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王古河亲自在谷口迎接,看到陈铮与姥姥时,眼睛猛地一亮,大声叫道:“姥姥大驾光临,山野鄙谷真是蓬荜生辉。”

    “古老头,十几年未见,还是老样子,果然是养生有道。”

    姥姥打量一下丹王古河,声音尖细的说道。

    “比不得姥姥!”丹王古河谦让一句,目光落在陈铮身上,惊讶道:“这是谁家的小哥,好精湛的修为!”

    嘴上这般说着,心里却是大吃一惊,他竟从陈铮身上感应到一股如渊之深的气机,这股气息飘渺不定,捉摸不透。心神猛地一震,竟感觉到一丝危险。

    陈铮抱拳一拱,道:“在下陈铮,不请自来,唐突失礼,还望丹王不要怪罪!”

    “岂敢,岂敢!”丹王古河连忙还礼,客气的说道,“陈公子能来,实在是古某的荣幸。二位趣紧里面请!”

    “咦?”

    视线从姥姥与陈铮身上离开,丹王古河的目光定在灵光犀身上,惊咦一声,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

    惊呼一声,道:“这,这不会是传说中的灵光犀吧?”

    “好眼光!”姥姥尖细的声音传出,颇为得意道:“古老头,姥姥这个见面礼怎么样?”

    “太贵重了,太贵重了,古某受不起!”

    丹王古河先是眼前一亮,而后坚绝摇头辞受。

    “灵光犀乃是天下十大奇珍之一,如此贵重之特,古某何德何能,还不也受姥姥的大礼。”

    “哼,没出息!”

    姥姥冷哼一声,对着古河毫不客气的教训道:“你也是堂堂的九级武宗,莫不是在山里隐居的时间太长,连胆子也没了吧。不过是一只灵光犀,如何受不得?”

    丹王古河被训,也不生气,一副陪着小心的样子,苦笑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姥姥的礼物太珍贵了,古某瘦胳膊瘦腿,恐怕承受不起!”

    “哼,跟我装糊涂!”姥姥再次冷哼一声,直接摊牌。“姥姥不要你重出江湖,打打杀杀的事情也用不着找你。这只灵光犀换你的乙木之精,你意下如何?”

    “啊?!”

    丹王古河的脸色猛地一沉,失声惊叫。

    “啊什么,干脆一点,换还是不换?”

    做为一名丹师,乙木之精对他的作用极大。但灵光犀的价值也不弱于乙木之精。二者同为天下十大奇珍,并无高下之分。在不同的人眼中,价值各有不同。

    灵光犀角可以炼制草还丹,也只是草还丹的一味主药。丹王古河虽然心动,但在他心中,灵光犀依然比不上乙木之精的价值。

    “古某可以说不吗?”

    “可以!”

    姥姥哼了一声,半是威胁道:“张秋水,绝命书生,朱雀仙子,五大圣地之主正在满世界的寻找五行之精呢!”

    “怎么可能?”

    丹王古河的脸色随之大变。

    “没什么不可能的。也就姥姥与你有些交情,才特意寻了灵光犀与你交换。若是五大圣地之主来了,恐怕你也一根毛都捞不着。五行之精,对于五大圣主以及姥姥极为重要,古老头好好思量一番吧!”

    “这是不是就叫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下来?”

    丹王古河苦涩着一张脸,哀声叹气起来。

    陈铮忽然皱起了眉头,这位丹王古河的性子说好听点叫做“老好人”,说难听一些就是太懦弱了,完全没有一点的九级武宗的气量。

    被姥姥这般威胁,竟然没有丝毫的脾气,似乎要同意了灵光犀换取乙木之精。

    其实,怪不得丹王古河“欺软怕强”,九级武宗看似高高在上,但与五大圣地相比,如荧火之于皓日。

    也就是现在,由于世界之伤导致世界本源注失,天地之力压制武者修为,才使的九级武宗成了武道之巅。搁在三五百年前,九级武宗也不过是大一点的蝼蚁。

    正是清楚五大圣地的底蕴,丹王古河听到姥姥威胁似的话,才没有过激的反应。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若非姥姥与你有些交情,张秋水、绝命书生早就联手打过来了。为了五行之精,五大圣地已经准备不择手段了。

    你还能落一只灵光犀,其他拥有五行之精的势力,不被灭门就已是祖宗显灵了。”

