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心知肚明,大哥不笑二哥,谁都不比谁强。

    九死一生从幻境之中脱离,谁都没有询问别人在幻境里经历了什么。六人相隔而坐,各自运气调息,恢复真气。

    等到真气恢复,众人走出树林,开始寻找白骨魔君的遗冢。寻遍整座岛情屿,才在一座由礁石堆砌而成的小山丘之下,找到一个地洞入口。

    入口并不宽敞,仅供一人行走。

    “白骨魔君的遗冢入口?”

    “酸秀才,快来瞧瞧,这里是否就是白骨魔君的遗冢!”

    绝命书生往后退了几步,观察着周围的地形,有些不太确定道:“依照风水之说,这里不是墓葬的好地方,但白骨魔君百无禁忌,难保把墓穴安置在这里。”

    “说了等于没说!”

    朱雀仙子冷哼一声,对着绝命书生嘲讽起来。

    “整个岛屿都找遍了,直接进去探一探不就知道了。”

    铁战叫了一声,带头冲入洞口。

    这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岩洞,通入岛外的海底。六人依次入洞,走了不知多久,只觉深入地下数百丈,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庞大的熔岩洞出现在眼前。

    碧绿的水晶石,散发着绿汪汪的光芒,熔洞经过人工开凿,形成规模庞大的宫殿建筑。不知什么原因,这些宫殿大半毁坏,形成一片废墟。

    望着成为废墟的宫殿,六个人面面相觑,“姥姥”脸上的表情阴暗不定,突然厉声叫道:“哪个杀千刀的把这里祸害这样了,若让姥姥知道,非把你抽筋剥皮不可!”

    “混帐!”

    看着眼前的废墟,众人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有人捷足先登了。

    “先不要急着下结论,白骨魔君的修为空前绝后,已经超越了破空境,他若不想死,谁能把他杀死。就算是寿命将尽,凭他的修为也可以打破虚空,破空而去,何必留着等死。

    白骨魔君的死已经充满蹊跷,这些宫殿的损毁不一定是人为。”

    绝命书生突然开口说道,话才落地,就迎来数对白眼。

    “不是人为,难道是老天爷看他不顺眼,把他给收了!”

    朱雀仙子嗤笑一声,对着绝命书生横眉冷对,狠狠的向他怼了过去。

    “姥姥”眼珠子一转,脸上露出凝重之色,沉声说道:“还真有这个可能!”

    “啊!”

    “姥姥怎么也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张秋水把目光从损毁的宫殿上收回,插嘴说道:“先别管白骨魔君是怎么死的,咱们要先把他的墓室找出来!”

    “对对对,先找墓室!”

    东海鏊客连忙点头应和,跑向一座完整的宫殿,中途经过损毁的宫殿时,突然停住脚步,朝着众人大声叫道:“快过来!”

    “怎么啦!”

    铁战一步迈出,跨到他的身边。

    “石门!”

    铁战冲着绝命书生挥手叫道:“酸秀才快过来,这里有道石门,来看看是不是通向白骨魔君的墓室?”

    众人围在石门之前,绝命书生扒拉着周围的废墟,寻找着开启石门机关。

    轰!

    也不知触到哪里,石门轰然洞天,一股尸臭味冲出来。

    “好臭!”朱雀仙子透出厌恶之色,猛的退到数丈之外。

    陈铮大叫着提醒道:“运功抵抗,小心有毒!”

    等到臭味散去,确定再无异状,一行人鱼贯而入。

    甫一入内,前行了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众人便来到了一处规模不小的石室当中。方圆四五丈大小,室内装饰精致,无论云床石桌等器,都极为精巧,显是出自大师之手。

    众人打量着石室,啧啧赞叹。

    从石室的布置来看,这里显是住过人的。从一开始,也不是作为墓陵而建。

    白骨魔君一代骄子,空前绝后,横行天下而无人能敌,或许这里曾是他的潜修闭关之所。

    再回想外面规模极大的宫殿,显然曾在这里生活的人不止白骨魔君一人。

    稍稍感叹一番白骨魔君的奢华,众人便将目光收回,出了石室前往另外的洞室中寻找。穿过一道石门,沿着一条通道向着石室的深处行去。

    通道两侧及穹顶之上,残留着一幅幅壁画装饰,这些壁画斑驳脱落,一鳞半爪没有完整的,已然看不出是什么内容。

    通道往里三四丈,侧面开凿出一方石门,又是一间石室。

    “嘶!”

    六人走进石室,齐齐发出一声倒抽冷气的声音。

    只见石室之中,沿墙而立七八具干尸。

    这些干尸完全看不出生前的样子了,皮肤肌肉收缩,脸皮皱巴巴地如炮制过的牛皮,棱角分明显出了面部骨骼的形状。

    看着石室中并排而立的七八具干尸,张秋水好似想到了什么,突然发出一声怒吼:“白骨魔君,死不足惜,竟以活人炼制药尸!”

