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摇摇头,苦笑说道:“不怕兄弟笑话,陈某之际遇太过玄奇,也不知从何说起。”

    张秋水活了大半辈子,何等的人精,陈铮这般说话,他便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昨天,宁宇等弟子返回宗门,把一路遭遇禀告于他,门下弟子伤亡惨重,就连最欢喜,以为衣钵传人的宁宇都受了重伤,张秋水恨不得立刻杀至白云城。

    但从宁宇口中得知,救他之人是一位九级武者,且年轻无比,张秋水压下丧徒之恨,亲自往山门之外迎接。

    相比门下弟子伤亡,他他对陈铮的来历却更加的感兴趣,这关乎着哀劳山的传承。

    哀劳山做为天下武道圣地之一,不说对天下了若指掌,但也能知十之五六。

    可陈铮就像是石头缝里冒出来的一样,往前追寻到他的师长一辈,直到他门下宁宇这一辈,没有任何符合陈铮的武者。

    以此推断,陈铮必是一位散人武者,或许机缘巧合得了某位前辈遗泽,最终修行有成。

    这种事情并不稀奇,就拿宁宇带回来的白骨魔君的遗冢地图来说,若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集齐地图残片,得了白骨魔君的传承,不说超越白骨魔君,达到九级是绝没有问题的。

    要知道,传言之中,白骨魔君修为通天彻地,已然超脱九级,达到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界。甚至超过了门中典藉所述的“打破虚空”之境。

    这么一位魔威盖天,修为通天之士,竟然没有超脱本方世界而去,竟殒身于不知名之地,成了本方世界的一个末解之迷。

    思及宁宇带回来的白骨魔君遗冢的地图,以及白骨魔君的生平事迹,张秋水深深叹息一,脸上露出萧索之意。

    “就连白骨魔君这等横压过去未来的一代凶神都未能打破虚空,难道这方世界真的出了问题吗?”

    张秋水皱起了眉头,露出一丝忧虑之色。

    不知源头从何而来,自三五百年前,就有一则消息流传于各大势力之中,这方世界出了问题。

    而事实也证明,传闻无误。

    张秋水的师长一辈,师祖一辈,前溯三代一百五十年,再到他这一辈,修为臻至九级后,便进无可进,好似有一层天花板,压制了人们的前进之路。

    谁也不知道原因是什么,这一百五十年来,不知有多少精材绝艳之辈,为了超越九级桎梏,前伏后继,血洒长空。

    随着时间推移,这方世界的问题越来越严重,至他一辈,虽然不能打破九级桎梏,但九级武者也算是凡俗巅峰。

    可到了宁宇,他弟子这一辈,十几年了,无论天资绝卓之辈,都困守于八级巅峰,迟迟不能突破九级。

    如此情况,令的各大势力彻底坐不住了。

    他们能保持盖压天地,超然于物外,凭的就是强横的实力。一旦出现一代不如一代的情况,用不了百十年,各大势力没了镇压一方的实力,恐怕要遭逢不测。

    从宁宇口中得到陈铮的实力达到了九级之境,张秋水激动的一夜上没有睡好,连丧徒之情都遗忘了,亲自出牌坊迎接陈铮。

    陈铮不愿说,他也不强问。

    看着眼前这位比宁宇还小了几岁的青年,张秋水忽而忧虑,忽而兴喜。

    忧虑的是,世界出了大问题;喜的是九级之路并未如九级之上的道路被封闭,哀劳山的基业短时间之内,还能安稳如山。

    陈铮看着张秋水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时忧时喜,想了一下才问道:“张兄何事困惑?”

    张秋水“哎”声叹息,道:“敢问陈兄弟何时突破的九级?”

    有点答所非问了,陈铮有些不想对方问自己来历。何时突破的九级,他哪知道怎么回答,只要撒了个慌。

    “我是借助了其他手段突破,不比张兄全凭己力,根基踏实。恐怕这辈子都无望九级以上了!”

    说到这里,还装出惋惜,悔不当初的样子。

    张秋水也真是信了他的鬼话,忽然问道:“不知陈兄可知九级之上?”

    “九级之上?”

    陈铮面露孤疑之色,这次不用撒慌了,他确实不知这方世界九级之上是什么情况。

    这方世界的元气比之大离远远不如,便是与蛮荒世界相比,还差了一筹。刚来时,受到天地压制还不觉得,等到陈铮适应这方世界后,渐渐发现了,这方世界有点暮气沉沉,远不强大离与蛮荒的勃勃生机。

    若把一方世界比做是人的话,大离世界正处于中年时期,而这方世界却进入了老年。

    “还恕陈铮孤陋寡闻,九级不是武道巅峰吗?”

    张秋水嗤笑一声:“陈兄亦达到了九级之境,这种鬼话也信吗?”

