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朱雀仙子就像是雄雄燃烧的火焰,无时不刻的向外散发着光和热,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如今的朱雀仙子却是一座沉寂的火山,随时都要爆发出冲天火炬,燃烧天地。(书^屋*小}说+网)

    “嗯!”

    修为突破后,朱雀仙子也性情也莫名被影响,神态清冷的点了下头,便不再言语。

    走到白骨神君的神像前时,抬头打量一眼,露出一丝复杂难明之色,也不理睬陈铮,挥起袖袍清理出一片干净的地方,盘膝而坐,闭目打坐起来。

    陈铮不以为然,就在神像之下跌伽而坐,一边等待着张秋水四人,一边体会着后天十一层的玄妙。

    由后天十层晋升十一层,是一个质的突破。

    武者的修为到达这一层次,距离先天化境就只差临门一脚。从来只听说过困守后天十层,一生蹉跎,从没有见过明悟道基而未能突破先天化境者。

    后天境一十二层次,六层突破七层是一个关卡,迈过去海阔天空,迈不过去止步于此;九层突破十层又是一个关卡,与后天境界是完全不同的风光,已经具有先天化境部分特征,称其为半步先天。

    半步先天划分三个层次,第一层次炼气,炼化后天真气返本归元,成就先天真气;第二层次,纯化武道,明悟道基,由炼气向化神过渡,此为后天十一层;第三个层次,淬炼灵光,炼气化神,引天脉之气入体,晋升先天化境。

    后天境界以气御武,先天境界以气御天地,一招一式都伴随着天地间的元气潮汐,威力宏大,驾御天地之力,超凡脱俗。

    明悟了后天境界的本质,陈铮对己身把握已至入,体内一切变化都逃不过他的心灵感应。

    心灵之光凝聚阴神雏形,先天化境对他再无任何障碍,甚至因祸得福,具备了阴神境的一丝特性。

    心神沉入体内,观察着衍变后的识海,白玉门依旧安稳如山,不动不摇,镇压着识海虚空。玄光绽放,照亮了门户一丈之内。

    门户之中,白骨依旧,血海滔滔,悬空而立一道影子,糊模不清,有着陈铮的三分神韵,面容与他一般无二。

    这道影子显的虚幻无比,并不真实,周身环绕一道寒光,透出无匹的锋芒之气,乃是陈铮的刀势炼虚化实,凝为实质般的存在。

    陈铮心神一动,刀势“嗡……”的颤鸣起来,绕着陈铮的阴神雏形翻腾飞舞,似对陈庆贺。

    这一抹寒光灵性无比,陈铮心念一生间,寒光变的温顺无比,见此反应,陈铮心中随之一安。

    “刀势由虚化实,似乎比以前越发灵动。”

    体内的先天真气精纯唯一,在经脉中缓缓运行,所过之处,舒爽无比。

    陈铮这次可谓死里逃生,惊险之盛,差一点就万劫不复。谁都没有想到,殒落数百年的白骨魔君还有一部份灵光残存于世,等待机会夺舍重生。

    思及白骨魔君与白骨神君的渊源,陈铮心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以心神内察识海,没有找到任何余患,这才放下心来。

    “也不知提前凝聚了阴神雏形,对我来说是福是祸,等到回归大离,要向幽泉请教一二!”

    以半步先天之境凝聚阴神雏形,陈铮没有一丝兴奋之感,反而如履薄冰,只觉一只脚踏薄冰上,小心翼翼,生怕大意之下掉进冰窟窿。

    “哼,得了便家就卖乖的小子!”

    突然一声冷哼,吓的陈铮猛的从地上跳起来,沉声喝道:“谁,谁在说话?”

    “小辈先前不是很威风吗,怎的连本君都不认识了!”

    声音透出不屑,吓的陈铮魂飞魄散。

    “白骨魔君?”

    陈铮心神一动,刀势化作泣血刀,一道赤光冲出白玉门,游走于识海之中。

    “嘎嘎嘎,小辈听到本君声音就吓破胆了!”

    陈铮确实被这白骨魔君吓的有些心中发怵,这魔君明明被他斩的神魂皆灭,怎的又出来作怪。

    “小辈,本君的阳神已具有丝不朽之性,凭你的刀势也敢说让本君神魂皆灭,真是无知的可笑。”

    陈铮闻言,顿时浑身直冒冷汗,厉声大喝道:“白骨魔君,你还敢出现,就不怕我磨灭了你的灵光,让你万劫不复?”

