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的灵光不断注入神魔之影中,神魔之影由虚化实,形象渐渐丰满,竟与陈铮有几分相似。

    轰……

    白玉门猛然大震,亿万道毫光绽放,照遍九天十地,心海之中顿时大亮,如似圣境。

    咔嚓,咔嚓……

    无边无际的心海,原本是没有边际的,在亿万毫光的照耀之下,终于看到了边际。

    毫光渗入边际的晶壁之上,似乎不能承受毫光之重,晶壁发出“咔嚓”的声音,似要破裂。

    当毫光彻底渗入晶壁之中,陈铮脑海轰然一声剧响,灵光崩解,形成一股强绝的气浪,把他的三魂崩裂,七魄离体。

    渺渺然这间,陈铮只觉自己的魂魄离开了身体,飘荡在无边无际之虚空,上不着天,下不落地。

    “灵光崩解,自断道途!”

    陈铮顿时万念俱灰。

    “哈哈哈,强行凝聚阴神,简直是找死。最终还是便宜了本君,三五百年的等待,本君终于要重获新生了!”

    陈铮的灵光崩解,白骨魔君顿时惊喜若狂,这是陈铮作死,与他没有半点关系。不在黄泉大帝一丝气机显幻形象时,白骨魔君击碎了陈铮的刀势,灵光在一瞬间内敛,缩在一角,静待时机。

    如今陈铮自寻死路,强行凝聚阴神失败,就要魂飞魄散,白骨魔君得意忘形之际,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他准备侵夺陈铮心神,强占陈铮躯体时,突然一道阴蒙蒙的刀光从白玉门之中斩出来。

    阴蒙的刀光,杂夹着一缕血光,锋芒无匹,滔天的杀机充塞于心海虚空。

    此刻,陈铮的心海已不能称为心海,应该叫做识海。

    “识海”只是一个名称,不同的传承叫法也不同,玄门称为紫府,佛宗称其为灵台。

    突如其来的刀光直斩白骨魔君,正得意间的白骨魔君,骤然一觉周围的空间凝固,无可匹敌的刀光从天而降。

    这刀光杀机凝而不溢,凌厉无比,似一天刀要把天地劈碎。

    这白骨魔君修行无数载,从没见过这么强悍的刀光,杀机逼近,白骨魔君得意之形嘎然而止。

    “怎么可能……”

    白骨魔君看着陈铮识海之中升起一道刀光,恢弘浩大,令他灵光一阵颤抖,不敢稍有异动,骇然之极的望着落下的刀光。

    刀光凝固了识海,上有黄泉大帝的一丝气机镇压,白骨魔君的灵光无法动弹,只能看着刀光劈来,却无可奈何。

    “你的灵光崩解,怎么可能发出这么强大的刀势……”

    白骨魔君惊声大叫,刀光越来越近,只觉一阵天晕地转。幽光之中冲出一股滔天怨气,他费尽心机,冒着神魂俱灭风险冲入陈铮的识海之中,妄想侵占陈铮的肉身,借体重生。

    本来看到陈铮自己作死,强聚阴神,令的灵光崩解,机会到来,重见天日有望。没想到在他最得意之间,异变骤生,一道凌厉无比,沛然不可抵挡的刀光从天而降。

    此刻,陈铮灵光崩解,魂飞冥冥,神魄离体,直觉自己的魂魄飘荡在天际之中,对识海发生的剧变没有任何知觉。

    魂魄飘啊飘,飞啊飞,突然一道罡风吹来,神魄欲裂,吓的他肝胆俱裂,四处躲避。

    呼!

    罡风如刀,从四面八方吹来,陈铮避无可避,绝望之中再不做徒劳之功。

    就在罡风吹到神魄之上,眼看把把他的神魄吹灭,冥冥之中一股伟力驱散了罡风,笼罩陈铮的神魄上。

    神魄对这股伟力毫无反抗之力,陈铮只觉一沉,像是脚下挂了千斤坠,向无尽深渊坠落。

    就在他心生绝望,万念俱灰之际,“铮”的一声轻鸣,驱散了他心中所有的负面情绪。

    泣血刀通灵之极,感应到陈铮的神魄沉沦,突然一阵颤动,自动鸣叫起来,散发出一道蒙蒙之光,神音渗入冥冥虚空之中,自动护持向陈铮的魂魄。

    刀光携带陈铮魂魄穿破虚空,重新回归识海,陈铮的魂魄似游子归家,乳燕归巢般钻入白玉门,与血海之中的神魔之影融合。

    神魔之影顿时之间,灵光四起,无名而生的一股清气由内而外,充实向神魔之影。

    随着清气与神魔之影相融,轮廓渐明,竟与陈铮有了八九分相似。陈铮心灵感应之中,如天降甘雨,内心之中传出一阵饱满厚实之感。

    神魔之影……

    不!

