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朱雀仙子留守,众人也无话可说,就给绝命书生一个面子。

    可惜,朱雀仙子却不领悟,她与在场众人相比,也不差什么。凭什么被人以一个弱者看待,生性骄傲,不落于人后的朱雀仙子极其干脆的拒绝了。

    “不要做什么事都牵扯上我,你若不敢冒险就留在石室,没有会笑话你。反正读书人都是一副没皮没脸的人,大家都习惯了!”

    绝命书生被无情的拒绝了,颇为委屈的看了一眼朱雀仙子。

    “我哪里有脸皮厚了,要这不是关心你,爱护你吗?”

    这句话他也只敢在心里说说,可不敢吃了熊心豹子,什么话都往出秃噜。

    也不知朱雀子是否怄气,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直接进着一座门户走去。

    “仙子务必当心!”

    张秋水急忙提醒一句,朱雀仙子已经消失在门户之内。

    “不如就由陈兄弟留守吧!”

    五人之中,陈铮的修为并不差于众人,但以年龄而言,只是众人的晚辈。都是名震天下的江湖名宿,照顾一下晚辈也是应有之义。

    陈铮连忙推脱道:“不如让姥姥留守……”

    话未说完,就被姥姥粗暴的打断,对着陈铮怒喝道:“小子是看不起姥姥,嫌弃姥姥老胳膊老腿了吗?”

    姥姥一副不老童子的模样,看着像个八九岁的孩童,发起怒来是非常可乐的。

    姥姥看似发怒,眼中却露出一丝喜色,这小子虽然一路上少言寡语,一副冷淡的样子,关键时刻倒也有孝心。

    她最喜欢这种的晚辈,平时不表现,关键时刻到是靠的住。不像其他的年轻人,平常甜言蜜语,紧要关头却成了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

    “小子有前辈,等回到大陆,让姥姥给你介绍几个好姑娘。姥姥走南串北,可是一个热心人!”

    张秋水忽然对着陈铮打趣起来,姥姥也是经不起开玩笑,竟打着胸脯答应了。

    “没问题,陈小子喜欢什么样的姑娘,等回了大陆,姥姥就带你去相亲!”

    “哈哈……”

    听到姥姥的话,所有人都乐的大笑起来。

    “多谢几位前辈照顾!”

    一顿玩笑话后,四人各朝一座门户进去,只留陈铮一人把守石室。

    石室中,除了一尊石象与祭坛,空空荡荡,不一会儿,陈铮就有些不耐烦了。打量着眼前的石像,心中忽然一动。

    蛮荒世界时,他在白骨神君像下发现一处暗格,不知白骨魔君有没有藏东西的习惯。

    想到这里,陈铮绕着石象察看起来。

    左三圈,右三圈,没有任何发现,地面下也没有空格。陈铮以手托着祭坛,观看着祭坛上的纹路。

    轰!

    也不知触碰到哪里的机关,石像之下传来一声轰鸣声,把陈铮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退去。

    只见,祭坛缓缓下沉,片刻之间沉入地下,石象前一个幽幽的洞口露出来。陈铮走近前来,看到一排石阶直通石象下面的地底。

    “要不要下去,还是等其他人出来?”

    想到蛮荒世界时得到的好处,陈铮心中一阵火热,心中犹豫起来。

    “反正他们也无法吸收白骨神君的精气,不如我先下去探探路!”

    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借口,陈铮沿着石阶下往石象下方的地洞走去。

    陈铮手按泣血刀,沿石阶深入地洞。周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越往下走,一股若有若无的阴邪气出现。

    石洞并不深,距离石室地面只有十几丈,脚踏实地,到达地洞底部,浓随的阴邪之气弥漫整个地洞,死寂沉沉,没有一点的生机。

    这里没有阳光,深入地底之下,本就阴气浓郁。又涉及到白骨神君,恐怕已成一片鬼域。陈铮不敢大意,纵起身法,绕地洞行走一周,除去邪气笼罩,没任何发现。

    “空无一物,不应该这样呀!”

    “难道是别有机关?”

    陈铮侦察半天后,以灵觉察看地洞中的阴气之源,并且运转白骨阴风诀。或许受到白骨阴风诀的刺激,地洞之中的阴邪之气忽然大盛,陈铮再按撇不住,一道刀光斩出,轰向阴气传来的方向。

    轰!

    阴气之源被斩破,露出一个仅供一人通过的洞口,陈铮直接钻了进去。

    “嘶!”

