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都怀疑,等再过三五百年后,这方世界的武道就要彻底从人们的记忆中删除了。

    不要认为不可能,人是善忘的。

    天下无武,十几年、几十年都没有实例来证明武者是真实存在过的,人们就会怀疑从前流传的武者之说是不是假的,是被人杜撰出来的,等过上个一二百年后,就真的被人认为是假的了。

    民族英雄岳武穆,为民族不被奴役,为维护国家领土完整,而奋斗到死。最后不也被许从污蔑成为“阻碍民族统一,世界发展”的拦路石了吗?

    弃医从文,决心以思想改造民众,使民众之思想觉醒的鲁迅,后来不也被许多人污蔑,打一代大文豪打落尘埃。

    人类之无低限,由此可见一斑。

    张秋水嘚啵嘚啵说了这么多,不是因为岁数大了爱叨唠,必有其他目的。

    陈铮的耐心很足,而且也愿意听他说。

    此方世界的一切情况,从张秋水嘴中说出来,才代表着最真实、最权威的。

    “陈兄弟对白骨魔君了解多少?”

    终于说到正题了,陈铮精神一振。

    “白骨魔君”这个名字,让陈铮皱起了眉头,这让他想到了白骨阴风诀的源头“白骨神君”,神与魔一字之差。

    “难道这方世界也存有白骨神君殒落后的精气?”

    陈铮从蛮荒世界得知,白骨神君殒落于黄泉大帝之手,精气九分,散落于各方世界,蛮荒世界得其九分之一。

    白骨魔君这个名号不是随便叫叫的,是要承担“白骨神君”的因果的。

    黄泉魔宗若非有供奉了黄泉大帝,且得了黄泉大帝的灵应,也不敢把白骨阴风诀列为四大嫡传之一。

    难道就不怕白骨神君寄此因果而重生吗?

    陈铮还有一个猜测:这位白骨魔君或许是白骨神君一道念头寄托,至于为何又殒落,陈铮不想深究,也不敢深究。

    陈铮没有回答,张秋水从他的表情就知道了答案。

    “白骨魔君遗冢的地图现世,不知陈兄弟去见识一番,这位绝代魔君的风采?”

    “不光是为了见识白骨魔君的风采吧?”

    张秋水“哈哈”笑道:“白骨魔君的成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已然超脱破空境,但却没有破空而去,反而无声无息的殒落。其中原由令人深思,或许能从这位魔君的遗冢中找到答案!”

    蛮荒世界中,陈铮得了白骨神君的一缕精气,纯化武道,破境而入半步先天。

    此方世界的白骨魔君若真与白骨神君有关,或许他突破先天化境的契机就在此了。

    面对张秋水的邀请,陈铮一口应下。

    约定一同探寻白骨魔君的遗冢,陈铮便在哀劳山暂住下来,每日游山赏景,或是闭关修持,很有耐心的等待着张秋水更进一步的消息。

    就在陈铮于哀劳山潜修,关内风起云涌,绝代魔君的遗冢出世,为了争夺遗冢地图,各方势力赤膊上阵,江湖一派混乱。今日你杀我,明日我杀你,为此而灭门者不计其数,就连执掌世俗大权的一方城主,也被攻破城池,诛杀全族。

    江湖乱,庙堂乱,乱上加乱,除了各大武学圣地,世间再无一寸净土。

    ……

    午时,红彤彤的太阳若明镜高悬,无量大海的边上,一块巨大的礁石之上站着三个人。其中一人身材高大壮硕,古铜色的肌肤,肌肉贲起,好似一位熊人。

    与壮汉相距丈外,一位儒士打份的中年男子,两鬓斑白,风度翩翩,遥望大海,朗诵刚酝酿的文章。

    另有一位,似是八九岁的童子,亦作童子打扮,以翠绿的衣衫,皮肤晶莹,近乎透明,盘坐于碓石边沿,闭目打坐。

    太阳偏西,突然一道高昂的长啸之声传至,红日之下,一道人影由西而东,踏着一叶孤舟飞弛而来。

    独舟犹如巨鱼在海面穿梭,乘风破浪,突然追上一道巨浪,立于其上,乘浪而来,飘飘然如海中神仙。

    独舟未至海边,突然又一声啸声从陆地传来,一团火红的流光掠空而至。到了海边的礁石前,忽然在半空一连三折,坠落向礁石之上。此人轻巧之高绝,双脚落地,如一根羽毛轻飘飘,恍如仙人临凡。

    礁石上的三人,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各作各的事情,对突然到来的二人,毫不理睬。

    “哈哈哈,洪某来的不算晚吧?”

    打坐的童子,猛地睁开眼睛,尖声叫道:“来的刚刚好!”

    “咦,朱雀仙子也来了?”

