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哈博,高翔在天空的雄鹰之子。朋友,你是从外面的世界来的吗?”

    就在哈博出现时,被陈铮一击轰飞的土著挣扎着起身,来到他的身边,忽然双膝跪地,对着哈博磕着头。

    “赤努丢了高昂的雄鹰之子的脸面,请求主人赐我一死!”

    哈博连忙俯身,把赤努扶起来,安慰他道:“你没有让我丢脸,哈博依然是高翔天空的雄鹰之子,只是你面对的却是神龙。”

    这主仆二人的对话极有意思,语调阴阳顿错,像在唱歌一样。本来一心求死的赤努在哈博的开解下,终于抛去了求死之心,站在哈博的身后。

    不过,对于被陈铮一刀轰飞,赤努很不服气,瞪着两只细长的眼睛,对着陈铮说道:“你是神龙,但雄鹰之子也会在将来变为翱翔天空的神鹰。”

    “哈哈……”

    这位赤努长相凶恶,性子却是可爱,陈铮闻言不禁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难道是我说错了,还是你看不起我的主人,高翔于天空的雄鹰之子?”

    “没有,没有!”

    看到赤努一副较真的样子,陈铮连忙摆起了手,对着哈博作出拱手礼,道:“在下陈铮,初来宝地,特意向高翔于天空的雄鹰之子请教,如何才去向百蛮山?”

    哈博主仆对话的语调极有意思,陈铮游戏心起,学起了二人的语调。

    主仆二人所说的土著语言只是卷舌音较重,语调也怪异,大体意思倒能够听懂。

    “朋友要去百蛮山,那里曾有神灵留下神迹,如今被一只恶兽占据,使神灵蒙羞。

    我,哈博,带着勇敢的武士,要去斩杀恶兽,让崇拜神灵的善良的人们能够如祖先一般,去瞻仰神灵留下的神迹,恳求神灵把祂的目光重新注视虔诚的子民们!”

    陈铮被他的饶舌音彻底饶晕了,根本没听明白他都说了些什么,只听清了眼前的主仆二人似乎也要去百蛮山,不由大喜。

    “朋友,你的实力堪比神龙,是一位伟大的武士。难道是神灵听到了雄鹰之子的祈祷,派祂神国中的战士,帮助哈博斩杀恶兽的吗?”

    陈铮连忙摆着手,摇头否认:“我可不是神灵派来的战士,踏入贵地,是要捕捉灵光犀。”

    陈铮不解释还好,他的话才出口,赤努扑通一声,跪倒在他的面前,双手小心翼翼的捧着他的脚底,高呼道:“伟大的、无所不知的神灵,终于听到了祂的子民的呼唤,派来了祂神国中的战士,帮助我们斩除恶兽。你是神之战士,请接受赤努的道谦……”

    “嘶……”

    陈铮吸了一口冷气,猛地向后窜出一丈远,对着赤努大叫起来:“我不是神之战士,只是一个普通的武者。”

    看到陈铮极力否认,哈博极其恭敬的朝着他躬身行礼,叫道:“无论你是不是神灵的战士,只要能够帮助哈博斩杀恶兽,就是哈博的朋友。等到斩杀了恶兽之后,我愿奉你为神之下最尊贵的客人,邀请你到我的部族,并让最美丽的女子为你献舞。

    朋友,你是否接受雄鹰之子哈博的友谊?”

    陈铮有些傻眼了,这位哈博,高翔在天空的雄鹰之子,又是介绍美女,又是交朋友,难道“土著吃人”的传言是假的,还是南域土著的风俗改变了。

    这家伙表现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但也跟赤努一样,脑子里只有一根筋。谁知道,陈铮一旦拒绝后,会有什么后果。

    连忙扶起哈博,高声说道:“我的家乡有句话,叫做一见如故。我接受你的友谊,能与高翔在天空的雄鹰之子成为朋友,是我最大的荣幸!”

    “哈哈,朋友,虽然你的话与外面的人一样虚伪,但是哈博感受到了你的真诚。”

    陈铮无语,这人也太实在了。心里知道就可以了,不必说出来的,太尴尬了,他都不知道怎么接话。

    哈博虽是土著,不代表蠢,看出陈铮的尴尬,挠了挠头,“嘿嘿”傻笑起来,瞬间化解了双方的尴尬。

    “朋友,这里与百蛮山相距一千里,要经过一片黑沼泽地。那里是残暴的黑泽王的领地,不过以你的实力,一定能够斩杀黑泽王。”

    “黑泽王?”

