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属第五二八章,章节名标错了)

    黄泉大帝的一缕气机灵应,白骨魔君作茧自缚,彻底受到了陈铮的束缚,不复自由之身。好坏是非,只有白骨魔君自己知道。

    收服了白骨魔君,陈铮大喜之余,乘机询问道:“魔君可知此方世界异变的原因吗?”

    受人所驱,不得自由,白骨魔君已然认命,语气低落道:“白骨魔君已是昨日黄花,主上称一声白老儿便就是了!”

    陈铮心神微怔,从白骨魔君口中听到一丝英雄落没之气,”呵呵“笑了起来,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摆脱了白骨神君的蕃篱,对于白老而言何尝不是一次新生。他日,陈某修行有成,寻得白骨神君残余精气,必能令的白老重塑身躯。“

    “嘿嘿!”

    白骨魔君干笑一声,不再言语。

    见得白骨魔君无疑这个话题,陈铮便也不提,说道:“这方世界自三六百年前骤生异变,武者困于九级不得突破,白老可知原由?”

    “嘿!”

    白骨魔君冷笑一声,笑声中露出一丝得意:“当年老夫成就阳神之境,成功之际却被白骨神君一缕意志干扰,竟要夺了老夫的身躯。”

    说到这里,白骨魔君停顿一下,而后得意洋洋的炫耀起来:“老夫纵横天下,不知斩杀过多少的高手,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一个死的渣都不剩的货色妄想夺了老夫的身躯重生,真当老夫是泥捏的不成。大不了鱼死网破,老夫便是自爆了身躯,也不让它好过。只是没想到,这方世界如此脆弱,禁不起老夫一爆,竟让世界晶壁出现了一丝裂缝,导致天地本源流失,加快的世界的衰老。

    老夫也被天地生厌,只能躲在地穴之中苟延残喘。”

    没想到是这个原因,这方世界的武者也是倒了大霉了。

    “不对!”

    陈铮心中一动,世界的晶壁是何等的坚固,区区一名阳神境的自爆,怎么可能让晶壁受损。

    似乎听到陈铮的心声,白骨魔君“嘿嘿”冷笑一声:“以老夫的修为,自然无法让世界晶壁受损,但是没了老夫的身躯遮掩天机,白骨神君的一缕意志直接暴露于天地之间。

    这世界欲要吞噬了白骨神君的一缕意志而提升底蕴,没想到两败俱伤。”

    陈铮心中恍然,白骨神君可是与黄泉大帝是一个级别的神魔,意志渗透诸天万界。便是殒落后的一缕残破意志,也具有无上伟力。

    这方世界欲吞噬白骨神君的意志,受其反噬,本源大损,必然导致提前走向衰落。

    世界衰落,本源大损,自然无法供养众生的索取。为了延称其自己的寿命,必然会锁死武者的向上之路。

    三六百年前,还有越超九级的武者,等到现在,便连九级都难以突破,这方世界的衰老速度明显在加快,或许用不了一二百年,就会衰落成无武之界。

    陈铮突然想到前世神话之中的补天传说,共工氏怒撞不周山,天塌东北,地陷西南,天河之水倒灌,后有女娲娘娘炼石补天,被尊为圣贤。

    “女娲补天,于天地有大功德,受天地垂青。这方世界也受了破损,若能修复了晶壁裂缝,是否也会得到天地奖励?”

    想到这里,陈铮忽然兴奋起来。若修复世界之伤,得天地垂青,其中的好处简直无法想像。

    “世界晶壁受伤,能否修补?”

    陈铮带着莫名的激动向白老问道。

    “你想修补晶壁?”

    白老惊呼一声,而后语气坚定的说道:“绝无可能,晶壁无形无质,怎么修补?就算能修补,你能找到晶壁之伤在哪吗?”

