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破高阳城,恭喜陈师弟成为渔阳之主。有了这份基业傍身,宗门必然会对师弟另眼相看。”

    郝剑态度回转,突然对陈铮恭维起来。

    “区区一郡之主,于修行没有任何益处,若非因缘际会到了这般田地,我宁愿在宗门静心修行。”陈铮摆摆手,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郝剑的脸皮一阵抽搐,这话说的太可恨,郝剑都想在他脸上来一拳头。得了便宜还卖乖,这种人最可恨了。

    不给陈铮装逼的机会,郝剑果断换另一个话题,“陈师弟的已经铸成道基了吧?”

    好不容易装腔作势一会,却被郝剑给打断了,这种人最讨厌,一点共同语言都没有。

    “师兄好眼力!”

    郝剑敲着卓面,低吟道:“铸就道基,接下来就该融炼天脉之气晋升行天化境了。师弟精修白骨阴风诀,只有黄泉洞天的天脉之气才是最适合的。不过,天脉之气并不是无穷无尽,宗派之内铸就道基的弟子也非少数。不知有多少人眼睁睁的盯着呢。想要进入黄泉洞天,恐怕还要经过一番龙争虎斗。

    师弟得罪了费无忌,就不担心有心向费无忌的弟子们从中作梗吗?”

    费无忌背后有天人境绝世大能支持,想要捧他臭脚的弟子不计其数。内门中的先天化境也有不少人心向费无忌,只等费无忌晋升先天,被天人境大能后,就会主动依附到对方的麾下。

    当初费无忌大张其鼓的追杀陈铮,整个阴风山满城风雨。一旦陈铮回归宗门,找他麻烦的绝对不少。

    陈铮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不然也不会以莫延昭开辟洞天的名额换取怀玉谨的支持。黄泉魔宗之中,派系众多,并非费无忌一家独大。说倒底还是看谁的拳头大,只要自身过硬,陈铮不惧任何人。

    郝剑不是傻子,陈铮既然敢返回宗门必有所持,他这么明知故问,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为自己结下来的目的做铺垫呢。

    陈铮没有闲心陪他打哑秘,直接问道:“郝师兄有话直说吧,陈某做事向来干脆。”

    郝剑猛地一拍巴掌,大声叫道:“陈师弟快人快语,我也不拐弯抹角,这次是向师弟结盟来了。

    费无忌现在视我为眼中盯,必定除之而快,师弟与费无忌同样水火不容。想到对抗费无忌,你我二人独木难支,只能相互合作才能在宗门立足。”

    费无忌在宗门的势力不弱,陈铮一人的确无法对抗。郝剑铸就道基,确实是最好的结盟对象。但他能背叛费无忌,也就能在自己背后插一刀,陈铮有些信不过他。

    “郝师兄不是与秦师姐合作过吗,为何不去找秦师姐?以她在宗门的背景,一定能保师兄安枕无忧。陈铮在宗门无根无萍,就不怕我连累你吗?”

    郝剑皱起了眉头,眼睛盯着陈铮,沉声问道:“师弟这是拒绝吗?”

    “没有!”陈铮摇摇头,眼中瞳孔扩散,似乎在神于物外飘浮不定的说道:“能得郝师兄相助,陈铮求之不得。只是陈铮有一事请教,郝师兄让我如何信你?”

    听到陈铮话,郝剑脸色顿时一沉:“陈师弟是要我的投名状吗?”

    “没错!”

    陈铮的回答生硬而冷漠,没给郝剑丝毫的情面。直截了当的表明我不信任你,让郝剑的脸色极为难看。

    现在是郝剑主动找上门来寻求合作,主动权在陈铮而不在他,郝剑心中愤怒却没有拂袖而去,强压着心中的怒意道:“陈师弟想要什么?”

    陈铮能感觉到郝剑的压抑的怒火,但他毫不在意。在他的谋算中根本就没有郝剑,若非对方找上门来,陈铮差点就把他忘了。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陈铮并不会拒绝与他合作,但郝剑必须做出让他信任的姿态。

    “我什么都不要,只要郝师兄一句誓言。”

    “没问题!”

    陈铮所谓的誓言,不是信口开河发个誓就算完了。是要以黄泉大帝为见证才算数,这位无上帝尊高居九重天,俯视诸天万界,最是灵应。

    郝剑咬着牙齿,想都不想的答应。

    “黄泉大帝在上,门下弟子郝剑与陈铮共结同盟,共进退,若有违约背信之举,神人共弃,永坠幽冥万劫不复。”

    随着郝剑誓言,一股无名气机从天而降,落在他的头顶。

    “够吗?”郝剑阴沉着一张脸,死死盯着陈铮,沉声问道。

    陈铮“嘿嘿”干笑两声,举掌起誓:“黄泉大帝在上,门下弟子陈争与郝剑共结同盟,共进退,若有违约背信之举,神人共弃,永坠幽冥万劫不复!”

    陈铮的话音刚落,浮于郝剑头顶的无名气机一分为二,分别从二人的头顶穴中钻入,与识海中的灵光融为一体。

    任由这道气机与灵光相融,郝剑不动声色,只是陈铮却皱起了眉头。

    “白玉门竟然毫无反应!”

    随着他与的灵光与白玉门融合,尤其是凝聚了阴神雏形后,白玉门对外来气机极度排斥。可如今黄泉大帝的气机侵入识海,白玉门却没有一丁点的反应。

    “是对黄泉大帝的忌讳吗?”

    誓言完成,郝剑脸色好转,开口问道:“不知陈师弟何时返回宗门?”

    陈铮暂时抛下心中怀疑,他现在还不能立即离开。高阳府初定,还有许多善后之事没有了结,必须要等到高阳府初步安宁后才能放心离开。再者,白世镜丹田破损,虽然经过半年多的修养与常人无异,可他心中明白,白世镜表面若无其事,实则内心极度不甘,心情一切郁郁寡欢。陈铮也不会任由白世镜就此沉沦下去,二人相识微末之间。这个世界上,若是谁最得他信任,唯有白世镜与沈玉二人。

    尤其白世镜曾得了嵩阳真人的传承,将来不说天人境,绝对阳神有望。这么一个得力臂助,必须找到能令他恢复丹田之伤的方法,让白世镜重新振作起来。

    陈铮虽非昔日的吴下阿蒙,但见识确实不广。面对白世镜丹田之伤,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过,他相信一定有治疗的方法,只是他见少识浅不知道罢了。

    黄泉魔宗作为当世绝顶宗门,肯定有灵丹秘法治疗。可惜的是陈铮拜入宗门后,只待了几个月就费无忌之故逃离了宗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