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海滩边,众人将目光投向了毫无生机的岛上。凝神查探了下却没有发现任何异状,东海鏊客有些不耐烦了,正待询问时,却见绝命书生神色变的凝重无比。

    “酸秀才,有什么发现?”

    绝命书生好似没有听见,只是凝望着海岛,良久之后才发出一声惊叹:“好一座奇门遁甲阵,以海岛为阵基,山石草木为棋子,当真是大手笔,不愧是空前绝后的一代魔君。”

    “奇门遁甲?”

    陈铮皱起了眉头,不断打量着眼前的海岛,看来看去,都没有看出来有什么奇门遁甲。他对这方面的了解近乎为无。

    绝命书生身为天机宗之主,精通易理卦经,星象占卜,奇门遁甲对他而言,是入门必学之课。

    见到张秋水一干人的表情,陈铮闭口不言。不懂就不要插嘴,陈铮索性藏拙,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人士解决。

    “有危险吗?”

    绝命书生摇摇头,道:“不确定!”

    其实不用向绝命书生询问的,一代魔君的遗冢怎么会没有危险。不过,众人早就存了破釜沉舟之心,即使是刀山火海也要闯过去。

    “白骨魔君的奇门遁甲造诣胜我百倍,我也没有头绪,咱们各自小心吧!”

    绝命书生的话,让所有人的脸色猛的一变。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白骨魔君的遗冢,若被一座奇门遁甲给惊退,没有人会甘心。既已报定必死之决心,必是刀山火海,也要趟一回。

    关乎“白骨神君”残留精气,陈铮是绝不会放弃的。

    白骨魔君真与“白骨神君”有联系的话,说不定这一次就是他突破后天十一层的机缘所在。

    白骨神君殒落后残留的精气,与白骨阴风诀同源同根,得其精气之助,陈铮必定能够直入后天十一层,铸就道基。

    他来到这方世界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寻找突破的机缘吗?

    如今机缘就在眼前,岂能因难而退。

    “做什么事不要付出代价?天上没有掉金子的事情,有付出才会有收获!”

    陈铮心有决定,突然迈步,踏上海滩。

    "陈兄弟!”

    看到陈铮上岛,张秋水连忙叫道。

    “这次就让陈某带头,见识一下绝代魔君的手段!”

    五人注视下,陈铮踏上海滩,跨过滩边的贝壳,直往岛中树林行走。

    “难道年代太久,奇门遁甲阵失效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看向绝命书生。

    “看我作什么,我也不知道!“

    直到陈铮走出百步之外,依然没有意外发生,绝命书生跨步大迈上海岛。其他人见状,紧紧追在他的身后。

    “难道真的失效了?”

    向前走了五六步,没有想像中的机关,东海鏊客惊喜的叫了起来。

    众人见状,心中松了一口气,顿时大步流星向着树林走去。

    “小心……”

    绝命书生的惊叫声才刚响起,众人眼前骤然一变,斗转星移,天翻地覆,已到了另一个世界。

    “神乎其神,竟以奇门遁甲乱人耳目,造出一方幻境!”

    眼前,大海一望无际。绝命书生站在海面上,潮湿的水汽扑面而至,打湿了他的衣服。轻柔的海风中,一股淡淡的咸味。

    蓝天白云,海面如镜。

    绝命书生打量所见到的一此,彻底惊呆了。

    以假乱真,一切的感觉都被迷乱了,海水打湿了衣裳,绝命书生伸手触摸,竟感觉到一缕湿意。

    小心翼翼的往前迈出一下,突然之间风云变幻,前一刻还是风平浪静,下一刻就变成滔天骇浪,雷电交加,如同世界末日。

    不只绝命书生,其他人也陷入幻境之中。

    陈铮先一步上岛,也是最先陷入幻境之中。

    “轰”的一声,眼前的世界被大火覆盖,变成火的世界。

    雄雄烈滔腾空,炽热的高温,随即,脚下“嗤”的一声,传来灼烧之感。陈铮悚然而惊,几乎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一抹红光乍现,形成一道火浪,就要把他淹没了。

    咻!

    陈铮忙施鬼影无踪身法,躲开袭来的火浪。他的反应已经很快了,仍然被火浪袭中,脚下的鞋子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便被烧去一层,落足间隐隐察觉到粘糊糊的,就像是什么东西焦糊了。

    躲过一重火浪,陈铮放眼望去,尽是赤红一片,整个世界都由火焰构成,惊人的热浪充斥四面八面,就连脚下的土地,都被烧红了。

    陈争立刻真气运转,形成一道护体真气,抵挡高温侵袭。

    “好厉害的幻境,竟连我的灵感都骗过了!”

