陈铮这才返回刺史府。正如与郝剑所说,陈铮短期根本无法返回宗门。高阳府初定,无论是城里的还是各个县城的豪门世族,都需要他出面进行安抚。

    而且,有他在高阳城坐镇,那些对他不满的人也不敢兴风作浪。等到他把高阳府一应势力整合完毕,至少也要两三个月。

    从郝剑口中得至为白世镜疗治丹田的方法,陈铮也想借着这段时间,与胡一刀取得联系,并让胡一刀为他与范九牵线搭桥,以便换取尸嚣窟的生死根。若是能在他返回宗门得到生死根,陈铮想着带回黄泉魔宗,在宗内的寻找炼药师为他炼制灵丹。

    如今的陈铮已经不需要事事亲历了,叫来了血衣卫统领仇飞,让他派人给青云宗的班濯,玄天剑派的顾轻舟,以及胡一刀传信。之所以传信给班濯与顾轻舟也是担心一时半会儿联系不到胡一刀,让与胡一刀关系最近的二人帮忙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