    白老的话如同一瓢凉水浇到陈铮的头上,瞬间把他的兴奋之火浇灭。

    世界广阔,天地无垠,如何寻找晶壁之伤?不要说寻找晶壁之伤,陈铮连世界晶壁都找不到。

    “世界晶壁介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无形无质,看不见摸不着,只能凭着心神感应。每一个世界的都有一个极限,只有修为达到世界的所能承受的极限,这才感应到晶壁。”

    听到白老所说的感应世界晶壁的方法,陈铮默然不语。

    随着这方世界的本源不断流失,走向衰老,它所能承受的极限也在下升。或许三六百年以前,凭着陈铮后天十一层的修为,不完法触摸到世界限极。但现在,这方世界连九级武者都开始压制,说明它所能承受的极限已逼近九级。

    陈铮没有克意屏蔽自己的想法,被白老感应到。

    “即使你能感应到世界晶壁的存在,你知道如何修补晶壁吗?”

    “嘿嘿!”

    陈铮干笑几声,说道:“正因为不知道,才向你询问。你是由白骨神君一缕精气化生,继承了白骨神君的一部份底蕴,想必知道如何修补晶壁!”

    “哼!”

    白老冷哼一声,没有理会陈铮。

    陈铮见之,也不在追问。收敛了心神,神思回归身体。刚一睁眼,就看到石室之内,张秋水等人一身狼狈,身上残留着血迹,尤是东海鳌客的伤势最重,胸前开了一个血洞,全身被鲜血染红。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遇到了强敌?”

    陈铮一声惊呼。

    张秋水脸色苍白,说话中气不足,有气无力道:“陈兄弟不必担心,只是误中机关。”说到这里时,张秋水的神色低落起来。

    “只可惜,付出这么在的代价,竟没有找到白骨魔君的墓室。老魔头太狡猾了,六道石门后全都是机关,还在假墓之中设置陷井。”

    陈铮目光狐疑的看向其他几人,六人之中,只有张秋水,东海鳌客以及姥姥有受伤的迹象。

    三人中,东海鳌客受伤最重,胸口开了个血洞,庆幸的是没有伤到心脏,伤口看着吓人,却无性命危险。

    张秋水没有皮外伤,只是脸色苍白,显是受了内伤。姥姥身衫不整,左脸似被利器所伤,留下一道伤痕。

    朱雀仙子是第一个出来的,不仅没有受伤,反而修为大进,突破了九级蕃篱。与她相距不远的绝命书生亦完好无损,身上气息飘渺不定,隐隐与天地相融。

    感应到六人的气机,陈铮心中一震。

    这六人的气机比之先前都有不同的变化,显是修为提升,全都突破了九级。

    陈铮有些好奇六人的石门之后遭遇了什么,竟在短短一日之内,冲破了九级之境。

    “难道这里还有其他高手的残魂?”

    “想什么呢,当年老夫自爆,天地大变,东极岛的所有人高手全都灰悄烟灭。就算是老夫也只剩一道残魂,借着地穴才能残存到现在。”

    白老的声音突然在陈铮的脑海里响起。

    “这六人倒是好运道,竟得了老夫一生搜寻的珍藏!”

    听到白老的话,陈铮眼睛顿时一亮:“白老当年纵横天下,收集的天材地宝想必不少吧?”

    听到陈铮打起他的珍藏的主意,白老冷哼了一声:“乘早死了这条心,老夫身残魂破,当年的珍藏早就化作飞灰,也是这六人有着大运,才得了老夫的珍藏于密室中的五行精粹。”

    “哎,可惜了!”

    陈铮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并没有怀疑白老的话。

    朱雀仙子一副高冷的样子,盘膝而坐,运行真气,巩固修为。其余人则闭目疗伤,只有张秋水露出一副愧疚之色,歉意的看向陈铮。

    六人都得了奇遇,修为大进,只有陈铮独守石室,一无所获。

    张秋水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却又不知要说什么了。而且,他也有些难以开口,不论说什么,得到好处的都是他们,说多了反而有炫耀之嫌。

    “张兄不必多言,我亦非没有收获。”

    陈铮看出张秋水的心意,忽然出声安慰起来。

    “哦?”

    听到陈铮话,几人眼睛一亮,向他看过来。绝命书生突然开口道:“陈兄弟找到白骨魔君的墓室了?”

    陈铮点了点头,并没有隐瞒,他想要修补世界晶壁,还要靠这六人帮忙。略去了白骨神君,只说白骨魔君受了天地反噬,自爆驱体,使的世界晶壁遭受创伤,本源流失,才导致武者修为无法突破。

    “原来如此!”