    这白骨魔君竟然还在自己识海之中,陈铮勾通白玉门,无数玄光照亮识海,搜寻着白骨魔君的藏身之处。

    “嘿嘿,小辈不要妄废心机了,本君若不出现,凭你半吊子的阴神,一辈子也找不到。”

    陈铮的脸色变的阴沉无比,冷哼一声:“陈某奈何不得你,自有无上大能可以让你万劫不复!”

    “嘎嘎嘎……”

    “你笑什么?”

    陈铮皱起了眉头,这白骨魔君敢暴露于外,恐怕有着不为人知的倚仗。

    果不其然,陈铮话音才落,白骨魔君便得意洋洋道:“本君就在你识海之中,不过你最好熄灭了请人帮助的念头。

    虽然本君的灵光残破,但终究是阳神所化,若是鱼死网破,你也讨不了好。”

    陈铮听到白骨魔君威胁,脸色阴沉,只是冷哼一声。

    白骨魔君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言语中充满嘲讽:“你吞食本君的精气,不就是为了提升修为吗,不若投入本君门下,将来阳神有望。”

    “大言不惭,白骨神君的精气何时变成你的了!”

    “无知!也不怕告诉你,本君乃是白骨神君一缕精气化生,先天的神魔本质。只要本君能达到天人境,就可得到白骨神君的全部传承,一步登天。”

    听到陈铮没反应,白骨魔君哈哈大笑道:“怎么样,怕了吧?”

    听到白骨魔君的嘲弄声,陈铮脸色越发阴沉,心中暗暗谋算起来,一定要把这个白骨魔君从识海中清除,不然自己连何时被暗算都不知道。

    只是以陈铮现在修为,根本想不出任何办法。

    突然之间,脑中一道灵光闪现,恍然大悟,哈哈大笑起来。

    “小辈你笑什么?”

    白骨魔君不明所以,突然向陈铮诱惑道:“你若给本君我寻找一块千年养魂木,再帮本君集齐白骨神君的九道精气,本君必然从你的识海的出来,再传你通天神功,让你成就神魔之境。

    怎么样?”

    陈铮根本不给这白骨魔君好脸色,冷哼一声,带着不屑的神色嘲笑道:“痴心妄想,你不过一缕精气所化,也敢言及神魔!”

    “无知小辈,哼!”

    被陈铮的话刺激到了,白骨魔君大叫一声再不出声。任凭陈铮如何嘲讽挑衅就是不言语,陈铮终于松了一口气。

    刚才他可是冒着天大的风险出言刺激白骨魔君,得了不少的隐秘。最让他吃惊的,莫过于白骨神君的精气竟可以化生成人。

    “白骨魔君,以你的修为,早就能够超脱此界,什么存在能让你殒落?”陈铮以心神询问起来,可惜这白骨魔君也是精明无比,醒悟到陈铮是在套他搞乱,便不再言语。

    白骨魔君打定主意不理睬陈铮,陈铮却不准备放弃。想要再刺激他一番,最好能从他口套出这方世界出了什么变故,他有些预感,白骨魔君的殒落必定与此方世界剧变有着关系。

    “这方世界的变故,与你的殒落有关吧?看来连天都看你不过,让你魂飞烟灭呢……”

    随着陈铮不断刺激他,白骨魔君有些受不了了,突然冷哼一声:“小辈欺人太甚,若不是受到白骨神君的残存意志反噬,本君早已超脱这方世界,到达神魔之界……”

    “哦?”

    话说一半,白骨魔君突然停止,勾起陈铮的好奇心。

    终于套出这厮的根脚,陈铮心中恍然。原以为这厮与白骨神君乃是一体,没想到竟是个想造反的二五仔。

    此刻,他终于明白,白骨魔骨非白骨神君,或许用白骨神君的血脉延续形容更恰当。

    为厮借白骨神君一缕精气化生,对于白骨神君的隐秘必然所知甚多,陈铮早已把白骨神君的残存精气视为己有。

    故尔,对白骨神君的各种隐秘极度好奇,小心套取着白骨魔君的话语,胡言乱说道:“你不会是被算计了吧,难道白骨神君欲借你之体重生?”