    听到姥姥的话,丹王古河脸色忽然变白,目光闪过一道惊悸之色。

    陈铮看的分明,表面上面无表情,心中却是暗笑不已。“姥姥也会扯虎皮做大旗,这一番狐假虎威,竟把这位丹王给唬住了。”

    不起冲突得到乙木之精,两方皆大欢喜。若是丹王古河不识相,陈铮也不吝啬暴力,强行而取。

    如今是品丹大会,有些事不好细述。先安顿好角鹿与灵光犀,丹王古河邀请陈铮与姥姥到了一座茅庐之中。

    这里已聚了十几个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当姥姥现身时,所有人起来行礼。

    “见过姥姥!”

    “见过姥姥!”

    姥姥瞥了一眼在座众人,都是老相识。一一见礼,而后入座。

    “已有十多年未见,姥姥的玄功越发精深了!”

    “快来给姥姥磕头!”

    一位中年人把自家的后辈推出来。

    姥姥伸手一挥,道:“一个头就行了,多磕姥姥也没有见面礼。”

    “嘿嘿,姥姥说笑了!”

    十几人聚坐在茅庐之中,一番寒暄,一番张罗后,品丹大会正式开始。

    说来也好笑,丹王古河炼制的宝丹无不具有非凡功效,堪称灵丹。刚开始时,品丹大会还能吸引天下目光,无数人挣破头也要来见识一番。

    大会举行的多了,尽管有着各种灵丹的好处,却无人再来。每年端阳节的品丹大会,也只有大猫小狗三两只,有时候甚至无人前来。

    九级武宗来过一次,便觉得无趣,九级以下的武者没有资格参加,最终的结果就是,丹王古河的品丹大会变成鸡胁般的存在。

    今年要好了许多,至少来了四五人,加上带来的晚辈,将将也有二十人了。

    茅庐之中,只有一方丹鼎,地面铺着干草。

    众人也不嫌弃,相继而坐。

    一众九级武宗相降在一起,只是品丹也太乏味。三五句话过后,便把话题引入了武道之上。

    都是九级武宗,坐镇一方的绝顶高手,不可能一上来就舞刀弄枪。先由小辈们抛砖引玉,各位大佬们指点一二。

    较计完毕,丹王古河拍了拍手,一掌击在丹鼎上,鼎盖飞起,从上飞出几十道流光。

    丹王古河用玉盘接住,一股清灵之气溢出,这些丹药散发着浓郁的清香。表面盈盈灵光,一看即知不是凡品。

    “古某技艺不佳,弄个品丹大会贻笑大方,还请诸位勿要笑话。这些丹药与我等无用,不过尝个口舌之欲。但对于小儿辈们,却也有着固本培元之效。

    今日名为品丹大会,实为故友聚会。

    多年不见,借着品丹之会,相逢于端阳佳节,相互走动走动,叙一叙旧谊,免的时常不来往,关系生疏。

    区区丹丸不诚敬意,诸位请!”

    “古兄言重,天下不知有多少人想要品尝古兄的灵丹而不可得,我等得古兄相邀,求之不得,安敢笑话。”

    “古老头的炼丹之术越发精进了,这些灵丹品相俱佳,姥姥可是眼饭馋的很呢!”

    姥姥一番恭维后,从玉盘中取来一粒丹丸放入口中,顿时一股奇香入腹。丹丸化作一股热气流传全身,融入全身血肉之中。

    “好灵丹,纯化气血,只此一枚丹丸,竟让姥姥省去半年苦修之功。”

    姥姥运功化解灵丹药力,一陀红润之色浮于脸上。功行一周,药力化入真气之中,姥姥眼中闪现一道神光,脸上玄光流转间,显是修为精进一丝。

    “恭喜姥姥修为精进!”

    陈铮也从玉盘中捏起一枚丹丸,先是嗅了一下,一股清香之气扑鼻,竟让他的气血微微一动。

    相比黄泉魔宗的丹丸,灵光内晦,古河的炼丹术差了一筹。一枚丹丸入腹,气血猛地加速运行,毛孔张开,一道废气排出。

    陈铮微微一震,不由目露异色。

    “此丹竟有洗筋伐髓之效!”

    感受到气血纯化,陈铮脸上露出一丝惊讶。

    这丹丸,对他的效果并不明显。但对于半步先天以下的武者而言,足以低得上一年苦功,勉强可称一声宝丹。

    “好丹!”

