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轻候鸣金收兵,回到营寨之中直接向陈铮请罪。

    “参见候爷!”刚入军帐,左轻候便俯倒身躯。

    “末将无能,累的三军伤亡惨重,请候爷治罪!”

    今日攻城,陈铮在后方看的清楚,非战之罪。对于左轻候的请罪,他只是挥了挥,安慰道:“高阳城不是普通的县城,想要一战而下纯属妄想。将军今日一战,已令敌军伤亡惨重,不仅无罪反而有功。”

    说到这里,陈铮心中一动,向左轻候询问道:“不知城上守将是谁?”

    “守将乃是楚光弼身边的左右二卫之一的魏文通!”

    想着魏文通守城时的悍勇,陈铮赞叹一声:“如此悍将竟不能为我所用,可惜!”

    陈铮的底蕴还是稍浅了一些,手下可用之将并不多。单氏兄弟的进步虽快,但修为还是差了一点。左轻候的修为倒是不弱,但他身为一军之主,主要职责就是居中统筹,冲锋陷阵非万不得己不可为之。

    白世镜眼珠子一转,忽然说道:“候爷是起了爱才之心,想要把此人招在麾下吗?”

    陈铮摇摇头,魏文通乃是楚光弼的心腹大将,绝不可能背主投敌,想到这里,他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想要招揽此人,也不是不可能!”

    陈铮神色一怔,兴趣大增。若能招降魏文通,不仅可得一大将,还能兵不血刃的攻破高阳城,一举两得。陈铮看向白世镜,激动地问道:“白兄想到了良策?”

    “关键还在于楚光弼,若魏文通是忠良之士,只要咱们活捉了楚光弼,以楚光弼为挟,或许可得此将。”

    白世镜说的有几分道理,楚光弼若是投降,魏文通也就没有再坚持的必要。而魏文通真如传言般忠于楚光弼,只要楚光弼在他手上,不愁魏文通不为他所用。

    “既然如此,攻城之战就要避免伤了魏文通的性命。看来要派几员悍将,直接于万军之中活捉魏文通。没有了魏文通,高阳城旦夕可破。”

    “血衣卫何在?”

    陈铮忽然大喝一声,一道血影窜入军帐,躬身行礼,叫道:“属下在此,不知候爷有何吩咐?”

    “着一队血衣卫潜伏在刺史府外,一旦城破活捉楚光弼。”

    “喏!”

    血衣卫得令出了军帐,陈铮又看向左轻候,吩咐道:“让将士们饱餐一顿,然后再次攻城。本候派几名高手上城,协助你活捉魏文通。本候要在今天一举攻下高阳城,在城内过夜!”

    “喏!”

    左轻候神色一紧,连忙接令,并发军令状:“末将必破高阳城,若不破愿受军令处罚!”

    一顿饱餐,大军出营。

    左轻候亲冒矢石,过了护城河,于第一线指挥大军攻城。经过上午惨烈一战,守军稍微适应了战阵,面对城下飞来的石头,立刻躲在了城垛后面。

    看到守军被投石车压制,左轻候立刻让大军攻城。这一次他以鲁敬德为前锋,率领悍勇之士,要一举攻上城头。

    黄百韬,赵传铭随后支援。

    这三人的修为都达了后天九层,虽不如魏文通,但以一敌三,也能坚持片刻。

    陈铮随军压阵,身边站着一位老者,绵衣长袍,面色红润,竟然看不出倒底有多大岁数。

    看到云梯搭在了城头上,鲁敬德率领麾下悍卒爬上了云梯,顶着滚木礌石和箭矢向上爬。陈铮扭头说道:“这次要劳烦靖老出手,活捉了敌军主将。”

    靖老一直在渔阳县的景阳岗黑风寨中潜修,这次攻打高阳城被陈铮一纸调来,终于派了用场。

    “老夫久不动手,正好检验一番这段时间的闭关成绩。”修为更进一步,终于突破了后天十层,筑就武道根基,靖老信心满满。

    ……

    左轻候指挥着井阑上面的弓弩手,对着云梯附近的守军进行射击,掩护鲁敬德,黄百韬,赵传铭三人。

    云梯被推的比较近,一队神射手可以很准确的瞄准狙杀城头上的守军。

    就在鲁敬德马上就要爬上城墙,突然一块滚木砸了下来,将他压在了云梯之上。鲁敬德听到身下传来几声惨叫,猛的一跃而起,刀光朝着城头一扫而过,清空了头顶的敌挥,然后一跃登上了城墙。急挥战刀,挡在云梯附近,掩护下面的士卒上来。

    鲁敬德悍勇非凡,硬是杀散一波守军。等到后面的士卒上来之后,组成战阵敌军厮杀在一起。

    于此同时,黄百韬与赵传铭也攀上城头,各带一队悍卒朝着两边厮杀,不断扩大占领区,为后面的士兵清理空间。

    守城的士卒哪里是这帮人的对手,很快就被杀散,清理出来很长的一块空地。而在城外还有攻城车协同,敌军无法阻挡,城墙顿时失守。

    魏文通见状,丢下指挥的大军,直接向着鲁敬德等人杀了过来。

    此时若不能杀败城墙上敌军,高阳城肯定会失守。

    鲁敬德也看到了魏文通冲杀过来,连忙大叫一声:“活捉魏文通,攻破高阳城!”

    他的话音刚落,就见一道身影从城头掠过,激弛向魏文通。

    “是靖老!”

    鲁敬德精神一震,指挥周围的士卒往城墙下杀去,准备打开城门,放大军入城。随着鲁敬德一声大喊,黄百韬与赵传铭加紧清理城墙上的敌军,一时之间,城头杀声震天。

    此刻,魏文通已经顾不上守城了,眼看到靖老冲了过来,他的心神突然一紧,脸色变的凝重无比。

    他是武道高手,灵觉敏锐,随着靖老出现,就感应到的一股危机感。不等靖老攻至,便抢先一步挥刀砍去。

    “嘿嘿!”

    靖老冷笑一声,一双拳头猛的轰出。

    轰!

    魏文通眼中露出惊骇之色,刚猛的拳力轰在战刀上,让他浑身一颤,如被雷击,战刀脱手而飞。

    “好厉害的拳头……”

    魏文通惊骇之余,连忙向旁边躲了一下,却不防靖老反应极快,化拳为掌击拍在他的胸前。

    后天十层与十一层,虽只相差一个层次,但差距如云泥之别。面对靖老的全力一击,魏文通根本无力相抗,被一掌拍实摔倒在地上。刚要挣扎着爬起来,靖老已经扑了过来,一脚踢在他的腰穴,封禁了他的气血。

    魏文通面如死灰,双眼中闪过一道绝望之色,心中猛的一阵绞痛:“高阳城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