    白骨魔君确实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嘎,小辈可恶,敢套取本君的秘密……”突然一声怒喝响起,白骨魔君哇哇大骂起来。

    陈铮却得意的大笑疲乏“果然被我说中了,适才你受我一刀,想必伤上加伤,不然你也不会老实至今,对我进行各种诱惑。哼哼!”

    白骨魔君被困在自己识海,却已不能再掀起风浪。陈铮也没有了顾忌,心灵扫视识海,无数刀光纵横驰骋,刀气呼啸,不断冲刷着自己的识海。

    这白骨魔君的修为境界比他强了无数倍,一心隐藏,陈铮一时之间寻不得他。只能用这种最笨的方法,以无数刀光洗刷识海。

    阴森锋芒的刀光,无物不破,白骨魔君藏的深,依然还在陈铮的识海之中。虽不能逼其现形,却也对他造成了伤害。

    刀光分裂,灵光越发虚弱,就算他具有一丝不朽特性,也经不起这般催残。

    眼看着识海之中刀光纵横,陈铮没有丝毫停顿之象,白骨魔君终于怕了,连忙大叫道:“小辈快快住手,不然本君我拼的神魂俱灭亦不叫你好过!”

    白骨魔君声嘶厉吼,色厉内荏的样子,已有妥协之意。

    陈铮真不想逼迫过甚,以免适得其反,真让他施展了玉石俱焚的手段,便收敛了刀势,开口问道:“你若发个誓言,我便是为你寻了养魂木,也不是不可以。”

    “想要本君供你驱弛,简直是痴心妄想……”

    白骨魔君想都不想,严辞拒绝。白骨魔君当年纵横天下,盖压一个时代,魔威滔滔,如何肯给一个小辈驱策,当牛做马,这比杀个他都让人难以接受。

    “陈某亦对白骨神君的精气有意,你也看的出来,陈某非此方世界之人。若你臣服,供陈某驱策,他日若再寻到白骨神君的残存的精气,陈某可让你一部份……”

    陈铮话未说完,白骨魔君忽然打断他,道:“本君要一半!”

    “不可能,最多两成!”

    “四成,少于四成,一切休提!”

    白骨魔君态度极为坚决,有了白骨神君的精气相助,他就可以重塑身体,寄此而重生。自由与生命比起来,一钱不值。至于给陈铮当牛做马,白骨魔君虽然极度抗拒,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但该争取的福利,还是要锱铢必较,丝毫不能让步的。

    “两成五,这是我的底线,你若不应,此事休提。”

    陈铮的语气也极度坚决,说完之后,不忘威胁几句:“陈某已凝聚了阴神雏形,只待积累足够,就可一步登天,跨过先天化境,直入阴神。即使阳神境也非久远,等到哪个时候,你就自求多福吧!”

    “三成,这也是本君的底线!”

    “成交!你发誓吧,以黄泉大帝的名义!”

    “小辈,你欺人太甚!”

    以黄泉大帝的名义启誓,这是要让他永世为奴啊!

    “你可以拒绝!”

    陈铮一副你随便的样子。

    “小辈,算你狠!”

    白骨魔君语气中透出一股英雄落迫之态。

    等到白骨魔君启誓,突然一道无形气机笼罩而下,钻入陈铮识海之中。

    “啊……

    小辈,你敢反悔……”

    这一道气机深不可测,如同天威。气机罩身,陈铮脑海顿时一片空白,陷入混沌之状,思维被冻结。

    白骨魔君比他还要不堪,瞬间被逼出,一缕晦暗明显的玄光显化,被这道从天而降的气机渗透进去。

    玄光无法承受,渐有崩溃之象。

    嗡!

    就在此时,陈铮识海中的白玉门猛然晃动着,一股吸摄力把白骨魔君残存的灵光吞噬。这道气机兀自不放过白骨魔君,追入白玉门之内。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铮思维重新运转,从混沌之状中醒悟,连忙察看识海。

    看到白玉门时,心神猛然大震。

    只见,白玉门形象大变,原本玉一般的光泽之中,变的混浊不堪,光华内敛,好似变一块顽石。

    “神物自晦?”

    再看门户之内,原来一团玄光的白骨魔君,终于变的像个人样儿了。以白骨为界,左边血海之上,陈铮的阴神悬空而立,左边的血海被白骨魔君占据。

    只是对方的残魂,比之陈铮阴神还要虚幻,陈铮都为他提心起来,生怕一阵风就把对方给吹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