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攻城车跨过护城河,上面的士兵利用强弓劲弩对城头上的守军进行压制,攻城兵渐渐向着城头接近。

    一旦有敌方士兵举起石头或是滚木,就会迎来一波箭雨。正在云梯上奋力攀爬的士兵见到石头与滚木减少,士气大增,一个个好似攀树上猿猴,唰唰唰……眨眼之间就攀到城头上,奋力一跃间翻上城墙,手中钢刀连环劈砍,清空一片区域,与后续的士兵组成一个战阵,不断冲击着城墙上的守军,很快在城墙上站稳了脚步。

    守将魏文通见到敌军攻上城头,脸色大变,连忙集结身边的亲兵,冲了过来就要把这些敌军赶下去。

    第一批次士兵攀上城头,并站稳脚跟,后面越来越多的士兵攀上来,不到一刻种就有数百人攻了上来,形成一个个战阵,与守军激战起来。

    魏文通急的大声吼叫,指挥士卒不断冲击敌军阵线。手中一柄环首刀左砍右劈,每一刀下去就有一名士兵被他砍死砍伤。

    咻!

    忽然一道黑影跨越空间,向他射了过来。站在井阑上的士兵见到魏文通勇不可挡,不断杀伤己方士兵,瞬间瞄准他一箭射了过来。

    “将军小心!”

    一声狂叫,魏文通身边的亲兵发出一声惨叫,直接用身躯挡住了必杀一箭。

    “保护将军,小心贼军的暗箭!”

    呼啦一下子,十几名亲兵把魏文通围起来组成一堵人墙。只是魏文通暴露了自己,被几十名神射手盯住,箭矢不断的向他射过来,围在他身边的亲兵,不断中箭倒地。片刻间,就伤亡过半。

    “这里危险,护送将军下城!”

    “滚开,随我杀敌,把贼军赶下城墙!”

    魏文通推开护在他身前的亲兵,奋力吼叫。顶着头顶的箭矢,不断聚集着士兵向着敌军冲击。

    此刻,城头上的敌军越来越多,若不能在最敌的时间内把他们赶下去,高阳城必破无疑。无论是做为守将主将,还是出于魏文通本人面皮,他都不允许自己在半天之内就丢城失地。

    身上插了四五支箭矢,魏文通死战不退。士卒见主将如此神勇,被激发了凶性,奋不顾身的向着敌挥冲击。

    “一起死吧!”

    突然一名士兵大叫一声,冲入敌军战阵,抱着一名敌军跳下城墙。这一举动瞬间激发了同伴,所有人抱定同归于尽之心,让敌军压力大增。原本逐渐扩张的战线,被再次压缩。

    左轻候看到城墙上的守军忽然之间,士气大增,战力彪升,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将军,城上伤亡太重,是否要鸣金收兵?”

    看到攻上城墙上数百士兵承受着数倍于己的敌军的围攻,副将黄百幍出声询问。如今,敌军士气大增,个个奋不顾身,抱定同归于尽之心也要把己方士兵赶下城墙。敌强我弱,再往城墙上输送士兵就是成添油战术,即便是胜也是两败俱伤。

    看到左轻候不为所动,黄百韬咬咬牙,低声说道:“将军,候爷可是在后面看着呢!”

    左轻候目光如电,盯着黄百韬好一会儿。抬头看着城墙上的士兵越来越少,这才涩声说道:“弓弩掩护,让城上的弟兄们撤下来。”

    “喏!”

    黄百韬大叫一声,转身带着自己的亲兵向着城墙冲去。黄百韬的修为并不弱,乘着城头混战,带了十几名亲名越上来,亲自为己方士兵断后。

    “贼将,休要猖狂!”

    看到黄百韬冲上城墙,大肆屠戳,魏文通厉吼一声,举刀斩杀过来。

    铛!

    二人将遇良才,劲力互冲,各自后退三四步。黄百韬活动着毫无知觉的手臂,神色震惊的盯着敌将。

    对方修为深厚,力量巨大,只是一击就让他半边身躯发麻。胸腔气血翻涌,黄百韬强行把一口逆血吞下去,脸上变的难看之极。

    “保护将军!”

    看到黄百韬面如黄纸,一名亲兵大叫着,护在他的身前。

    “好修为!”

    魏文通眼睛猛的一亮,他这一刀只用出七分力,没想到敌将竟能承受下来。即便敌对,魏文通也不的不在心中暗赞一声。

    他可不是普通的武将,修为高深,已达半步先天,后天十层即将圆满。若不然,也不会被外人称作楚光弼的“左右二卫”。

    可惜,长弓卫健身死神都,左右二卫只剩他一人,独木难支,若不然今天也不会这么艰难。

    “撤退!”

    看到城墙上的士兵们全都撤下来,黄百韬大叫一声,翻过城墙借着云梯滑落地面。转眼间,城墙上除了一地的尸体,再无一个敌兵。

    魏文通看着眼前如修罗地狱般的战场,上千具尸体横七竖八,血水沿着地砖形成一条小河。他是有能力斩杀黄百韬的,但并没有这么作。

    斩杀黄百韬不难,可若因此激怒敌军,就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而且,他身为守城主将,逞强斗勇不是他该做的事情。居中指挥,统筹全局,才是为将者的事情。而且,这一场攻守之战不知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他必须要保持精力,以应对后面的战事。

    “将军,敌军退了!”

    突然,一名士兵大吼起来。魏文通闻言,朝城墙外一看,只见敌军如潮水般越过护河城。庞大的攻城车开始后退,碾压着地面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收敛尸体,救治伤员,用石灰覆盖地面的血液。”

    魏文通交待一番后,带了几名亲兵巡视着城墙,不断调整着守城之方,弥补这一战暴露出的问题。

    左轻候退兵,清点战损,这一次攻城一共伤亡四百余人,战死上百,重伤者也达百人。而于此时,城中的魏文通得知了己方的战损,伤亡者千余人,死亡过半。

    一次守城战便折损了千人,魏文通的面色变的凝重了起来。这些伤亡大多都是对方的弓弩造成的。魏文通特意检查了死者的伤势,相当部份人都是要害中箭而亡。有人士兵身上只有一处箭伤,明显是被敌军的神射手一箭射杀。

    敌军不光有神射手,对方的投石机也极为强悍,杀伤力极强,大部份守城器械都是被从天而降的石头砸毁。

    士卒伤亡惨重,魏文通也只能吩咐尽量救治。让他忧心的是敌军士卒精锐,第一个士兵都精通武艺,修为最差的都达到了后天三层。若是城下一万敌军如同今天攻上城墙的士兵这种水准,高阳城绝对无法坚守太久。

    说倒底,还是高阳城承平已久,久不历战阵,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打仗。若非他奋战在一第一线,恐怕很多都要被战场的惨烈吓倒了。

    作为守城一方,魏文通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只能凭着一股血勇之气,严防死守,抱定与敌皆亡之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