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泽王被杀了!”

    赤努看着被沼泽吞没的蟒蛇,兀自不能相信,揉着眼睛,对哈博喃喃道:“主人,黑泽王死了吗?”

    哈博亦是满脸的震惊,目中露出惊骇之色,盯着陈铮。

    他刚与黑泽王交手,险死环生。蟒蛇刀枪不入,吹毛断发的弯刀软在对方身上,只留下一道白痕。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差一点成了蟒蛇的腹中之食,若非陈铮相救,恐怕已经死了。

    凶震南域,让无数部落闻之色变的黑泽王,被陈铮一刀两断,尸首沉入沼泽之中。黑泽王死的太轻松,让哈博生出一种梦幻般的感觉,一切就像在做梦。

    咻!

    陈铮掠至沼泽边缘,看到似在梦游的哈博,以及满脸不可置信的赤努,重重的咳了一声。

    犹如一道雷音在耳边炸响,哈博的心神猛地一清,目光赤热的看向陈铮,狠不得一口把他吞了。赤努更加不堪,扑嗵一声跪倒在陈铮面前,五体投地,低头亲吻他的脚面。

    “你弄啥咧?”

    赤努的举动,把陈铮吓的猛然后退,挥手一掌,把赤努击飞。

    “神之战士,你一定是神灵派来的战士。”

    赤努就像个狂信者,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向陈铮扑过来。口中大叫着:“伟大的神之战士,请接受赤努的朝拜!”

    “停,再不停下,我就是动手了!”

    陈铮“咻”的一下子,退到沼泽之中。

    哈博从黑泽王被杀的惊骇中清醒过来,看到赤努的作派,恼羞成怒,大喝一声:“赤努,你太无礼了,雄鹰之子的朋友被你吓到了,你要给雄鹰部族丢脸吗?”

    赤努冲到沼泽边缘,猛地止步,脑中狂热之态消散,露出羞愧之色。

    “斩杀了黑泽王的强者,赤努向你陪罪,请接受我的道谦!”

    看到二人恢复正常,陈铮长吁一口气。

    “我接受你的道谦,但我必须要说明,我不是你们神灵派来的战士,只是一位来南域的普通人。”

    他话刚出口,哈博用力摇着头道:“朋友,你不是普通人,是斩杀了黑泽王的英雄。你将得到雄鹰部族所有少女的崇拜,这是哈博,高翔于天空的雄鹰之子也无法做到的,我已经对你产生了忌妒之心了!”

    “哈哈……”

    哈博的话,让陈铮大笑起来。

    “哈博,我的朋友,你不必忌妒我,百蛮山就要到了。等到斩杀了恶兽,你不仅会得到雄鹰部族所有少女的崇拜,还将得到南域所有部族的崇拜,你将成为流传一百年,甚至一千年的英雄。”

    “真的吗?”

    听到陈铮的话,哈博眼中露出雄雄火焰,激动的问道。

    “我相信,你必将成为一个英雄!”

    哈博重重点着头,信心十足道:“我是雄鹰之子,必将如雄鹰一样,高翔于天空,接受全部族少女的崇拜!”

    哈博陷入自我编制的梦幻场景之中,想像着无数少女的崇拜,满脸陶醉。陈铮撇了下嘴,暗自笑道:“受到全部族少女的崇拜,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伸手在哈博肩膀上拍了一下,打断他的无限幻想,陈铮开口道:“天快暗了,赶紧过了沼泽!”

    擦了嘴角流出的口水,哈博的脸色一正,说道:“天黑后的南域太危险,咱们要快速渡过沼泽。”

    斩杀了黑泽王,不等黑沼泽的危险被解除。反而,因为黑泽王被斩杀,沼泽中的蛇鼠虫蚊全部暴动了。没有了黑泽王的压制,生活在沼泽中的毒蛇猛虫,开始争夺地盘,相互厮杀起来。

    方圆三十里的黑沼泽,陈铮竟遇到十几波毒蛇猛虫的袭击。

    黑沼泽之后,是一片丘陵地形,各种毒花异草,散发着瘴毒之气的怪树,食人花,吸血藤……

    稍不留意,就会丧尸于这片丘陵地带。

    好在,刚入南域就与哈博相识,有他这个地头蛇在身边,竟毫发无伤的走出这片毒地。

    百蛮山遥遥在望,郁郁丛丛,一朵朵五彩缤纷的云彩笼罩在山峰,好似进入了童话的世界。

    不知是物极必反,还是这里真的有神迹出现,越是接近百蛮山,毒蛇猛虫,毒花毒草不断减少。

    等到了百蛮山脚下,陈铮还看到野兔出没,角鹿悠闲的在一处泉眼旁喝着水。看到陈铮一行三人时,也不害怕,弛足相望。

    环绕百蛮山周围,全是剧毒无比的绝地,生长着不计其数的毒物,生人匆近。这些被保护在百蛮山附近的生物们,从没见过生人。

    看到三个直立行走的两脚兽,角鹿好奇的很,不仅没有逃跑,反而不断靠近三人。

    “嘿,这头野鹿呆头呆脑,我去把它杀了!”

