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占领化德府,取田氏而代之后,所有人都明白他接下的动作就是攻打高阳城。楚光弼也明白,以自己的实力是无法抵抗陈铮的攻伐,所以才派出长弓卫健前往神都与各方势力合作一同截杀陈铮。

    只是,没有人能想到陈铮的实力提升的这么快,截杀陈铮的数名半步先天尽皆陨落。

    经过半年的休生养息,陈铮聚齐一万战兵攻打高阳城,一日而下,彻底统一渔阳郡。速度之快,攻伐之利,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高阳城高池坚,作为酀州州城,虽然无险可守,但想要凭借一万战兵攻打下来,陈铮至少要损兵折将一半,强攻个三五日吧。

    所有把目光注视在高阳城的人都觉得陈铮有些托大,可事实却让大家的眼镜碎了一地,高阳城连一天都没有坚持下来。

    高阳城被攻破,陈铮就此成为渔阳郡之主,麾下带甲之士数万,居酀州之北,俯视南方各郡,酀州最大的割据势力产生了。酀州有九郡,渔阳郡却独占其精华十之三四,广宁张氏袖手旁观,甚至与陈铮暗通款曲,其他各郡没有任何人敢说能抵抗陈铮的百战精兵。

    到了此刻,明眼人已经看出来,陈铮虽然没有在事实上占领酀州全境,但他已经是酀州之主。除了广宁张氏之外,酀州各方势力都要父仰陈铮鼻息而存。

    豪门世族的生存法则就是谁强依附谁,没有比我强,我就取而代之。当陈铮发出宴请后,高阳城大大小小的豪门世族都不怪怠慢,各家主族长准时前来参加。

    看到这些家伙们还算识相,陈铮便暂时放他们一马。

    宴席之后,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就代表着高阳府的各方势力认可了陈铮这个新主人,也代表着陈铮成为渔阳郡之主。

    太阳升起,温洋洋的驱散了昨日的萧瑟。战后的狼烟依旧残存,空气中还能闻到一股战争的铁血之气。但战争已经结束,除了街道频繁的甲兵巡逻,市面萧条一些,高阳城正在向正常状态恢复。

    巡游街市的差役们还是那些人,管理市场的吏员也还是那些人。除了街道上多了许多面色冷冽的巡逻甲兵,以及城头上陌生的旗帜,告诉老百姓高阳城已经换了主人,其他的一切都与往常没什么两样。

    不管高阳城的主人是谁,老百姓该养家还要养家,该为生计奔波的还要奔波。只要不影响他们的生活,官老爷们的事情与他们是无关紧要的。

    城外的士兵们正在清理昨天的战争的痕迹,尸体被集中焚烧后掩埋。各个街市贴出了安民榜文和招工榜文。

    每天两钱银子,招集苦力修补城墙。高阳城的新主人减免一个月的交易税,这个消息正在四处扩散,商人们摩拳擦掌,乘这个机会多嫌一笔。

    清晨,城门刚开,沈从鸾就带着陈铮的手书,在数百甲兵的护送下前往各县进行招降。连高阳城都没有坚守一日,其余各县对于陈铮麾下的精兵强将而言,更是如土鸡瓦狗,只要各县的主事者以及豪门世族的脑袋没有被门夹过,绝对不会对抗天兵。

    沈从鸾只要跑跑腿,吃吃喝喝就能拿到这一份功劳。故尔,一路上他显的意气风发。

    楚光弼是冡中枯骨,守尸之鬼。在空上乱世来临的时代时,一不能保境安民,二不能对外建功,对于有野心的人而言就如龙游浅水,虎困柙中。

    相比楚光弼,陈铮就显的年富力强,有野心有能力,麾下精兵强将无数,年及弱冠就成了一郡之主,跟着这样的主公虽然要承担极大的风险,但也有了建功立业的机会。对于高阳城的野心之辈,个中得失,只有各人心中知晓了。

    跨过一片狼藉的护城河,进入高阳城内。看着神色略显紧张的老百姓,萧条的市面,不时经过的巡逻甲兵,郝剑的神色中带着一丝怪异,一丝莫名的奇异。

    他还清晰的记的,数年前的冰天雪域之中,陈铮如蝼蚁一般,生死只在他一念之间。这才过了几年而已,对方就一飞冲天。修为大进,更是成了一方之主。有了这些资本,陈铮在宗门的地位将大大提升,再不是任何人能够随意欺压的对象了。

    经过这些年的历练,郝剑也不是原地踏步。已然铸成道基,距离先天化境只差临门一脚。只是他背叛费无忌,想要借助宗门洞天晋升先天化境要变的曲折。

    陈铮从神都返回酀州,郝剑就得到了消息。以他的才志,自然看的清楚,陈铮接下的动作就是攻打高阳城,彻底统一渔阳郡。

    所以,郝剑就在高阳城外落脚,一边打磨修为,一边等待陈铮的动作。

    昨天,大军攻城,郝剑就是数十里外观察。高阳城一日而下,郝剑苦等一夜后,第二天天不亮就迫不及待的入城。

    陈铮在宗门无根无凭,又与费无忌是死对头。想要借助宗门洞天晋升先天化境,过程不比他容易。

    在郝剑看来,陈铮攻打高阳城,统一渔阳郡,未尝没有借俗世之势进而获得宗门的认可与支持。如今,陈铮成为渔阳之主,借助这一层身份已然扫平了一半的障碍。只要回归宗门,必然会得到宗门某些势力的支持。

    郝剑准备与陈铮合作,以他在宗门多年经营的人脉,合陈铮之力,谋取进入洞天的资格,必然事半功倍。

    陈铮是个聪明,定不会拒绝他的好意。

    沿着城门正街,郝剑一路畅通的到达刺史府。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层里,陈铮结束了冥想。

    他本人不胜酒力,偏偏昨夜的情况无法推托,为了安抚各大世家豪族,不得不摆出一番亲和友善之举,最终把自己灌的头晕脑胀。若非他修为深厚,恐怕就要醉的不省人事了。

    经过一夜冥想,酒力消退。

    陈铮推门而出,清爽的空气带着一缕微风扑面而至,让他的精神瞬间一振。

    呼吸一口清爽的空气,陈铮走入院中,摆出一副拳架子,一招一式的慢通通的打起拳来。对于他现在的修为而言,这门得知蛮荒世界的无名拳法,对他的修行已经没有了任何作用。但用来舒筋活血,活动筋骨,依然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一趟拳法打完,感觉到身体发热,陈铮顿时感觉到精力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