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毒粉的药力发挥,引爆了灵光犀体内积累的毒素,灵光犀卧在地上,筋骨酥软,浑身无力。只是在角鹿的安抚下,“哞哞”的叫唤着。

    “主人,恶兽已经没有反抗之力了,让我去杀了它!”

    赤努手持弯刀,直奔灵光犀而来。

    察觉到赤努的恶意,灵光犀挣扎着就要站起来,“哞哞”的叫着不停,鼻翼扇动间,一股毒息喷出,威胁赤努。

    只是它中了五毒粉之毒,毒素爆发,浑身无力,挣扎半天,也没有站起来。眼见赤努执刀走来,绝望之余,牛眼中流出两滴眼泪。

    “呦呦……”

    角鹿嘶咬着陈铮的衣服,不断叫唤起来。

    “且慢!”

    陈铮突然开口,阻止赤努靠近灵光犀。他还要靠着灵光犀换取丹王古河的乙木之精,怎能允许赤努斩杀了灵光犀。

    “陈兄弟,这只恶兽给南域各部带来了无尽的伤害,使贤良的妻子失去丈夫,慈详的母亲失去儿子,你要维护它,让它再次为南域各族带来灾害吗?”

    哈博的脸上露出悲伤之色,灵光犀体内的毒素每一次爆发,都会给南域各部落带去灾害,两三百年以来,受到灵光犀残害而家破人亡者,不计其数。

    南域各部的勇士们,无一不为斩杀恶兽而苦练武艺,为斩杀恶兽而死的勇士已经数不清了。

    哈博历经千难万险,收集了五种剧毒之虫,冒着毒发身亡的危险,亲自制取五毒粉。五毒粉制成,哈博拜别了部落的族民,带着南域各族的殷切希望,前来百蛮山斩杀恶兽。

    当初,他离开部族时,便已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如今,恶兽已经失去了抵抗力,只需斩斩一刀就能斩杀,为南域除去大害。偏偏在他将要成功时,陈铮却来阻止。

    哈博一脸的悲痛,对陈铮失望无比。

    “灵光犀于我有大用,我要把它带出南域,我向你保证,今后它再法为南域带来灾难。”

    哈博深深的看向陈铮,沉吟片刻,道:“我相信你的话!”

    “主人不可!”

    见到哈博意动,赤努忽然大叫一声:“主人,你要用恶兽之血开启神灵的大殿,接受神灵的祝福,成了南域的骄子。没有了恶兽,你会惹怒神灵,会给雄鹰部落带来厄难的!”

    哈博决心已定,摇着头,很坚决对赤努说道:“我是高翔在天空的雄鹰之子,一诺千金,对朋友真心相待。我相信,以神灵的伟岸,一定会认同我的行为。”

    “陈兄弟,这只恶兽就交给你处理了。”

    哈博收回了弯刀,对着陈铮大声说道。

    “哈博,你是真正的朋友。我保证,恶兽将不在成为南域的灾难。”

    “哈哈!”

    哈博大笑着走到陈铮身边,在他肩膀上拍了拍,道:“我相信你,朋友之间就应该谦让。我是雄鹰之子,注定会高翔于天空。即便失去了神灵的眷顾,也依旧会成为雄鹰。”

    说完之后,转身看向赤努,似乎在安慰他,“赤努,世界是很大的,一只恶兽不会成为我的阻碍,哈博终究会成为雄鹰,把大地踏在脚下。”

    被哈博的豪言壮语感染,赤努重重的点着头,大声叫道:“我相信你,主人是高傲的雄鹰,神灵的目光会永远注视着你,当你能够高翔于天空时,神灵国度的大门,将为你打开。”

    这二人一唱一应,一副狂热的宗教信徒,陈铮根本说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

    五毒粉的药力极为霸道,直接中和,化解了灵光犀体内积累的毒素。受到生命危险,灵恍犀彻底臣服于陈铮。

    三人一鹿一犀,出了百蛮山,再次返回初次见面的地点。

    这里就是三人分道扬镳的地点,陈铮要过河北上,返回文昌城。哈博主仆二人,将南下回返雄鹰部落。

    “朋友,你真的不与我一起去雄鹰部族,接受部落的少女们的崇拜吗?”

    对陈铮失去部落少女们的崇拜,哈博极度失望。他无比相信,这将是陈铮一生中最大的损失。

    “我保证,雄鹰部族的少女绝对是世界上最热情的姑娘,你真的要放弃她们的崇拜,不会后悔吗?”

