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光犀喜食带毒的草木,钢筋铁骨,表皮刀枪不入,能吐息,含有剧毒。

    因为要四处觅食,并不固定在一个地方。百蛮山没有灵光犀喜好的食物,这畜生经常离开百蛮山,在四周游走。

    想要找到灵光犀,非常困难。

    百蛮山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有数百上千里范围,想在这么大的范围内找到四处游走的灵光犀,无异于大海捞针。

    经年累月吞食毒物,每当体内的毒素积累到一定程度,灵光犀就会变的极度暴虐,经常冲出百蛮山,给南域的土著造成极大伤害,故被称作恶兽。

    哈博对灵光犀的习性很熟悉,乘其体内毒素没有暴发,脾性较平和时,准备一举斩杀此兽。

    阔广的百蛮山,若让陈铮一个人寻找灵光犀,恐怕一年都找不到。但有哈博这个地头蛇,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翻过百蛮山,进入一片谷地中,很顺利的找到了灵光犀。

    这种以毒为食的兽类,性情绝对好不到哪里去,也与“灵”字沾不到任何的边。

    山谷之中,温度适中,绿草丛丛,是一处难得的世外桃源。被灵光犀占为己有,但有外敌跨进一步,必将遭到灵光犀的疯狂攻击。

    自从遇到陈铮后,角鹿就形影不离的跟着他。来到山谷前,角鹿犹豫着不在向前走,张嘴咬中陈铮,竟阻止着他,不让他进入谷中。

    “怕了?”

    角鹿摇晃着大脑袋,发出“呦呦”的叫声。

    陈铮拍了拍它的额头,轻声说道:“在谷中等我,不要乱跑。”

    “呦呦……”

    望着陈铮的背影,角鹿叫唤起来。两只关蹄不断抛着地面,突然间化作一道影子,向着陈铮追去。

    “你不在谷中等着,怎么跟进来了,不害怕了?”

    听到身后的叫唤声,陈铮奇声问道。

    三人一鹿进入谷中,刚走了二三里,就听到一声嘶吼,地面传来剧烈的震动声,一道灰影狂奔而来。

    “是恶兽!”

    哈博脸色猛的一变,取下短弓,一根箭矢射向灵光犀。

    铛!

    精铁打造的箭矢,射在灵光犀的身上,被直接弹飞。

    轰!

    灵光犀被恼怒了,“哞”的一声大叫,鼻翼张动间,一道斑斓的毒气喷出。瞬间,地面草丛变的枯黄,毒气顺风而下,笼罩过来。

    陈铮回手一掌拍在角鹿身上,柔和的劲力把它托起,送出十几丈外。

    “呛!”

    泣血刀出鞘,一道赤光斩出,刀芒吞吐间,把毒气辟散。

    滋!

    毒气沾染在刀身上,发出滋滋的声音,加注于刀身上的白骨真气,如雪遇春阳,迅速消融。

    “好厉害的毒气!”

    陈铮大吃一惊,灵光犀喷出的毒息,连白骨真气都无法抵抗。陈铮连忙收敛真气,身体后退,脱出了毒气的笼罩范围。

    “小心它的毒息!”

    陈铮向着哈博提醒道。

    “陈兄弟,虽然你的实力很强大,但对于灵光犀而言,如果不能化解它的毒息,实力再强大,也无法伤害它一根毫毛。”

    哈博动作灵敏,左蹦左跳,不让灵光犀靠近,手中短弓发出一支支箭矢,不断激怒着灵光犀,诱使灵光犀喷吐着毒息。

    陈铮有些明白,灵光犀这么珍贵,为何无人捕杀成功了。

    这畜生的毒息,乃是真气的克星。真气与毒息相触,就如冰雪遇到火焰,瞬间就被消融。对于武者而言,失去了真气的依仗,就等于没了牙的老虎。

    灵光犀的毒息无穷无尽,片刻之间,就笼罩着十丈方圆。灵光犀极为聪明,绝不脱离毒息笼罩范围。

    见识了灵光犀喷出的毒息的厉害,陈铮绝不敢沾染一丝一毫,一旦毒气飘过来,马上运使双掌,以掌风逼退毒气。

    哈博拉开距离,不断以箭矢骚扰着灵光犀,而赤努则退向谷口,从一个皮袋里抓出一把把的黄色粉末洒在地上。

    就在哈博箭矢射光,赤努马上叫道:“主人,五毒粉已经洒完了,快退到谷口。”

    “往谷口退!”

    哈博大叫一声,连忙向着谷口冲去。

    陈铮满头雾水,在角鹿臂部拍了一掌,化作一道影子,瞬间到达谷中。

    轰!

    灵光犀冲到谷口,突然止步,鼻翼扇动着,在谷口不断嗅闻起来。

    “它在闻什么?”

    赤努“嘿嘿”的得意笑了起来,炫耀道:“恶兽被五毒粉吸引了,只要它受不了诱惑吃了沾染五毒粉的草,就绝对死定了。”

    “灵光犀以毒为食,什么样的毒能把它制住,你的五毒粉真的有用?”