    陈铮脸色大变,明知道眼前一切都是幻觉,但他却还是不敢被袭来的火浪击中,面对高温热浪,不得不运转真气抵抗。

    白骨阴风诀运转间,竟然没有感应到丝毫的阴气。

    他可是清楚的记的,整座海岛都没有生机,接理说应该是有些浓郁的阴气才对。可现在,他运转白骨阴风诀时,却感觉不到一丝的阴气。

    这很不正常,陈铮的眼耳口鼻,五味嗅觉,甚至是心灵感应都被迷惑了。

    此刻,眼前一片火的世界,即是虚幻,也为真实。而陈铮已经把眼前火焰世界当成真实的世界了。

    他曾听说过一个传闻:把一个人关在密不透光的黑屋子,屏蔽了他的感观,告诉他双腿瘫痪了,当他相信自己的腿断了后,把他从黑屋中放出来,他的双腿真的不能动了。

    还有一个故事,有一个人被欺骗,说是自己得了癌症,不久就要死了。这人信以为真,最后就真的死了。

    这种方式,其实就与奇门遁甲的幻境相类似。

    从各方面进行欺骗,直到信以为真,一旦在幻境中被杀死,就是真的死了。

    陈铮不敢丝毫大意,尽管他一直坚信眼前所见,所感,都是虚妄的幻境,都是假的;但他的身体,他的心灵都在对他传达一个信息,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不虚。

    这就很可怕了,就像刚才的火浪袭击,一旦他被击中,身体就会传递出受伤的信号,于幻境的欺骗下,陈铮会看到,会感觉到自己被烧伤了,并且会出现烧伤的痕迹。

    这方世界虽然比之大离低了数筹,但有一个好处,就是打通了十二正经后,真气构建大循环,可以外放,形成真气护罩。

    而在大离世界,只有达到先天五层以上,真气转化罡气,才能在体外形成一层罡体护罩。

    阴森灰蒙蒙的真气外放,形成一护体罩。眼前一片赤红色火光,陈铮体外一层灰色幽光与火红的高温对抗着。

    白骨真气形成的护体气罩在陈铮入微般的控制下,如同一件薄薄的外衫,紧贴在身上。这样的控制可以最大限度地节省了真气。受到幻境影响,陈铮无法勾通外界元气,吸纳天地阴气,不敢随意浪费真气。

    若是让护体真气罩离体足有三尺,消耗的真气将数倍于此,一旦在幻境耽搁的时间太长,待到真气消耗殆尽,只有死路一条。

    好在白骨真气性属阴寒,与火焰幻境相克,能够抵消一部份高温,减轻了高温之苦。

    陈铮扫视着周围的环境,眉头一皱。幻境无边无际,眼前除了雄雄大火,再无它物。

    小心向前迈出一步,突然间,一条火焰化形火蛇向他扑过来。全身被一层赤红的火气包裹着,焰浪升腾。

    火蛇悬空而飞,形象逼真,陈铮甚至看到它身上由火焰构成的每一片鳞甲,散发着炽热的高温。

    呛!

    一抹赤光乍现,泣血刀出鞘,斩向飞扑而来的火蛇。

    噗!

    刀芒斩过,火蛇被一刀两断,化作一道火气消散。

    陈铮横刀而立,看着眼前的无边无际的火焰世界,地面赤红,被烧成了颗粒分明的沙砾,这些沙砾透着高温,赤红如血。

    抬起脚朝着地面一跺,“嗤”的一声,一道赤红火焰腾空而起,向着陈铮袭卷而来,陈潇铮连忙后退,刀光斩落,劈散了火焰。

    陈铮微微皱眉,刀尖轻挑地面,一粒砂砾被他吸取到了手中。好似烧红的碳泣,散着灼热,烧的他掌心阵阵刺痛。一道劲力喷吐,砂砾被震成粉末,化作一朵火焰,掉落地面,而后又变成一泣砂砾。

    眼见这般情况,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火焰与砂砾竟能自由转化!”

    如此一来,地面也不安全了,谁知道什么时候,他脚下的砂砾忽然变作一道火焰,让他身陷火海之中。

    极目远眺,望着无边的火海,雄雄大火不断向他推进,所过之处,地面腾起一道道火舌,汇聚成的滔天的火浪,因高温而扭曲变形的空气,仿佛整个世界也都扭曲了。

    看着不断逼近的火浪,陈铮心中一个念头闪现。

    他曾在蛮荒世界之中,借天地压迫而粹练真气,使的他在后天九层时,真气的精纯度就可媲美后天十层。

    白骨真气性属阴寒,与火相克,若能借着火焰磨炼真气,纯化武道,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这个想法太疯狂,身陷火焰幻境,不想办法破解,反而欲借此磨炼真气。陈铮的想法若被别人知道,一定会认为他疯掉了。

    心有此念,随即运转白骨阴风诀,覆体如薄衫的真气护罩收敛。

    陈铮曾代噬心真君渡过风火雷三劫,身体对火焰具有一定的抗性,此刻暴露于外,感觉着热浪逼人,倒也在他的承受之内。

    “以火磨炼修为的想法果然没错!”

    感应着体内的白骨真气,在高温的刺激下,如涓涓细流一般自发流转,陈铮惊讶之余也为自己的决定感到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