    六人恍然大悟,终于得到了世界变故的原因,却没有一个高兴的。

    世界受损,按照三六百年来的经历,想必武者的修为会越来越难以提升,直将来世界再无武者。

    众人都是世界顶级高手,心智高绝,稍一联想就想到这个后果,脸色变的难看之极。

    六人都是当世绝顶之辈,除了武道之途更上一层楼,也只剩一个执念,就是宗门传承,一代代兴旺下去。

    乍一听,此世武道会越来越没落,谁的心情都不好看。

    武道不断没落,他们的宗派的超然地位就会遭到挑战,一旦没有绝顶高手镇压宗门,对六大圣地心存觊觎者绝对不少,稍有不慎,各大宗派就有倾覆之祸。

    “必须要修补世界晶壁!”

    张秋水露出绝决之色。

    “没错,必须修复世界之伤,哪怕付出再大代价都在所不惜!”

    六人态度极其坚决,不约而同的看向陈铮,沉声说道:“陈兄弟既知世界晶壁破损,想必也知如何修补之方。”

    陈铮露出苦笑之色,摇摇头道:“我亦不知,世界晶壁无形无质,介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只有修为达到世界极限,才能感应得到。

    庆幸的是,六位的修为大进,感应晶礕存在,必不是问题。但如何修补晶壁,陈某毫无头绪。”

    说到这里,陈铮目光看向绝命书生:“天机宗的易理卜算之道博大精深,鬼神莫测,想必对世界晶壁并不陌生。”

    绝命书生的脸色微变,见众人望向自己,点了点头道:“本宗确有世界晶壁的记录,但并不详细。在下所知亦是一知半解,不如等到返回大陆,待我查寻一番后再告知诸位。”

    东海鳌客忽然把目光对向铁战,问道:“打铁的,铸铁堂是当世存续最长的门宗,你们就没有关于世界晶壁的详细记录吗?”

    铁战在脑中搜寻着相关的记录,良久之后,才道:“修补世界晶壁,无异于传说之中的女娲补天。我平时也同有关注这方面的典籍,待我回去查看后才能知道。”

    “张某也要返回哀劳山查询典藏,想必会有所得。”

    “如此甚好!”

    “不如约个时间,咱们查到世界晶壁的信息后,找个地方会面。”

    绝命书生忽然说道:“不如就来在下的天机宗吧!”

    “天机宗有什么好去的!”

    朱雀仙子直接拒绝,在她而言,绝命书生的每一句话都是对她别有用心,所以绝对不能给他留下任何的侥幸之心。

    “去建康城吧!”

    姥姥忽然开口说道。

    “建康城亦不错,张某已有十几年未至江南了,乘机去浏览一番江南也不错。”

    “没问题!”

    这次朱雀仙子也没有再反对,去哪去都行,只要不是天机宗就可以。

    见着六人商议妥当,陈铮才又开口:“诸位修为大进,不必急着前往建康会面。修补世界晶壁,晚三五个月或是早三五个月,并没有区别。乘着修为突破九级之机,务必再上一层楼。”

    众人听懂了陈铮的言外之意,齐齐点头。

    确如陈铮所言,好不容易打破巅峰,超越九级,必须借着这股气势还在,突飞猛进。

    而且,以他们现在的修为,还无法感应到世界晶壁的存在。很显然,众人的修为并没有达到世界承受的极限,还有提升的空间。

    既然冲破了九级蕃篱,打破天地封锁,就要乘天地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尽可能的提升修为。

    公私两得,众人没有反对的理由。

    绝命书生掐指推算一番,对众人说道:“不如就定在明年的八月十五,月圆之日,如何?”

    “有什么说道吗?”

    姥姥突然问道。

    绝命书生脸色猛的一正,道:“修补世界晶壁,想必动静不小。如今天下战乱不休,更有野心之辈兴风作浪,恐怕要清理一番,免的后院着火。”

    张秋水闻言,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沉声说道:“确实该清理一番了,有些势力闹的太不像话了。”

    “呵呵!”

    陈铮心中暗笑起来,张秋水要借这个机会对白云城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