    沿着一条通道前行,行走十几步,眼前豁然开朗,好似进入另一个世界。

    盈盈碧光,抬头不见顶,宽达数十丈的空间,遍值各种药草。只可惜,这个空间内数里之内妖气浓郁,草木枯萎,生机断绝。

    “这是一个小型福地!”

    陈铮心中大吃一惊,他已非吴下阿蒙,一眼就看出眼前的空间乃是人为开辟,形成的一方福地。

    洞天之下有福地,只有修为达到阳神境,就可以借助地脉灵气开辟。大离世界并不流行福地,只有底蕴浅薄的门派,甚至散修才会开辟一方福地,借以存身。

    修为达到天人境巅峰,度过天人五衰,就可以开辟洞天,福地于这些高手而言,比之鸡胁还不如。

    而且,各大宗派本身的驻地就是一方大型福地。比如黄泉魔泉所在寒冰界就是一方福地。

    “难道是白骨魔君开辟的?”

    若真如此,白骨魔君的修为简直不可想像。即便没有达到天人境,至少也是阳神境以上。

    “此地破败之极,看来白骨魔君真的殒落了!”

    福地无人打理,就会使的灵气散溢,最终破败。

    “咦?”

    一方破败的福地,没有什么可搜察的,陈铮正准备退出去,忽然面露惊愕之色。

    只见,福地地脉汇聚之处,一股阴邪之气不断冒出来,并不断掠夺周围的生机。

    “福地地脉还没有完全消散!”

    陈铮心中一定,泣血刀忽然斩出一记刀光,直至福地地脉。他所斩的方向,乃是福地地脉的源泉,又称地穴。

    滋……

    十几道赤光布下层层刀网,直接笼罩地穴,如泰山压顶般沉向地穴。

    “何方小辈敢在此打扰老祖?”

    就在刀网落在地穴之上,猛的一道幽光向上轰击,击碎了陈铮的刀法。福地之中,顿时一阵山摇地动,陈铮心中一惊,连忙后退,飞掠至数丈之外。

    只听得地穴腹内传来一声暴喝,刀网被轰的支离破碎,一股凝炼如钢质的黑光从地穴中升腾而起,悬浮在半空中。

    这黑光极为阴毒,普一出现,周围十丈生机被掠夺一空。就连陈铮自己都觉得自己气血有些浮动,连忙凝神运气,一层刀光自身前垂落。

    打量着半空是悬浮的幽光,陈铮倒吸一口冷气,惊呼道:“果然是阳境境!”

    这团幽光看不人影,陈铮明白,这是白骨魔君殒落后,阳神残破,只剩下一团灵光。

    “何方妖孽!”

    陈铮看着半空的幽光,一声厉喝。

    泣血刀护在身前,运转白骨阴风诀,福地中的阴气被吸噬而来,环绕在身体周围。似乎意识到幽光的强大,泣血刀不断颤鸣着,向陈铮示警。

    刀尖处吞吐着尺许长的赤芒,发出滋滋的声音。

    “嘿嘿嘿,竟是个乳臭未干的雏儿。难道此方世界无人,叫你过来送死吗?”

    幽光中发出一阵难听的夜袅声,声音惑人耳目,陈铮只觉头晕脑胀。

    “铮!”

    突然脑海中白玉门一阵晃动,泣血刀发出一声铮鸣,陈铮顿时耳聪目明,浑身打了一个冷战,有些骇然的看向半空中的幽光。

    “果然是一代魔君,仅凭一道声音就让我的心神动摇。”

    没想到这妖人如此强悍,只凭声音就让自己吃了一计暗亏。陈铮心中震撼,不能再让老魔施威,指不定还有什么阴险魔功等着他呢。

    此刻,陈铮百分百的确定,白骨魔君吞噬了“白骨神君”的精气,得到了精气中的传承功法。

    “速战速决,先打爆了魔头的灵光!”

    先下手为强,陈铮不给对方施威的机会,泣血刀直接挥出一道赤光斩向幽光。

    “嘎嘎嘎……”

    “你是哪派弟子,当真是舍得,竟让你这种好苗子出来送死。”

    幽光一阵抖动,白骨魔君的声音传出:“正好本君缺一副肉身,你竟然自动上门来,这可怨不得本君心狠!”