    “哈哈,陈兄弟不要怀疑五毒粉的功效。天地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恶兽以毒为生,也必将被毒所克,五毒粉就是它的克星,等它吃了五毒粉的草后,就是咱们斩杀恶兽的时机。”

    灵光犀在谷口嗅着五毒粉散发出的诱人香气,抬头望向谷外,陈铮三人连忙隐藏形迹。确定敌人被驱赶出去,灵光犀走出谷外,徘徊良久,这才掉头回了谷中。

    “这畜生好生警觉!”陈铮心中暗道。

    返回谷中,灵光犀放心的吃起了青草,谷中一大片青草被吃光,灵光犀向着谷中走去。

    “没反应,五毒粉不会不起作用吧?”

    看到灵光犀安然无恙,陈铮向着哈博主仆说道。

    “等一等,五毒粉的毒效还没有发挥出来!”

    哈博对于五毒粉极有信心,耐心地等待着毒效发作。

    不许片刻,灵光犀变的摇摇晃晃,哈博大喜,腾空而起,冲向谷中。

    “小心!”

    陈铮大喊一声,连忙追了上去。

    滋!

    一记刀光斩出,哈博挥起弯刀斩向灵光犀。

    哞!

    灵光犀大叫一声,转身一道毒息喷出,原本五彩斑斓的毒息,颜色变淡。

    “恶兽的毒息被中和了,赶快乘机杀了它!”

    铛!

    哈博一刀斩在灵光犀的身上,正中灵光犀脊骨,一声金铁交鸣声响起,弯刀被弹起,整个人被震的手臂发麻,脸色大变,朝着陈铮大叫起来。

    吹毛断发的弯刀,在真气的灌注下,竟无法破了灵光犀的防御。

    陈铮见之,脸色微微一变。

    这些生存在南域的毒兽,竟然刀剑难伤。先前遇到的黑泽王如是,灵光犀同样如斯。

    呛!

    泣血刀出鞘,陈铮催动白骨真气,激发出一尺长的刀芒,殷红的刀芒吞吐着,散发出危险的气息。灵光犀察觉到危险,掉头就跑。

    “孽畜休走!”

    好不容易逮到机会,陈铮还要用它来换取丹王古河的乙木之精,哪里容它逃走。运起鬼影无踪身法,瞬移般拦在灵光犀前面。

    滋!

    刀光斩出,赤浪滔滔,陈铮一招“血洗天下”,血浪淹没了灵光犀。

    阴气弥慢,杀气森森,灵光犀的喷出的毒气与血浪对撞,发出“滋滋”的声响,一道道青烟袅袅升空,浓郁的血浪的颜色渐渐变浅,竟被灵光犀的毒气消融。

    好在,这一刀并非劳而无功,灵光犀的毒气也被阴气清除。

    失去了毒气掩护,灵光犀实力至少降低一半,凌厉的刀光在它皮肤出划出一道道伤口。伤口不深,却经不起不断的流血,灵光犀双目赤红,狂吼连连。

    轰!

    低头向着陈铮冲撞而来。

    陈铮身形一闪,一道影子从灵光犀眼前消失。“嘭”,突然一道掌印击在灵光犀心脏附近,掌劲透过坚韧的皮肤,冲对心脏。

    这一招隔山打牛,让灵光犀的强悍的防御力失去了作用。

    哞!

    掌劲冲击心脏,灵光犀发出一声惊叫声,扑嗵一声,摔倒在地。

    陈铮正准备一刀斩杀了这畜生,突然被角鹿咬住衣服后襟,揣着他不断后退。

    “呦呦!”

    角鹿冲着陈铮不断叫唤着。

    “你不想让我杀它?”

    角鹿似乎听懂了陈铮的话,“呦”的叫了一声,然后松开嘴,冲到灵光犀身边,伸出舌头舔着灵光犀身上血迹。

    哞!

    原来疯狂的灵光犀,眼中红光慢慢散去。

    角鹿抬起头,冲着陈铮叫唤一声,见陈铮不为所动,走到他跟前,咬住他的衣服,往灵光犀身边走来。

    “你想干什么,让我给它治伤吗?”

    陈铮有些搞不明白了,先前进谷时,这厮还一副犹豫害怕的样子,怎么现在却发了善心。

    “你跟它是什么关系?”

    角鹿虽有灵性,但也只是通晓几分灵性,无法理解陈铮话的意思。

    陈铮走到灵光犀身边,灵光犀忽然叫了一声,似在警告陈铮不要靠近它。角鹿放开陈铮,朝着灵光犀不断“呦呦”的叫唤。

    “哞……”

    二兽好似交谈一般,不断叫唤着。

    陈铮见之,一头黑线。

    “他们是在交谈吗?鹿跟犀是不同的物种吧,能听懂彼此的话吗?”

    “有可能吧!”哈捕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或许,他们两个正好懂外语呢!”

    “扯淡!”

    陈铮走到灵光犀身前,在角鹿的安抚下,灵光犀并没有过激的举动,任由陈铮的手掌落在它的额前。

    乍一细看,这厮与牛的长相差不多,与犀这类动物完全不像。应该叫“灵光牛”,而不是“犀”。

    尤其是叫声,与牛极为相似。

    只是嘴巴与犀有些相似,稍稍向上倾,带着点扁平。看着它额头中间长着的弯角,陈铮心中暗槽:“难道因为长了一只犀角,所以就叫灵光犀?”

    这厮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被陈铮打服了,作出一副很顺从的样子。任由陈铮在它额前抚摸,偶尔还“哞”的一声叫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