    赤努冲着角鹿狞笑起来。

    感受到赤努的恶意,角鹿掉头就跑。

    “且慢!”

    哈博忽然出声,阻止了赤努的追击。

    “这里是神灵的居所,这头角鹿很有灵性,说不定就是神灵豢养的宠物,不要随意杀害,引起神灵的不满!”

    “好吧!”

    一旦牵扯到神灵,赤努也不敢造次,看向角鹿的目光由恶变善。

    感受到赤努恶意消逝,角鹿停了下来,转身又靠近过来。

    三人在百蛮山脚下宿营,收集一些食物。生起了篝火,两只烧兔在火中翻动,油花四溅,发出滋滋的声音。

    石锅里,蘑菇与各种野菜混合熬制的蔬菜汤,发出咕嘟沸腾声,一缕香气飘出。

    “呦呦……”

    突然一阵叫唤声传来,赤努“哈哈”笑了起来:“它嘴馋了,我听到了吞口水的声音。主人,我严重怀疑,它是不是神灵的宠物,神灵的宠物会对着野菜汤流口水吗?”

    陈铮亦是“呵呵”一笑,询问道:“你知道神灵的宠物吃什么吗?”

    “神之国度,河里流着鲜美甘甜的**,树上结着香气四溢的果实,地上长着黄灿灿的稻子,围栏里养着膘肥体壮的牲口……”

    赤努的眼神迷离,已然陷入自我幻想之中。

    主仆二人一个德性,就不该与他们谈及神灵。陈铮扭头不理会赤努,看向呦呦叫的角鹿。

    话说,这只角鹿确实很有灵性,并不怕生。

    发现陈铮向它看过来,叫唤的更大声了。

    陈铮伸手向它招了招手,角鹿发出一声欢快的叫声,奋起前蹄,朝着陈铮小跑过来。

    这家伙很有眼力劲,看出来三人中陈铮的实力最强,跑到陈铮身边,用鹿脸轻轻触碰着陈铮的后背,似在给他按摸一般。

    一边摩挲着,一边呦呦叫着,眼睛始终不离石锅里的菜汤。

    “行了,口水把我的后背的湿了!”

    陈铮伸出手,在角鹿脸上轻轻拍了拍,从石锅里舀出一碗菜汤,端到角鹿跟前。角鹿发出一声欢喜的呦呦声,伸出舌头在陈铮手心舔了一下,一头扎进碗里。

    滚烫的菜汤,便是陈铮也忍受不了。正要提醒它一声,话未出口,碗里的菜汤已然见底。

    “呦呦!”

    角鹿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石锅,还不满足。

    “一边去,我们吃饱了才轮到你!”

    赤努对着角鹿喝斥一声,要把它吓走。

    谁知这厮聪明无比,躲到陈铮背后,朝着赤努叫了起来。

    “这只鹿很有灵性,一定是沾了神灵的气息,赤努不要吓它,再给它盛一碗菜汤!”自从来到百蛮山,哈博见到一切,都觉得与神灵有关系。

    不过,这只角鹿的确极有灵性,便是陈铮也是头一回见到。

    一锅的菜汤,大部份进了角鹿的肚子里。赤努瞪着角鹿,很不满的低声训道:“有口草吃就可以了,吃什么菜汤嘛!”

    “呦呦!”

    角鹿的耳朵很灵,对着灵努叫唤起来。

    “你还敢还嘴,刚才的菜汤可是我做的。”

    “呦!”

    角鹿把头撇到陈铮背后,卧成一个舒服的姿势,一动不动。

    “鹿是站着睡还是卧着睡?”

    “站着睡!”

    “可它为什么卧着睡?”

    “或许神灵会知道!”

    主仆二人看着卧在陈铮身后的角鹿,小声嘀咕起来。这只鹿很神奇,与他们见过的鹿没有一点的相似之处。

    “它会不会是长了鹿的模样,其实并不是鹿?”

    赤努忽然说道,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角鹿,越看越觉的自己的怀疑是正确的。

    “有点儿,长的与正常的鹿不太一样,角很短,嘴巴有点像牛。”

    “不像牛,像犀!”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正在打坐的陈铮,听到哈博说到角鹿的嘴像犀时,突然一道灵光闪过,似乎抓住了什么,再想时,竟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修为达到陈铮这般境地,灵光一闪,绝非无因,这是一种预兆,比心血来潮更胜一层。

    “难道这厮与灵光犀有关系?”

    陈铮心中一动,想到来百蛮山地目的,不由扭过来头,看向角鹿。

    这厮吃饱喝足,一副惫懒的样子,四脚弹开卧躺在地上,打起了呼噜声。

    百蛮山绵延数百里,高达千丈,树林茂盛,生机勃勃。相传有上古血脉的灵光犀曾在这里出没,此兽的血液能解百毒,犀角磨研成粉和水服用,可以壮大气血。

    而在制药大师眼中,灵光犀之角是炼制草还丹的主药之一,此药能增长修为,助人打破修为瓶颈。

    曾经,此方世界有九级武宗前来捕杀灵光犀,炼制草还丹,以突破九级之限,最终无功而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