    陈铮出口称赞,丹王古河脸上马上露出观喜的颜色。迅速问道:“好在哪里,还请陈小兄弟师兄指正!”

    此时,丹丸药力发挥,陈铮催动气血在体内运转一周,一股微温气息渗入血肉之中。体内的杂气在药力的排斥之下,排出体外。

    “药力温和,功能洗筋伐髓,纯化气血。古前辈好俊的炼丹术!”

    听到陈铮评价,几位年青武者露出不服之气。看向陈铮的目光有些不善,在座的前辈们都没有说话,哪论到他来装神弄鬼,显的自己很了不起似的。

    这些小辈们没有眼力,不等于几位大佬没见识。

    九级武宗的感应力何等敏锐,他们第一眼看到陈铮时,就感觉到对方体内蕴含的一股深不可测的气机。尤其,见到姥姥对陈铮客气有佳,便知他是一位同级的高手。

    听到陈铮赞不绝口,其他人也从玉盘了取了灵丹服下。

    得到众人的称赞,丹王古河脸上都要结出一朵花来,自己的炼丹术能得称赞,实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

    品丹大会结束,众人论道武学,印证武道。

    一连五天,品尝灵丹,谈论武道,日子过的飞快。前来参加品丹大会的几名高手,来了又走,丹王古河送走陈铮与姥姥,谷中再次恢复宁静。

    这一行,在姥姥半是威胁之下,顺利的换取了乙木之精。陈铮离开时,把角鹿把留在了武夷山。

    他习惯独来独往,带着一只角鹿实在不方便。

    出了武夷山,陈铮与姥姥分别。

    陈铮再次返回建康城,就在城外的紫金山中隐居,静待中秋月圆之日。

    他来到这方世界的目标基本达成,修为突破十一层。隐居于紫金山,深居浅出,每天不是精修白骨阴风诀,就是演练刀法。

    杀生刀法臻入小成之境,陈铮的刀法一日千里,尤其是刀势,于大成之境之上再迈一步,凝为实质化的存在。

    杀生刀法的品阶远远超过化血刀法,比之风雷九击也要强出一筹。臻入小成之境,陈铮每日苦练不遂,依然进境极缓。

    陈铮也是有恒心,依然投入极大的精力钻研这门刀法,日日感悟杀生刀法的意境。

    因为陈铮时常演炼刀法,激发刀势,使他闭关的洞室受自身刀势的影响,草木山石之中,受到刀势侵染,隐隐散发出一股凌厉的锋芒。

    小小的洞室之内,杀气纵横,赤光如练,刀芒吞吐间,在洞壁上留下深达一半寸的痕迹。痕迹之上,蕴含的凌厉的刀势,若是修为不够,只看一眼,就有被刀势斩伤心神。

    呛!

    赤光消逝,锋芒内敛,陈铮还刀归鞘,身体忽然飘起,落于洞室的石床之上。

    一缕缕的阴气,随着白骨阴风诀的运行,汇聚于洞室之中,凝聚成灰白的雾状。在陈铮一吐一吸间,由毛孔渗入体内。

    炼化天气阴气,先天白骨真气在体内汩汩流动,经过一段时间的闭关苦修,陈铮的修为更进一步。

    武道纯化,真气唯一,精纯之极。

    修为到达这一步,炼精化气已走到巅峰,进无可进。

    接下来的修行,就要由炼精化气,步入炼气化神。

    以白骨阴风诀特有的观想之法,存神定心。识海之中,白玉门绽放灵光,环绕着阴神的势,凝炼成光,刀光四起,精纯如水,显示着陈铮的刀势远远的超过了大成之境。

    到了这个程度,陈铮心中明白,刀势的凝炼也要达到巅峰了。之后的修行法门,陈铮并不知道,他甚至都不知道,刀势之上的境界是什么。

    “回到大离世界后,要找机会回一趟黄泉魔宗了!”

    修为达到后天十一层,先天化境突破在际,陈铮必须要返回宗门,借助宗门的资源,进行最后一步的积累。

    尤其是他修炼白骨阴风决,必须要借助宗派的黄泉天脉来进行突破。

    嗤!

    识海刀光迸发,斩灭杂念,陈铮吞吐天地阴气,体内气血如潮起潮落,涛声阵阵。

    骨骼受到阴气淬炼,越发呈现出玉一般的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