    陈铮皱起了眉头,看到哈博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显然这位黑泽王是南域一霸,只是不知对方的修为如何。

    “难道是一位九级武宗?”

    陈铮本想仔细询问,哈博一副受惊的样子,连忙“嘘”声制止。

    三人离开丛林,向着黑沼泽方向而行。

    或许是“黑泽王”凶名太过深入人心,随着黑沼泽越来越近,哈博主仆二人的神色渐渐凝重,话也越来越少。

    一路朝西南方向行进,深入南域,到达人闻色变的南域丛林深处,这里完全是一方绝域,瘴气弥漫,毒虫横行,人迹全无。便是哈博主仆这二位南域土著,也都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大意。

    此刻的北国,依然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可在南域丛林之中,却是潮热无比,湿度极大,蒸汽在空中形成一层保温层。

    粘稠的水汽打湿了衣服,粘在皮肤上,极不舒服,老感觉有虫子在胳臂上爬动。便是陈铮都感觉很不舒服,只能不断运转白骨阴风诀,吸纳周天阴气,以抵抗丛林的潮热闷湿。

    这一路上,除了偶尔出现的野兽,大部份都是毒虫。相比大形野兽,各种毒虫才是这里无可争议的霸主。

    蝎子,毒蚁,飞蝗,蜘蛛,蜈蚣……

    会喷毒雾的蛤蟆,长着锐利口器的紫头蚊,浑身漆黑的无名毒蜂,就连很常见的蝴蝶与蜻蜓都发生了变异,传插着致命的病毒。

    哈博与赤努,这主仆二人从怀里掏出一些白的、红的、黄的粉沫,和了清水成泥,涂抹在脸上,脖子上,手臂上,彻底变成了非洲的土人。

    二人好心让陈铮涂抹,陈铮坚决拒绝。

    这二人的作派,让陈铮终于明白,土著一身的花花绿绿,原来是有些驱赶蚊虫,化解瘴毒之气的作用。

    跨过一片遍布毒虫的小平原,前方黑压压一片,色彩斑斓的烟气袅袅升空。

    “黑沼泽!”

    哈博变的凝重无比,望着前方的黑色沼泽,抽出弯刀护在身前,而后在赤努的护卫下,步步为营,小心翼翼的进入沼泽当中。

    陈铮见此,催动气血,劲气贯通周身,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手按刀柄,缓缓运行着真气,脚尖在地面上轻轻一点,脚底离开一寸,滑翔前行。

    忽然,从沼泽对面冲出一个黑影,黑影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到了距离陈铮十几丈外。

    “小心,是黑泽王!”

    哈博大叫一声,弯刀斩出,寒芒划破空气,发出尖啸的声音,向着黑影斩落。

    呛!

    看清黑影的真身,陈铮脸色大变,瞬间拔出泣血刀。

    一条粗大的蟒蛇,三角头颅,头与身相联处,生长着一对蛇翼,可以清楚的看到支承蛇翼的两根骨头。

    三角形的蛇头,足有磨盘大小,一双冰冷的眼睛,黄色黑纹的瞳孔诡异骇人。挺直而立,只露出上半部份身体,下半身还在沼泽之中,便是如此,依然有一丈之长。

    三尺粗地蛇躯,身上一道道黑色斑纹交错纵横,远远看去就像是片片的粼甲。

    哈博与赤努的脸色猛地大变,额头渗出冷汗,闷热的潮汽,瞬间被冷汗取代。

    “黑泽王!”

    “嗯?”

    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盯着前方的巨大三角头的蟒蛇。

    “这就是黑泽王?”

    这几天,与哈博主仆同行,一直听他二人说着“黑泽王”的凶残,暴虐,他还以为是一名土著高手呢。

    不说别的,只看这条黑蟒的体型,就知极为难缠。这条蟒蛇已经粼甲化了,黝黑明亮的皮肤,散发出金属般的质感,可以看的出已达到刀枪不入的地步。

    三角头,冰冷无情的眸子,蛇信吞吐,发出“咝咝”的声音,尤其两颗尖利的獠牙间,一滴滴的蛇涎落下。

    滋!

    蛇涎滴落沼泽之中,瞬间一股青烟冒起。

    “好烈的毒性!”

    陈铮终于变色,连忙催动白骨阴风诀,汇聚周天阴气,形成一道灰白雾气笼罩住身体。

    嗤!

    泣血刀尖,赤红的刀芒吞吐着,亦如眼前的蟒蛇吞吐舌信般。

    “好冷!”