    陈铮心中一惊,他确实不相信。武无止境,不要说区区的九级之境只相当于大离世界的后天九层,便是黄泉大帝这等高居高重天,俯视诸天万界的极道强者,依然孜孜不倦追寻更高一层的境界。

    但他来到这方世界,不光感受到了此世间的暮气沉沉,更有一层无形的压制力,让他的修为不得寸进。

    未见张秋水时,陈铮以为是天地之力被他这个外来者的压制。此刻见着张秋水不屑一顾忌的样子,便知事情远不是自己猜想的那么简单。

    他原先有所怀疑,现在与张秋水流,恐怕答案要揭晓了。

    “还请张兄解惑!”

    陈铮拱手抱拳,一副虚心请教的样子。

    “哎!”

    张秋水叹息一声,有点自怨自怜。

    良久,神色一怔,开口道:“此言本不该外传,陈兄弟已入九级之境,我便不说,你将来也会知晓。三五百年前,突然有传言,此方世界出了问题,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谁也不知道。

    从张某的师叔祖一辈开始,武道修行便再无法踏过九级桎梏,强行破关者非死即废,近一百五十年来,无一例外。

    于是就有了外界流传的,九级之境乃是武道之巅峰。

    随着时间流逝,到了陈某这一辈,九级武者也不罕见,各方势力都有九级武者从镇。但至张某以下的年青一辈,十数年来无有一人突破九级,皆困于八级之境。

    这个情况,让各大势力心忧如焚,越发确信世界出了大问题。”

    此方世界虽不如大离广阔,但绝对不小,张秋水凭什么说没有人突破九级之境。

    “也许有些人突破了九级,却秘而不宣……”

    陈铮提出自己的疑问,话说一半,张秋水就打断了,反问道:“你可知道琅琊榜?”

    这个问题很突兀,陈铮猜疑的看向张秋水。

    “琅琊榜的出现,不过才百几来年而已。其目的就是监控世界的武者,上品榜单三十六,下品榜单七十二。

    下品榜单不值一提,凡登录上品榜单者,无一不是九级武者。

    可最两届,只有十几人保留在榜单上,还是上届甚至上上届者没来的及下榜。有十几年没有新入榜者了,不是有人突破秘而不宣,而是真的没有人突破。

    若非见到张兄弟,我都以为九级之境如同九级之上破空境一般,要成为绝响了。“

    “原来这方世界九级之上的境界名为破空境!”

    境界的名称不是随便取的,必有其意义所在。

    破空境,顾名思义,与打破虚空,破碎虚空之类的关。

    陈铮压下心中疑问,继续听张秋水述说。

    “哀劳山被誉为天下武学圣地,非是张某曾登录琅琊榜,也非哀劳山一门两九级。”

    说到这里,张秋水又是一声嗤笑:“哀劳山千年基业,何止两名九级武者。若圣地之名这么容易得到,就太不值钱了。

    就拿祁家来说,谁若相信只有一名九级武者坐镇,谁就是天下第一字号的蠢货。祁家只有一名九级,安敢覆灭于家,对外扩张。

    难道因为祁家暴露出第二名九级武者,就要被天下尊为圣地吗?”

    张秋水的话极有道理,圣地不是高手多就能得到的,还要有底蕴。如哀劳山这等千年传承,且一直兴盛,人才不绝的武道宗派,才有资格被称一声“圣地”,但也只有资格。

    哀劳山被尊“圣地”之名,必有其他更深层次的原因。

    果然,张秋水之后的话,让陈铮明白,“圣地”之名的由来。

    “琅琊榜的出世,追根究底,是为了监测此方世界,以此推测世界出了什么问题。”

    一份榜单就能监控世界,未免太夸张。

    但事实确实如此,世界发展,究其本质亦是人的发展。

    世界的发展会反映出人道的发展之上,人道发展亦标志着世界的兴衰。

    琅琊傍上十几年没有武者上榜,若确信非是有人秘而不宣,足以说明,世界真的出了问题。

    据张秋水所说,琅琊榜乃是以哀劳山等几大门派合力推出,正是这个原因,才被尊为武学圣地。

    “末法之世!”

    忽然间,陈铮的脑海里冒出这个词语。

    他前世所在世界,也曾有种种传说,神话之话不可考,但是古代的“百人敌”、“万人敌”确实存在。

    “地球的科技已经确定人体存在一个极限,这是先天因素决定,非后天努力就能超越。从化学角度描述,人体的基本元素是由炭水化合物组成。无论怎么锻炼,都不能超过钢铁的性能。

    可以一个打十个,但不可能出现一个打百个。

    但百人敌,万人敌又确实存在,那么就不得不往超自然方向想像。

    或许,地球古代存在过武道,但到了现代后,武道已退化为武术,只能供人观赏,成了表演类的舞术。”

    “难道这方世界也要向着无武方向演变?”

    几百年前还存在有“破空境”的绝世高手,几百年后,九级成了人所共识的武道巅峰,近十几年来,九级都难以突破了。