    临别之际,哈博依然没有放弃邀请陈铮前往雄鹰部落,让他接受部落少女们的崇拜。从百蛮山,一路不停着劝着陈铮,开口“接受少女们的崇拜”,闭口也是这句话。

    “哈博,我的朋友,我要离开了,希望你早日成为高翔在天空的雄鹰,这是你的朋友,陈铮对你的祝福!”

    “我也会在神灵面前为你祈福!”

    “你真的不去接受少女们的崇拜吗?若让她们知道我没有把一位英雄邀请回部落,肯定会在很长的时间里对我进行鄙视的!”

    陈铮满头黑线,这厮发癔症了,满脑子都是“少女们的崇拜”。

    “我的朋友,我要过河了。我相信,下一次见面,你已经成为了高翔天空的雄鹰!”

    陈铮说完这句话,逃一般的渡河而走。

    直到陈铮的身影消失在崇山峻岭之中,哈博才收回了目光。

    “主人,没有了恶兽之血,咱们就打不开神殿之门了!”

    赤努心情有些低落,天知道,哈博将会失去多么宝贵的一次机缘。

    “这是神灵对我的考验,雄鹰之子是注定要飞翔的!”

    哈博丢下这句话,转身走入丛林之中。

    ……

    百蛮山一行顺利无比,不仅捕捉到了灵光犀,陈铮还交到一位朋友。

    出了南域,陈铮前没有进入文昌城,而是在太和山附近找到一处偏僻的地方,暂时居住。无论是灵光犀还是角鹿,都极为惹眼,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陈铮不准备带它们招摇过市。

    前往南域捕捉灵光犀,前后只用一个月时间,距离五月端阳节还有一个月。

    陈铮便隐居于太和山,每日闭关修行。

    当初,斩杀武启竜,引的武罗隔空攻击,陈铮身上携带的天晶与血精全都燃烧一空,只剩下几瓶丹药。

    九转熊蛇丸对现在的陈铮,已经没有多大的作用了。

    至于黄泉丹,也已所剩不多。平日都舍不得服用,只有修为晋升后天十一层,陈铮为了巩固,才会每隔三日服用一枚。

    从怀中掏出一只瓷瓶,打开瓶塞,十二颗黄泉丹像是铜丸一般,没有想像中奇香扑鼻,或是闻一口就让人精神大振的效果。

    反而灵光内晦,毫无不起眼,扔在地上,别人也只当是一颗铜丸,看都不会看一眼。

    倒出一粒黄泉丹,陈铮直接吞服,然后运转白骨阴风诀,白骨真气行走于十二正经,奇经八脉。

    黄泉丹沉入胃袋,药力融化,渗入气血之中,一股阴森的气息产生,沿经脉直入丹田。

    丹田之中,真气漩窝一股奇强的吸引力,直接把黄泉丹的药力吞噬。一波波的真气不断冲涮着药力,融入真气之中。

    每练化一丝药力,白骨真气就会增长一分。

    随着真气增长,陈铮识海之中,白玉门震动,一道道灵光绽放。门户之中,环绕于阴神的刀势,迸发出一道寒光,在血海之上纵横飞掠,血光滔滔。

    刀势引动了泣血刀的反应,刀身发出轻微的嗡嗡声,好似奏响一曲美妙的音乐,让陈铮不自觉沉迷其中。

    刀势所化的刀光横行于血海之上,陈铮心神沉寂,刀光凝为实质,演世起了杀生刀法。“嗡……”

    突然之间,泣血刀一声鸣叫,透出一股杀气,从刀鞘中冲出,赤色刀光缭绕飞舞,陈铮心神猛的一震,杀气收敛于无。

    呛!

    刀归鞘中,陈铮露出一丝笑意,杀生刀法终于突破,臻于小成之境。

    白玉门内,血浪平息,刀光合一,重新化作一道寒光,环绕在阴神周围。陈铮可以明显感觉到,随着杀生刀法小成,他的刀势更加凝炼,已经远远超过了大成之境。

    陈铮一心投入修行之中,时光如水而逝。

    转眼间,五月端阳节到了,安顿好角鹿与灵光犀,陈铮出了太和山,往文昌城而去。

    端阳节至,文昌城一派节日来临的气氛,街上人来人往。刚进巷口,就闻到了粽子的香味,糯米混着江米的香气,夹杂着一缕红枣的甘短甜,就连陈铮这个对美食没有兴趣的人,都食指大动。

    巷内,第三家就是姥姥赠送陈铮的宅子。门口贴了桃符,还有一只彩纸折叠的大公鸡,两扇门各贴一只。

    这种彩纸折叠的大公鸡,名叫“雄黄鸡”,有着辟邪,纳福,驱赶霉运的意义。

    宅院打净的很干净,一尘不染。

    陈铮刚进宅门,一道尖细的声音传来:“好小子,姥姥还以为你丧身于南域了呢。再有两天就是端阳节了,你再不现身,姥姥就要一个人去赴丹王的约会了。”

    “见过姥姥!”