    一身红火的长衫,面无表情,凌波仙子就如一只高傲的朱雀。闻声冷哼一声,并不理睬对方,与所有人相隔一丈距离。

    朗读文章的中年儒士,停止了朗读,转身看向新来的二人,面带微笑,日光温润,不见任何锋芒,好像真的就是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

    看似温和,却无人敢小视于他,“绝命书生”威震天下二十载,被誉为“天下十剑”,只在“巴山夜雨”张秋水之下,剑法狠绝,剑下从不留活口,故尔被称“绝命书生”。

    “见过朱雀仙子!”

    绝命书生文质彬彬,对着朱雀仙子拱了拱手。

    朱雀仙子微微福身,声音清脆悦耳:“酸秀才,四年未见,一点长进都没有。”

    不愧有“仙子”之称,听着朱雀仙子说话,绝命书生骨头都酥了,“嘿嘿”傻笑着不停。这厮年轻时,是朱雀仙子的疯狂追求者,剑下不知赶走多少的狂风浪蝶。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乍遇老情人,痴痴的望着朱雀仙子,一股呆傻之气扑面而至,令的礁石边盘坐的童子心生不满,冷哼出声:“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朱雀妹子快来我这里!”

    “姥姥风采不减当年,玄功越发精进了!”

    朱雀仙子轻声恭维一声,令的童子面露得意之色。随之又露出忧虑,道:“再怎么精进又有什么用,不入破空境,到头来也不过是一杯黄土。”

    这位童子被朱雀仙子称作“姥姥”,实则只比诸人的辈份高了半辈,因修炼一门玄功,保持着童子之身,其实年龄已至花甲。

    朱雀仙子与“姥姥”低声说话,并不理睬三位男子。

    适才踏浪而来的男子,在朱雀仙子身上碰了一个钉子,也不着恼,跃身踏上礁石,对着壮硕大汉逗趣道。

    “大个子,你不在家里打铁,怎么也来凑这个热闹?”

    大汉瞥了他一眼,冷哼道:“如果有一天你死了,绝不是被人打死的,而是因为你这张嘴臭死的!”

    “哈哈……”

    绝命书生大笑起来,伸手指着男子,取笑道:“连打铁的都对你有意见,难怪你会躲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小岛上,常年不与人见面。”

    “哼!”

    此人冷哼一声,不想再跟这些人说话了。

    堂堂的东海鏊客,被人如此奚落,若让人们看到,恐怕要惊掉大牙了。

    “张秋水怎的还不来,他这位天下第一高手,架子越来越大了。还要咱们五个人一起去哀劳山请他不成?”

    朱雀仙子等的有些不耐烦,冷哼一声,恚怒说道。

    “再等等吧,许是路上耽搁了。”

    “姥姥”人老了,别的没有,耐心有的是。

    绝命书生逮到机会,往前靠近一步,插一了句:“张秋水要带一个人过来,听说是新晋九级武者,实力不比他弱。”

    “哼!”

    朱雀仙子冷哼一声,她为女子,却是个争强好胜之人。听到绝命书生的话,不以为然道:“区区一个新晋九级,何德何能,敢与我等并列?难道现在的年轻人只剩下胡吹大气了吗,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几人正说着话,东海鏊客眼睛猛地一亮,惊呼道:“来了,好高明的轻功!”

    一声惊呼,五人齐向海中望去。

    大海北方,两道人影踏浪而行,其中一人乘着浪头,向着五人所在的方向急弛。

    浪滔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如九天雷音。张秋水脚下生根,任凭浪滔翻涌,稳丝不动,在巨浪的推动下,迅速接近,片刻间就到了礁石旁边。

    与他同行者,是位二十许的男子,身着灰蓝衣衫,脚尖于浪头轻点,腾空而跃,御风而行。身形幻化间,一道残影还留在原地,人已至十几丈外。

    起落之间,毫无预兆,在场都是立于武道之巅的绝世高手,面对如此绝世身法,竟都捉摸不透。

    就连一向自傲,所有人都不放在眼中的朱雀仙子,眼中也露出惊骇之色。如此轻功,当真是冠绝天下。

    “好精深的修为,此人大不简单!”绝命书生眼中神光爆燃,惊叹出声。“果真是个高手,与我等相比也不差!”

    “姥姥”一甲子玄功,修为精深,灵感敏锐,相隔数十丈外,就觉一股阴森冰寒气息扑面而至,让她脸色大变。

    “好一个青年俊才!”

    当陈铮飞身落在礁石上,所有人的眉头皱了起来。

    阴森,至阴至邪,好似九幽寒气,尤其朱雀仙子最为难受。面露骇然之色,她竟从对方身着感受到一股强悍的压迫感。

    “这是从哪冒出来的怪物!”

    被陈铮骇人的气机压迫着,阴森冰寒的气息侵入体内,东海鏊客惊叫一声,连忙运功抵挡。

    “嘶!”

    谁知他不运功还好,一旦运功,一股惊天的阴寒之气瞬间扩散全身,令他的全身一僵,看向陈铮的目光,透出一丝惊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