    突然,幽光迎向陈铮的刀光,向他冲了过来。

    听到白骨魔君的话,陈铮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一声:“不好!着了这魔头的道了!”心神猛的一震,刀光分化回护己身,同时勾通脑海中的白玉门,凝聚灵光,谨守本心。

    嗡……

    幽光迎面撞中刀光,瞬间击溃了陈铮刀身附着的一道真气。卷住一缕真气,逆反而行,直接侵入陈铮的体内。

    而后,轰向陈铮的脑海,欲要侵夺他的心神。

    轰!

    脑中像是一棵炸弹爆炸,陈铮眼前顿觉一黑,脑浆都要爆裂了,头疼欲裂,尤如几千几万只蜜蜂在嗡嗡乱叫,让他心烦意乱,心神失守,难受的他直想呕吐。

    “咦,竟是个半步先天的小辈,你不是此方世界之人。”

    脑海中传出白骨魔君的惊讶声,陈铮心神顿时一沉。

    “老魔果是得了白骨神君精气中的传承,竟然一眼看出我的来历。”

    “杀生刀法,倒是练的有模有样,连心灵之光都凝练成功了。看来本君时来运转,得了一桩了不得的大机缘呢,嘎嘎嘎……”

    白骨魔君好似一位强行破门的强盗,渗透了陈铮的心神,不断品鉴着陈铮的一切。

    陈铮脑中猛的一震,如中重锤,心海大门被轰开,被幽光冲了进去。

    心海乃是重中之重,武道之基,一旦遭受意外,陈铮几乎无望阴神境,武道之路就此折断。这还不是最厉重的,若让白骨魔君的灵光侵夺了他的心海,借体重生,陈铮便要魂飞魄散。虽然肉体还活着,但已非他。

    他不敢大意,连忙收敛心神,默诵《黄泉阴符经》,美赞“黄泉大帝”之名,存神守心,观想“黄泉大帝”的形象。

    白骨魔君虽然身死道消,只剩一团残破的灵光,但其本质远远超过陈铮。

    陈铮不敢观想“白骨神魔”,只能借着《黄泉阴符经》观想“黄泉大帝”形象。白骨神君乃是被黄泉大帝所斩,是白骨神君一脉的克星。

    以黄泉大帝的形象对抗白骨魔君,最最合适不过。

    嗡!

    心海动摇,一位面容模糊不清的神圣幻化而出,身着兖服,头戴冕冠,手执一方玉圭。

    见着黄泉大帝的一丝气机投影,陈铮连忙躬身行礼,大呼道:“弟子陈铮,拜见大帝,恳求帝君护卫护弟子心神!”

    陈铮也不敢说什么让黄泉大帝为他驱逐白骨魔君的灵光,免的让黄泉大帝让为他太废,一怒之下,连他也给废了。

    随着黄泉大帝的形象于心海之中幻化,陈铮再无后顾之忧,凝聚心神,勾通白玉门。一缕刀势凝聚,形成一口神刀,与泣血刀一般无二,刀光霍霍,阴森冰寒的气息能把人的灵魂都冻结了。

    这是陈铮凝练的刀势,已然大成。凝如实质,刚一化形,就斩向白骨魔君的灵光。

    “小辈好资质,好根器,不若由本君助你一臂之力!”

    心海中传来白骨魔君得意的叫声,陈铮心神突然一阵动摇,斩向对方的刀势自动崩溃。

    刀势崩溃,化作无边的刀光,在心海之中掀起滔天骇浪。有着黄泉大帝的一丝气机镇压,心海固若金汤,倒不虑受到伤害。

    就在刀势崩溃,白玉门忽然一阵剧烈的摇晃,一道道灵光绽放。白骨阴风诀自动运转,强行抽取体内的气血。

    一缕缕的白骨精气被提炼出来,化作白骨真气,真气再一次经过凝炼,以练气化神之法门,形成一道奇特的气息,与灵光相合。而后收扰崩溃的刀势,相互融炼。

    暴虐的刀势不断轰击在灵光之上,好似一位高明的铁匠,灵光中的杂质被淬炼出去,只剩下纯粹,几乎化为实质的灵光。

    这一团灵光的本质依然与白骨魔君的灵光相差如云泥之别,但却远超过陈铮以前。

    新生的灵光直接被白玉门吞噬。

    白玉门后,白骨铺成的大道之上,阴风怒嚎,由雾状凝炼成液态。两旁的血海,赤浪滔滔,山呼海啸。

    血海之上,一道神魔之影悬空而立,大口大口的吞噬着陈铮的灵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