    应该叫做阴神,变的凝实起来。

    “嘶!”

    随着阴神不断凝聚,陈铮心中茫茫然,举目无措,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的灵光不是崩解了吗,怎么没有死呢?”

    陈铮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中惊疑不定。

    一念而过,突然被白玉门吸收,念头与阴神相合,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阴气如雾,血浪滔滔。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白玉门内,我怎么到这里来了,是黄泉大帝把我救了吗?”

    想到自己未死,陈铮顿时激动起来,忙聚起心神内视全身。心神动用自如,刹时间,周身一切被他洞察入微。

    “咦,我的心神好像比以前强大好几倍!”

    “不对,我怎么与白玉门内的神魔之象融在一起了?”

    此念才生,一道灵光闪现,陈铮恍然大悟:“阴神,我竟然凝聚了阴神,这怎么可能?”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有些无法接受。只能说是幸福来的太突然,叫人措手不及。

    陈铮此刻的思维有些迟顿,盖因他的灵光崩解,还未重新凝聚。如今他的神魄凝聚阴神,只能说成功一半,只有融合了灵光之后,才算完整。

    白玉门外,刀光斩破空,一股沛然难敌之势充塞向整个识海。

    “嗡……”

    陈铮已经崩解的灵光被刀光吸引,重新聚合,散乱于识海中的刀势从新汇聚,二者融合到一起。

    这一记刀光之威能无可测度,与陈铮的灵光融合之后,化虚为质,形成一口实质般的神刀。

    刀芒吞吐,一缕血光冲天而起,斩入白骨魔君的灵光之中。

    幽暗明灭的灵光,被一刀两分,识海中传出白骨魔君的惨叫声。

    二分的灵光重新聚合,再无先前的凝炼,略带虚幻,显然承受了一刀之后,受创极重。

    灵光再合,刀势重聚,斩过白骨魔君的灵光之后,于识海虚空倏然之间,环行半周,化作一道残光,冲入白玉门之中。

    “嗡!”

    一声刀鸣之音从白玉门中传出,清脆悦耳,余音绕梁。刀鸣之声,透着一股绝杀之意,似九天神音,由内而外,从识海之中蔓延向陈铮的体内。

    声音所过之处,气血奔腾,真气呼啸,劲力喷发,三者融合,不分彼此。

    轰!

    一道轰鸣声由体内响起,陈的身体震颤着,一缕缕的灰色杂质由毛孔之中排出。

    气血纯净,真气凝炼,就连筋骨也更加强健,本来如金玉一般的骨骼,随着刀鸣之声通透全身,金色退却,呈现出白玉一般的色泽。

    白骨阴风诀,竟在这个时候由金骨境晋升玉骨境。

    骨髓洁白如霜,散发着玉一般的色泽,一股股的精气渗透全身,练化为白骨真气。

    真气在经脉之中汩汩流动,精纯唯一,至阴至邪。

    陈铮没有想到,突破后天十一层,会这么的惊心动魄。

    用一句因祸得福都不足以形容陈铮的际遇,他的收获不止是修为突破至后天十一层,就连灵光也更进一步,凝聚成阴神雏形。

    若非他的修为限制,恐怕会一步登天,迎来风雷火三劫,直接晋升阴境宗师之境。

    一旁的白骨魔君看的目瞪口呆,做梦都没有想到,陈铮的灵光崩解后,还能死而复生。不由向着识海虚空上方看去,黄泉大帝的一丝气机显化的投影,好似一尊雕像般,一动不动。

    一丝惊恐从他的心中生出,也只有这等伟大的存在,才能让人死而复生。

    凝聚了阴神雏形,晋升后天十一层,陈铮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心神一动间,白玉门晃动着,一道人影从中迈出。

    此人影与陈铮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无论是气质,还是形象都一般无二。一抹阴蒙蒙的刀光绕环在身围,飞掠之间,留下一道道血红的残影。

    这就是陈铮的阴神,还没有经历风火雷三重天劫洗礼,未能以虚化实,但亦有了几分阴神境的神通。

    阴神站在白玉门前,白玉门绽放出无数的灵光,把他罩在中间。

    灵光普照识海,白骨魔君的灵光无所循迹。陈铮念动之间,环绕阴神的刀光凝聚化形,形成一口与泣血刀一模一样的神刀,突然向着白骨魔君斩去。

    “嗤!”

