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级武者,不过相当于大离世界的后天九层,在陈铮眼中如同蝼蚁般的存在,随手即可覆灭。

    虽然他的修为被这方世界的天地之力压制的跌落了半步先天,但白骨真气的本质未变。在场所有人的修为只是九级,如何承受的起先天真气的压迫。

    陈铮有意为之,就是避免这些人看轻于他,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这些人平日里高高在上,被人捧着,突然冒出一个人要与他们平起平坐,心中必然不快。陈铮直接来一个先声夺人,打压了众人的傲气,让对方明白,自己不是好惹的。

    从众人的反应来看,效果不错,达到了陈铮震慑的目的,气机随之收敛。

    众人压力骤然消失,不由长吁一口气,望向陈铮的目光,复杂难明。

    张秋水“呵呵”笑了起来,好似个富贵员外郎,一团和气的向着众人作揖,介绍道:“这位是陈铮,陈兄弟。此行福祸难料,特意应张某邀请而来。”

    “见过诸位,陈铮有礼了!”

    下马威使过了,陈铮不为己盛,拱手抱拳,对着五人一一施礼。

    看他态度不错,没有以势压人,“姥姥”带头还礼。

    众人一番知我介绍后,朱雀仙子哼声说道:“时辰不早了,还是尽快赶路吧,大海茫茫,必须在天黑之前找到一方岛屿。”

    大海行走,东海鏊客最有发言权,马上接茬,说道:“东南三百里外,有一座鼓浪屿,最合适是宿营。”

    “走!”

    张秋水一声低喝,从礁石上扑身而下,落在东海鏊客的海舟之上。

    海舟不大,仅供三人站立,“姥姥”、张秋水、东海鏊客站上去,催动真气,海舟化作一道离弦之箭,冲破了迎面扑来的巨浪,向着鼓浪屿方向急弛而去。

    “小可先走一步!”

    绝命书生冲着礁上的三人拱了拱手,跃身入海,一脚踩碎浪头,借力腾空,追向海舟。

    朱雀仙子挑衅般看了陈铮一眼,袅袅升空,如同一只海燕,自海面飞掠而去。

    被戏称为“打铁的”的壮汉,双脚在礁石上用力一跺,一个旱地拔葱,从半空中坠入海中。

    “走!”

    海过半膝,踩水而行,在海面上划出两条白痕,双腿扑腾着追上了海舟。

    “好强悍的练体功夫!”

    陈铮看的分明,对方只凭肉身之力,就能踏水不沉,海面行走如履平地。这一分对肉身的控制力,让陈铮叹为观之。

    “不能小觑天下人啊!”

    壮汉的行为,让陈铮心中一叹,收起了轻视之心。

    能于千万人之中脱颖而出,必有其过人之处。张秋水心境高远,若非世界限制,成就绝非一般。

    陈铮身形猛的一幻,淡淡的黑影飞掠而过,穿行于滔天巨浪之中,凭空御风,一闪之间,已至十几丈外。

    大海操舟,逆风而行,对真气的消耗极为严重。才至十几里,朱雀仙子便有些气喘,张秋水腾空而起,把海舟的位置让给她。

    就这样,七人轮流更賛,天黑之前终于赶到了东海鏊客口中的鼓浪屿。

    这是一座礁岛,宽广四五里,难得的是岛上有淡水。

    东海鏊客自告奋通寻找吃食,此人常年生活在海上,寻找吃食对他而言,小菜一碟。才不到半个时辰,就提着一捆的食物回来。

    深紫色的海带上串联着四五条大肥鱼,以及不少的海菜。食物齐备,东海鏊客亲自动手,烤制海鱼,以海菜作汤,一顿丰盛的晚餐便作好了。

    浓郁的海菜汤,带着一股海咸味,让吃惯了各种美味佳肴的人们食指大动。

    “打鱼的,手艺不错,没有在海里白待二十年。”

    绝命书生咬了一口烤鱼,外焦内嫩,口齿之间残留着一股大海的味道,眼睛猛地一亮,对着东海鏊客伸出大姆指,高声赞道。

    “吃食都堵不住你的嘴!”

    朱雀仙子横眉冷眼,秀目瞪向绝命书生。绝命书生被一句话呛的露出尴尬之色,低头不语,专心对付起手中烤鱼。

    除了陈铮,在场众人都知道二人之间的关系。装作没听见,各自吃完后,盘膝打坐,休养精神。

    白骨魔君遗冢地图出世,经历一番腥风血雨,惨烈争夺后,最终还是落到了各大圣地手中。

    哀劳山、铸铁堂、凤鸾谷、天机宗、天崖海阁,乃是当世五大武学圣地。

    五派掌门人与“不老仙童”,代表了当世武道巅峰,最强组合,再加一个陈铮,几乎可以横推世界。

    远走海外,寻找白骨魔君的遗冢,探察三五百年以来世界大变之秘。

    正值寒冬,海面上飘起了雪花,阴冷潮寒,巨浪滔滔。

    一叶扁舟行走于大海之中,迎风破浪,船上站立三人,以真气催动海舟急速行走。海舟之后,相隔十几丈外,三道人影踏浪,恍如神仙。

    东海鏊客每隔一个时辰就拿出地图,不断修正方向。

    如此,海中弛行半个月,一方海岛出现。

    东极之地,倾盆大雨,形成一道雨幕,好似九河银河落下,形成巨大的瀑布。

    雨幕之后,海岛若隐若显,似不存于人间。

    “到了!”

