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呕!”

    石室之中,充满了尸臭与药尸流出的黑血挥发的恶臭味,陈铮干呕一声,连忙冲出石室之外。

    就在他刚出石室,异变骤生,一股恶风扑来。

    “小心!”

    眼见的一具药尸扑到陈铮跟前,一双利爪刺入他的体内,陈铮横空而移,贴着通道墙壁平移一丈,一抹赤光闪过,药尸从半空中栽落。

    “好身法!”

    “好刀法!”

    朱雀仙子与绝命书生齐声大赞,二人的眼睛猛地亮了起来。

    朱雀仙子出身凤鸾谷,乃是五大武学圣地之一,这一派的身法取百禽之态,优雅飘然,为天下第一。

    朱雀仙子对自己的轻功身法,向来自信无比,自信天下第二,不敢有人称第一。自见过陈铮的鬼影无踪后,便生出不服之气。

    曾在海面上数次与陈铮暗较高下,却不能胜过。此刻,十万火急之下,陈铮的应变能力,身法之妙,让她大受启发。

    绝命书生则对陈铮的刀法称赞不已。

    只是当二人齐声称赞过后,朱雀仙子忽然发怒,冲着绝命书生冷哼一声,直接给了他一个冷脸。

    “嘿嘿嘿……”

    难得与朱雀仙子这般默契,虽然受了一记白眼,绝命书生的心中依旧暗爽不已。

    这一对前世冤家,众人见惯不惯,就连陈铮也习以为常了,全当没看见。

    “陈兄弟有没有受伤?”

    张秋水冲过来,对陈铮极为关心的询问起来。

    陈铮还刀归鞘,拱手对张秋水作揖,温声说道:“多谢张兄关怀,这畜生还伤不了我!”

    灭杀了药人之后,六个人继续沿着通道向里走,沿途又遇到几座石室,每座石室或五六具,或七八具药人。有了斩杀药人的经验,众人有惊无险的穿过了通道。

    通道尽头,一座宽广的石室出现在面前。

    “这就是白骨魔君的墓室吗?”

    六人站在通道口,打量着石室里面。

    “小心机关!”

    听到张秋水的提醒,绝命书生摇头说道:“一般的机关陷井根本难不倒我们,这座石室不像墓室。”

    说罢,迈步进入石室。

    这是一个呈正五边形的石室,五面石壁上各有一道门户。石室中间座立着一尊石雕像,高达一丈,雕像之下是一方祭坛。

    这个场景是不是很熟悉?

    看到这尊石像,陈铮眼中猛地暴射出一道血光,死死盯着高大的石像。

    除了材资不一样,雕像的形象,身高,面相,都与他在蛮荒世界遇到的一模一样。

    “果然是白骨神君!”

    六个打量着眼前高大的石象,各有心思。

    “这就是白骨魔君?”

    姥姥看着石象,啧啧称奇,这个白骨魔君也够闷骚的,竟给自己做了这么大的一尊石像。石像前的祭坛不用多猜,就知道是为了让人祭拜所用。

    “真把自己当成神佛一流了,还筑了祭坛供人天天祭拜吗?”铁战看着眼前的石象极度不爽,他的身材高大壮硕,向来都是他凭借了身高俯视别人,偷偷暗爽。

    “看我一拳头轰爆它!”

    “且慢!”

    看到铁战一拳轰向石象,陈铮连忙阻止。

    轰!

    一道幽光浮现,震飞了铁战。

    “噗”

    铁战后退四五步,胸前一阵气闷,一缕鲜血从嘴角溢出。惊骇欲绝望着眼前的石象。

    “这石象有古怪,不要轻举妄动!”

    看到铁战吃了一记暗亏,绝命书生连忙提醒众人。

    “不对,不对……”

    张秋水双目紧盯着石象,嘴里“不对,不对”的叫道。

    “你叨叨什么呢,什么不对了?”

    “这不是白骨魔君的石象,大家小心着点!”

    听到张秋水的话,东海鳌客反驳道:“你凭什么说不是,你见过白骨魔君?”

    “当年,白骨魔君肆虐天下,本派祖师呈留有一张画像。无论神态或是气质,与眼前的石象都不一样。”

    “不是白骨魔君,这石象是谁?难道真是一尊神魔?”

    “先别管石象是谁,当务之紧是找到白骨魔君的墓室!”

    朱雀仙子开口,打断了众人的讨论。她对眼前石象的来历毫不感兴趣,她来的目的就是找到白骨魔君的遗冢,并借此寻找世界异变的原因。

    白骨魔君盖压一个时代,武道成就空前绝后。而在白骨魔君隐退,并传出殒落的消息后,天下就有了“此方世界出了问题”的传言。

    虽不能确定两者有无关系,但白骨魔君肯定知道一些稳秘。张秋水等人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些隐秘。

    至于白骨魔君遗冢的传承功法,收藏的种种天材地宝,对于这些圣的执掌者而言,只是顺带捞一把而已。

    “五座门户,谁知道哪一座门户通往白骨魔君的墓室。”铁战平复了涌动的真气,扫视石室,看着五座门户,皱着眉头说道。“更为关键的是我们不知道石门之后的情况,若是一座座的搜寻,咱们带的干粮可不够了!”

    话说,谁都没有预料到白骨魔君遗冢所在岛屿上,竟然没有一丝的生机,就连海里都没有任何的生物存活。

    地底之下,如此规模的建筑群,不可能只有白骨魔君一个人居住。供养这么多人的衣食,白骨魔君是如何解决这些物资来源的?

    要知道,这里已经深入东极之地,距离最近的海岛也有上千远,更不用说与大陆之间的距离了。

    张秋水沉吟片刻后,突然开口道:“五座石门,咱们一共六个人,每个人搜寻一座。剩下一人留守石室,你们觉得如何?”

    石门之后是个什么情况,会不会有机关,众人还不清楚。可以肯定的是,石门之后绝对没有在石室内安全。

    倒底让谁留守,所有人都不说话,石室内一时之间陷入沉寂之中。

    还是绝命书生打破了沉寂,他对朱雀仙子维护之极,既然不确定石门的危险程度,内心深处是不想让朱雀仙子以身犯险的。

    “不如就要朱雀仙子留守石室吧!”

    众人闻言,齐齐向着绝命书生看去,眼中透出一丝古怪之极的神色。

    酸秀才四五十岁的人了,徒子徒孙都大一堆了,还这么风骚,当着众人的面狂撕狗粮。就问他一句:“你这么风骚,天机宗的徒子徒孙们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