    识海之中,一道血光划突虚空,于十万分之一刹那之间,降临到白骨魔君的上空。

    刀光内敛,没有杀气,只有一道阴蒙刀光夹杂的血色,落向白骨魔君的灵光。

    阴蒙的光华,带着一缕血色升腾而起,散发出精纯至极,玄之又玄的神韵,刀光纵横,柔和而不失锋芒,隐隐含有一道晦涩的意境。

    “饶命,我愿臣服……”

    生死关头,白骨魔君彻底放弃的尊严,连忙求饶起来。

    可惜,陈铮根本不听他的求饶,刀光毅然绝然的斩向对方的灵光,要把他打的魂飞魄散,彻底从世上抹去。

    白骨魔君骇然变色,望向白玉门前的陈铮的阴神,怔怔出神。

    “灵光崩解后,重新凝聚就算了,怎么可能凝聚出阴神,这不合情理啊!”

    半步先天之境凝聚了阴神雏形,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白骨魔君的三观瞬间崩塌。

    “命,这一切都是命啊!”

    就在刀光降临,灵光湮灭之际,白骨魔君的一声悲吼传来:“天不幸我,“百年谋算,本君不甘心……”

    啵!

    白骨魔君的灵光毫无抵抗力,刀光斩在上面,就跟斩在一块豆腐,瞬间一分为二。

    轰!

    阴蒙的刀光爆发,血光弥漫,瞬间湮灭了白骨魔君的灵光。

    阴神斩杀了白骨魔君的灵光,返身回归白玉门。就在阴铮回返,一道精气凭空而现,悬浮于识海之中。

    浩瀚,庄严,伟大,一切赞美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这道精气显化出的气象。

    只在大黄泉大帝的一丝气机镇压之下,这道精气顺从的就像一只兔子。

    骤然之间,白玉门生出一股吞噬力,把这道精气吞噬,融入阴神之中,本来虚幻的阴神竟变的凝实,拥有了几分真实感。

    “白骨神君的精气!”

    陈铮看着白玉门吞噬的这道精气,并被自己的阴神融合,不由愕然。

    他已作好了千辛万苦,经历各种磨难,没想到会如此轻而易举的得到白骨神君的这一道精气。

    话说,此时,他前来这方世界的目的已经全部达成,而且收获超乎他的预期。

    ……

    随着白骨魔君残存于世的灵光被斩灭,陈铮因祸得福,不仅修为突破后天十一层,更是提前一步凝聚出阴神。

    识海突然一阵剧烈晃动,黄泉大帝一丝气机消散。陈铮的心神回归躯体。

    失去白骨魔君的地穴,浓郁的阴气大团大团的散溢出来,陈铮运起白骨阴风诀,体内好似无底洞,不到一刻钟,就把地穴中的阴气吸噬干净。

    本来还有一丝气象的福地,随着地穴中的阴气被陈铮吞噬干净,瞬间变成死寂之地。地面干裂,残花变尘埃,枯树化灰烬。

    “白骨魔君倒是找到了,可还有一个问题却没有解决!”

    想到张秋水来此的目的,陈铮露出懊恼之色。

    刚才白骨魔君求饶之时,他就该乘机向其询问一番的。

    “希望这里还有线索!”

    陈铮只能如此祈祷,希望张秋水等人寻找的隐秘不会随着白骨魔君魂飞魄散而消逝。

    福地变死地,再无留恋之心。陈铮原路返回,回到石室内,张秋水等人还在石门之后,没有返回。

    有些担心五人的安危了,陈铮不时向着五座石门看去,里面黑洞洞,像是一只怪兽张开的大嘴,欲择人而噬。

    “要不要进去?”

    不确定是否有人遇到危险,陈铮犹豫着,是否进去支援。

    就在他犹豫时,突然一道火红的影子从石门后飞掠而出,气势深邃,人未至,一股炽热气浪涌出。

    “谁!”

    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站着石门后的红影厉声大喝。

    “呛!”

    泣血刀出鞘,一记刀光斩向石门。

    “是我!”

    一道惊呼声发出,陈铮连忙逆运真气,收回刀光。

    “朱雀仙子!”

    陈铮惊呼出声,朱雀仙子的气机与她进入石门之前,截然不同。不由惊呼出声:“后天十层,你突破九级之境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