    随着东海鏊客一声惊呼,众人的精神大振,望着正前方的雨幕,久久无语。

    这是一道奇观,大雨接天连地,把世界一分为二。轰隆隆的巨响声,隔着十几里外都能听到,依然震耳欲耸,声威赫赫。

    海面被倾落而下的雨幕砸的平空陷落十几丈,形成巨大无边的漩窝。滔天骇浪从东向西涌来,好似神魔在咆哮,所有人都惊叹了。

    “好大的游窝,咱们根本过不去!”

    看惯着大海的喜怒无常,自诩上天揽月,下海捕鏊的东海鏊客,脸色发白,望着远方的海景奇观,怔怔发呆。

    “能从其他方向绕过去吗?”

    张秋水皱起了眉头,平面如境的海面突然下凹十几丈,形成一个锥形凹谷,缓缓旋转着,中间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就像通向无底深渊的通道,只看一眼就让人心生寒意。

    大游窝之上,是接天连地的雨幕,如同九天落下的瀑布,把海岛挡在后面。

    “绕不过去,这道雨幕宽无边际,像这样的漩窝根本数不清。”

    “只能强行闯过去吗?”

    如此天地之威,人力之渺小,如同蝼蚁。

    六大绝顶高手,望而兴叹,一个个愁眉苦脸,被巨大漩窝拦住前路,进退不得。

    “难道要退回去?”

    壮硕的大汉瓮声瓮气,大嗓门吼叫起来。

    “你们不敢闯,我闯!”

    这大汉看似粗俗,实则外犷心细,乃是铸铁堂堂主。“打铁的”只是相熟之人的称呼,他本名铁战。

    “打铁的不要意气行事!”

    绝命书生话音未落,铁战已冲向漩窝。

    “姥姥活了一甲子,已经够了。若不能突破更上一层次,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图耗粮食罢了。”

    “不老仙童”姥姥尖锐的声音响起,一道翠光飞掠,投入漩窝之中。

    “酸秀才,你不是一身自称神算子吗,咱们怎么办?”

    张秋水目光看向绝命书生,天机宗的占卜,十卦九不中,依然有无数人跪求一卦。十卦九不中,但还有一卦能算准。

    “各安天命!”

    绝命书生眼露深情,向着朱雀仙子看了一眼,追向铁战与姥姥。

    "哼!”

    朱雀仙子冷哼一声,把头朝向另一边。看着绝命书生奔向漩窝,露出一丝复杂难明之色。

    “走吧,是福是祸,就交给老天爷了!”

    张秋水从海舟上飞跃而起,电射一般,冲向漩窝。

    只剩下陈铮、东海鏊客、朱雀仙子,三人互视一眼,不约而同朝着漩窝飞掠而去。

    轰隆隆……

    天地之间只剩下这一道声音,宽大无边的漩窝,看似缓慢旋转,实则快速无比。中心一方黑洞,直通地底,强大的拉扯力从黑洞中传出,一切从漩窝上空横行而过的存在,都被吞噬。

    六人催动真气,顺着漩窝旋转方向不断靠近着雨幕。

    漩窝旋转,形成强大的吸引力,与中心黑洞发出的吞噬力,不断把众人吸引向中心。六人只敢沿着漩窝边缘飞掠。

    轰!

    越是靠近雨幕,声音越大。

    如同天崩地裂,声音大到极点,已经无声。

    明明耳中听到有轰隆隆的巨响声,可众人心中却宁静一片,好似耳聋一般,眼前的世界变成了无声之世界。

    噗!

    铁战一声鲜血喷出,被雨幕直接反震的倒飞出去,被漩窝拉扯向黑洞中。

    “小心!”

    “打铁的……”

    异变骤生,众人大惊失色,齐声惊呼起来。

    突地,一道人影闪过,抓住被吸摄入漩窝中心的铁战,把他带了回来。

    耳中只有隆隆的声音,根本听不到别的声音,就算有人在耳中狂吼也没有用。惊魂未定的铁战向着陈铮投来一个感谢的眼神,再次冲向雨幕。

    有了铁战的教训在前,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真气透出体外,形成一层护罩,缓慢向着雨幕靠近。

    一点点的接近着雨幕,最终融入雨幕之中。

    说来也奇怪,当众人进入雨幕后,漩窝的拉扯吸引力瞬间消失。

    雨幕极厚,差不多走了一里,雨势渐小,一道彩虹横挂于天际。

    等到出了雨幕后,好似穿越到了一个新世界,背后的雨幕消失不见,也没有了轰隆隆的巨响。

    一座黑色礁石组成的岛屿出现在众人眼前。

    岛屿的滩边,铺满了白色的贝壳,绿到浓处呈现着黑色的树木,遍布岛上,没有鸟呜,没有兽吼,就连众人脚下的海水中,也没有任何的生命活动。

    “这是一座死亡之岛!”

    姥姥的面色难看之极,尖细的声音,让所有人的心神狠狠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