    陈铮跨门而入,看到姥姥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椅子太高,悬空着两条小腿,很是俏皮的晃来晃去。

    “小子,来尝尝粽子,姥姥特意从黄鹤楼买的。”

    在巷口时,他就被勾起了馋虫,也不客气,坐在姥姥身侧,拿出一个粽子剥开,一股淡淡的江米味扑鼻,咬一口,江米粘牙,米香中透出一丝文昌鱼的清淡滋味。

    “怎么样?”

    陈铮三五口吃下粽子,点头赞道:“黄鹤楼的大厨,名不虚传。”

    一位侍女递来丝巾,姥姥擦了擦手指后,开口说道:“粽子也吃完了,该办正事了。灵光犀捕捉到了吗?”

    陈铮“呵呵”笑道:“若没有捕到,晚辈也不敢来见您。城里人杂眼多,为免麻烦,晚辈就把它放养在太和山中了。姥姥准备什么时候动身?”

    “今天就走!”

    “这么急?”

    陈铮露出一丝惊讶。

    “带着一只畜生也走不快,丹王古河隐居在武夷山,走的晚了,恐怕耽误了品丹盛会。”

    说到丹王古河的举行的品丹盛会,姥姥露出一丝兴奋之色。显然,对于此次品丹盛会,姥姥极为期盼。

    能得姥姥这么看重,陈铮越发的好奇。

    江湖儿女,风餐露宿,实属平常。不需准备什么,二人出了文昌城,直奔太和山,到了陈铮闭关隐居的地方。

    “咦?”

    看到灵光犀的第一眼,姥姥眼前顿时一亮。

    这只似牛多过于像犀的灵光犀,筋骨强健,皮肤呈现金属般光泽,都不用试探,姥姥就知道眼前的畜生,一身皮肉刀枪不入。

    “这就是灵光犀?”

    姥姥围着灵光犀绕圈,不断打量着灵光犀。

    “好畜生,能否得到乙木之精,就看你了!”姥姥忽然腾身而起,跨坐在灵光犀背上。

    “哞……”

    灵光犀从没有被人跨坐过,很不习惯,叫唤一声后,摇晃起来,要把姥姥甩下背去。

    “好畜生,想要把姥姥甩下去!”

    嘭!

    姥姥一掌按在灵光犀背上,掌劲透体而入,震动着灵光犀的筋骨。

    哞!

    灵光犀的前蹄猛地一软,跪倒在地上,发出哞哞的叫唤声,目光委屈的看向陈铮。

    “不要叫了!”

    陈铮抻手轻抚着它的额头,灵光犀顿时安静下来。双蹄用力,猛的站起来,不在抗拒姥姥的骑乘。

    看到灵光犀背上托着一位陌生人,角鹿忽然发出“呦呦”的声音,奔到陈铮跟前,两只短角触碰着陈铮。

    “哈哈,没有白疼你!”

    明白角鹿是要托他,陈铮哈哈大笑着,翻上鹿背。

    一鹿一犀载着陈铮与姥姥,出了太和山,往武夷山而去。

    无论是角鹿,还是灵光犀,都拥有着上古血脉传承,气血壮大,负担一人后,依然奔走如飞。

    为免引起麻烦,陈铮与姥姥专挑偏僻之路行走。山径小道,河流涉谷,日行行里,夜行八百,不需二日,就到了武夷山地界。

    丹王古河举办品丹大会,邀请者皆为九级武宗。

    此方世界有伤,本源不断流失,已有二十多年没有新人突破九级。有一些高手参加过丹王古河的品丹大会,这次并没有来凑热闹。

    所以,应邀而来者,寥寥无几,只有三五名九级武宗带着门下晚辈过来见见世面,混个脸熟。

    丹王古河的隐居在,位于武夷山一座山谷之中,此谷得天独厚,谷中有一汪阴阳泉,一半为温泉,一半为寒泉。

    乃是炼丹制药的无上灵水,丹王古河无意而遇,便于谷中结庐而居,常年隐居于此,不见外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