    话音未落,突然一具干尸伸出如鸡爪子一般枯瘦如柴的手掌,抓向张秋水。

    “小心!”

    绝命书生忽然大喝一声,“呛”的一声,长剑出鞘,一点寒芒点向干尸。

    石室之内,骤然惊变,七八具干尸齐齐复活,扑向众人。

    “小心尸毒!”

    随着干尸活动,霎时间,漫天的阴云尸毒形成黑烟笼罩而来。

    众人脸色齐齐大变,绝命书生一剑击退干尸,大喝一声:“退出石室!”

    这些干尸看似僵直,却行动如风,其中一具干尸飞身而起,双手马爪,一尺长的指甲坚如精钢,向着陈铮电电射而来。

    锋利的指甲,堪比神兵利器,伴着如裂帛一般的呼啸之声,骤然扑到了陈铮的身前。

    “好畜生!”

    陈铮眼中暴射出一道血芒,泣血刀出鞘,一记赤光斩在干尸的指甲上面。

    铛!

    金铁交鸣,陈铮脸色大变,以泣血刀之利竟不能斩断干尸的指甲。张秋水等人见状,脸色亦是同样一变。

    “石室空间太狭窄,退出去!”

    朱雀仙子与姥姥的反应最快,身形猛然一晃,冲出石室之外。

    嗤!

    尸气扑鼻,三具干尸齐齐扑向东海鏊客,把他的退路封死。锋利的指甲在空中纵横交错,划出无数的痕迹,尖锐的破空声,令的东海鏊客头皮发麻,几乎是下意识的,直接一个懒驴打滚向石室门口。

    其他人的人速度也不慢,齐齐退出石室。

    “药人没有灵智,把它们分隔开,各个击破!”

    张秋水提醒众人,手中长剑已然出鞘,堵住一具药人,剑气纵横间,斩在药人身上。

    噗噗噗!

    如中败革,无坚不催的剑气,竟不能伤到药人的一根汗毛。

    “药人钢筋铁骨,拥有金刚不坏之躯,只有脑部才是要害,攻击它们的眼睛!”

    张秋水一剑无功,绝命书生连忙提醒道。

    七八具药人被分隔,张秋水以一敌二,与药人厮杀起来。

    此刻,陈铮被两具药人左右夹击,根本来不及退出石室,好在其余六具被引了出去。虽然室内的空间狭小,但他借着鬼影无踪身法,倒也能够轻松应对。

    论反应,论速度,两具药人与他也不过是棋鼓相当。只要不被对方的指甲抓到,或是染了尸毒,这些药人并没有想像中的厉害。

    只有药人经过特殊手段炼制后,全身刀枪不入,已成金刚不坏之躯。

    泣血刀切金断玉,无物不斩,可斩药人身上,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

    嗤,嗤!

    两具药人被陈铮一刀劈退,撞到石室墙壁上,发出“轰隆隆”两声巨响。这两具药人不光刀枪不入,皮肤似有无穷的弹力,撞到墙壁上,瞬间反弹,凌空扑杀而来。

    双手十根指甲狠狠抓向陈铮的头皮,陈铮的脚尖轻点地面,轻飘飘向后退却,刀光连斩,殷红的刀芒腾起,使出了“雷霆万劫”刀法。

    这门刀法攻防皆备,尤其是防御,只要打不破他的护体刀光,就无法伤到他一根毫毛。此刻,用来对付两具药人,最合适不过。

    花瓣飘零,挡住了药尸的坚爪,一道刀芒反射而出,斩在药尸的胸口,陈铮借势后退。使出了杀生刀法,杀气凝炼,形成一道赤红的光芒,从药尸眼前抹过。

    滋!

    凌厉的刀芒划破了药尸的石化的眼珠,劲气冲入大脑之中,把这畜生的大脑绞成浆汁。

    扑嗵!

    大脑损毁,药人像是中了定身术,突然一动不动,从仰面跌倒,眼耳口鼻之中流出一滩黑血,恶臭的味道差点把陈铮给熏死。

    只剩一具药人,陈铮压骤然消失,身体猛的一晃,化作十几道影子,围着药尸。刀光如赤色匹练,招招不离对方眼睛要害。

    这药人虽然灵智全无,但还存有一丝本能。知道眼睛是要害,每当陈铮的刀光闪过,便用双爪挡住。

    铛铛铛……

    刀芒斩在药尸的指甲上,巨大的力量涌动,把药尸击的不断后退,直接撞到墙壁上。

    “吼!”

    药尸呼张着嘴巴,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双爪猛的掏向陈铮胸口。

    “好畜生!”

    陈铮身形一闪,躲过药尸,杀生刀法凝聚的凌厉的杀气,再次斩向药尸。就在药尸本能的举起双手护在眼睛之前,陈铮凌空一折,一缕赤芒从药尸的指缝间穿过,刺入眼睛之中。

    扑嗵!

    药尸身体猛的一顿,仰面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