    哈博与赤努猛不丁的打了一个寒战,骇然看向陈铮。

    “陈朋友,不要对黑泽王露出敌意,不然将有厄运降临。”

    哈博连忙提醒道。

    这条蟒蛇的实力已经相当于九级武宗,但比九级武宗更加危险。刀枪不入,剧毒无比,又有黑沼泽地利,行动如风,一般九武高手绝非它的对手。

    打量着眼前的蟒蛇,陈铮心中暗忖:“好一条巨蟒蛇,难怪会让哈博如此忌讳。”

    这条蟒蛇不只实力强大,似乎有些懵懂的灵性,但其兽性远远超过灵性,本性中的残暴没有随着灵性消弱,反而变本加厉,狡猾异常。

    “咝咝……”

    黑泽王口中吐信,一双冰冷的眼睛,森寒无比,露出一丝人性化,弃满了杀戳的欲望,以及对食物的贪婪。

    很显然,黑泽王已经将三人当成了它的猎物。

    “赤努,往后退一点。”

    哈博双眸一直盯着黑泽王,不敢有丝毫放松。

    随着赤努向后退,黑泽王的三角蛇头顿时高高昂起,明显警惕了起来。

    “咝!”

    一道狂啸声,黑泽王一尾巴猛的从沼泽下冲出来,了过来,狠狠地抽向赤努。

    哈博大惊失色,弯刀迅速向前劈出,攻击向黑泽王的七寸。

    “滋!”

    寒芒闪烁,这一刀威力无敌,空气被斩开,形成一条白痕。

    “锵!”

    哈博只听到一声金铁般的撞击声,手中弯刀竟然只是在黑泽王的身躯上留下一道白印。反而是他的右手虎口被震的裂开,流出鲜血。

    “防御果然强悍无比。”

    陈铮一动不动,只是以手按在刀柄上,看到哈博一刀无功,反而虎口被震裂,心中微微一惊。

    受到哈博的攻击,这条蟒蛇的身躯立即放弃了赤努,蛇尾缠绕向哈博。

    “主人闭开!”

    赤努见到黑泽王攻击向哈博,顿时目眦欲裂。

    只是黑泽王的速度极快,赤努只来的及狂叫一声,就见哈博被黑泽王庞大的身躺笼罩。哈博识的厉害,一旦被这畜生给给缠上,就算是钢筋铁骨也要被其恐怖地绞合力活活勒成两段。

    “嗬!”

    哈博的弯刀猛然地插向黑泽王的腹部,只听得“嗤嗤”声响。

    弯刀刺破了黑泽王腹部表皮,就再也无法继续插入了。弯刀上传来惊人的阻力。黑泽王腹下肌肉收缩,死死的束缚了哈博的弯刀。

    “咝……”

    黑泽王的三角蛇头掉转,对准哈博一口蛇涎喷出,晶莹透明的蛇涎四溅,落在沼泽上冒出一道道青烟。

    大部份的蛇涎都覆盖向哈博。

    哈博丝毫不惧,身体灵活似猴,突然从黑泽王腹下穿过,弯刀在它的腹部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好似把黑泽王拦腰切开一般。

    顿时,一股腥臭的鲜血从头而降,浇在哈博的身上。

    身体受创,黑泽王彻底怒了,三角蛇首猛的窜入沼泽之下,在哈博面前钻出,血盆大口兀地张开。只见一道晶莹的蛇涎直接喷射向哈博。

    “小心!”

    陈铮身形猛的一闪,瞬移般到了哈博身边,提起他的衣领,腾空而起。伸手一甩间,把哈博甩出三丈之远,甩到了沼泽边缘。

    “保护好你的主子!”

    冲着赤努大喝一声,陈铮手中的泣血刀骤然化作一道赤光,斩向黑泽王的七寸。

    “孽畜找死!”

    刀光如练,杀气纵横,一股绝灭之意充塞于天地之间,黑泽王的冰寒毫无感情色彩的眸子中,一道惧色闪过。

    这一刀,凝聚了陈铮所能发挥的全部实力,赤光一闪间,从黑泽王的七寸划过,一道血箭喷洒而出。

    阴森的白骨真气透出刀刃,直接冲向黑泽王的脑袋,瞬间把这畜生的脑浆冻结。

    扑嗵!

    黑泽王的双眸紧缩,磨盘大的三角蛇头垂落,庞大身躯向着沼泽之下沉没,片刻之间就被沼泽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